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一期一会,花开如期(上)

医生始X病人隼



霜月隼是个精神病患者。

霜月隼一直说自己没病,但没有人相信他。

没人相信一个可以对着空气自由对话的人,牵着藤蔓跳舞的人,和一本书下棋的人精神会有多正常。

榊先生开始也认为他没病,他想:少爷只是寂寞了,等有了朋友就会好起来。

毕竟先生和夫人常年在国外,隼少爷从来没有过平常人的生活,所以同学们才会排挤他。

霜月隼可一点也不寂寞,他可以看到别人看不见的神奇世界。

他喜欢那些会说话的花鸟虫鱼,在学校天台趴着晒太阳的大天狗,还有花园里可爱的小地精,他曾经乐于与他人分享,但同学排挤他,老师认为他有臆想症,连仆人榊先生都在哄他:“您这么优秀,是特别的,所以他们才会嫉妒您。”

霜月隼觉得很可惜,可惜没人与他一起享受这个世界。

榊先生带着霜月隼走访数十名心理专家,依旧无果,眼睁睁看着隼少爷持续着这种状态到大学毕业,心想不能这样下去了。

隼少爷将来还要继承家业,在踏入社会之前一定要让他恢复正常。

于是,他约见了一位特殊的心理医生。

巧的是,这位医生正好是先生旧友的孩子。

他对霜月隼说:“少爷,我准备去一趟奥斯陆,估计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

“嗯,是的。”榊先生一本正经地说:“先生和夫人准备重温蜜月之旅,我需要全程跟随。”

“真棒啊,如果能骑着耶梦加在天空翱翔一定非常美妙。”

不知道少爷又在幻想什么,榊先生有些头疼:“先生和一位友人约好了,这段时间,您就住在他儿子那里。”

“那里有红茶吗?”

“当然,您需要什么都可以和他提。”

加长型林肯驶出了东京郊区的森林,两旁是整齐的樱花树,车飞速而过,道路两旁的樱花被卷了好几圈,在空中打着旋儿,不久,一座和风式古建筑出现在两人正前方。

车停在了这座建筑的门口,霜月隼有一种踏入平安时代皇居内院的错觉。

古朴庄严的围墙,武士伫立的守卫石像,再往里是碎石铺路的广场,精致干净的别院,清新淡雅的水阁上,有渺远的铃音传来。

榊先生领着霜月隼走进阁楼,一路无人。

隼少爷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地方,一定有助于他的病情。看见霜月隼左顾右盼的兴奋模样,他心中安慰。

霜月隼确实很兴奋,他刚进门的时候,就碰见了一只美丽的樱花妖,此时一人一妖正用意识交流着,讨论池塘边的那只鲤鱼精一直追求她,而她更喜欢帅气的青坊主。

“打扰了。”榊先生站在阁中的屏风前停了下来。

霜月隼注视着屏风后,一个颀长的影子起身,似是刚睡醒的声音:“请进。”

榊先生走了进去,霜月隼正要跟上,被樱花妖拉住了衣角:“小心点,他有起床气。”

霜月隼:“你挺了解这个人。”

樱花妖:“毕竟……没什么,你是病人,他应该不会太为难你。”

霜月隼眼睛一眯:“病人?”

樱花妖:“你身边那位正在和他说你的病情。”

“说什么?”

樱花妖逖听远闻:“说你精神方面有问题。”

“我还以为他真的带我来借宿。”

“还说,你总是臆想自己不是人类。”

“可是我很喜欢人类啊。”

“他在叫你。”樱花妖朝他做了个保重的眼神,转身消失了。

霜月隼走进阁中,木质结构的房间挂满了字画,三味线斜倚在角落里,几重纱幔后是通透的内院,转头青烟缭绕,茶香四溢。

有风,有棋,有茶,还有美人。

那人一身黑衣,趺坐于洁白如雪的羊绒毯上,垂顺的黑发间露出一双紫色的眸子,似无情无欲,又似尊贵无限:“欢迎来到我的治疗室。”

虽然任何一人都不会把眼前这样气度高华,优雅却冷淡的男人认作美人,但霜月隼却无法移开视线,甚至在与他对视的时候有一种心跳加快呼吸窒息的感觉。

榊先生慌了神:“睦月先生……”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不是装作朋友聊天辅助治疗吗?

“如果病人无法认知自己的病情,就永远起不了治疗的效果。先生将他交给我,至少这三个月内,请相信我。”

“自欺欺人,是最蠢的逃避方式。”他朝霜月隼看了一眼,纱幔随风荡起,阳光照进了他的紫色眼睛,“初次见面,我叫睦月始。”

霜月隼几乎要和那纱幔一起荡漾了,不由自主地脱口道:“我有病!”

榊先生惊讶地张大了嘴。

睦月始淡淡一笑。

好像病得不轻。

 

以借宿为由,治病为真,两人开始了为期三个月,微妙的同居生活。

之所以微妙,是霜月隼知道这个偌大的院子里,不止他们两人,而别人看得见的却只有两人。

当晚他就被樱花妖从被窝里拉到人工湖边,河童组织了一场迎新会欢迎他这位新成员,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桃树摇沙,鲤鱼戏水,荷叶起舞,萤火漫天,好不热闹。

睦月始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倚在一块大石上睡着了。

春夜幽凉,霜月隼的身体也是凉凉的,睦月始将他抱回了客房里,关上了门。

他一边走一边小声道:“这家伙难道还有夜游症?看来疗程里需要再加一项……”

次日,霜月隼早早听医生的嘱咐,来到了那座阁楼后的院子里,睦月始穿着一身休闲装,骨节分明的手使得沏茶的动作也变得赏心悦目。

“你来了。”睦月始开门见山,“不用紧张,能认知到自己的病情,对你的好转很有帮助。”

霜月隼微红的脸露出了笑容,他想就算不治病,他也要和这个人多相处一段时间。

“始……我能这样叫你吗?”

“当然可以,隼。”睦月始爽快地回应,这种拉近关系的方式能让病人情绪安定,并且感到友好,比那些歇斯底里的病人真的好太多。

睦月始递了一杯茶给他,“听说你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生物。”

“始,他们真的存在。”霜月隼接过杯子,浅抿了一口。

睦月始觉得那只拿茶杯的手太过纤细了,这样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意识是相当自我的,过刚易折,如果要改变现状,不能用太过强硬的方式。他试着问道:“那你现在能看到他们吗?”

“当然能。”

从刚才开始,两只座敷童子就在他身后和地狱三头犬玩捡球的游戏,三颗头飞向不同的方向追球,失去平衡,撞得地面“咚”一声,惹得座敷童子频频发笑。

三头犬蠢萌的样子逗得霜月隼也笑了,“是一只可爱的小狗在玩游戏。”

他回过头,睦月始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唇角轻扬,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下一秒又回到了霜月隼身上,“平常人是看不见这些的,如果你想融入世界,就不能只存在于你的世界中。”

睦月始像是在诉说无关紧要的事:“人是最害怕寂寞的生物,一旦从这个世界断离,也无法完全进入另一个世界。隔离,孤独,直到死去,也没有人能证明你在这个世上存在过。”

霜月隼摆摆手,“所以呀,人类的心思真的很复杂,希望有与众不同的人来改变生活的现状,却又真正害怕、嫉妒那些与众不同的人。”

“说得你好像不是人类一样。”

“我是魔王啊。”霜月隼放下了茶杯,挥手招来一名指尖雨女,悄悄和她说了两句,雨女笑眯眯地应下了,执伞一划,一场方寸大的急雨在他的身旁从半空落下,而他未沾半点湿意。

睦月始皱了皱眉:“平时你也这样吗?”

“什么?”

“用特殊的力量,告诉你周围的人,你很特殊。”睦月始的双眼变得狭长又危险,一步步走近他,“你想与他人分享你的世界,却不明白,未知世界对于普通人而言不是惊奇,更多的是惧怕,他们惧怕有一天你会用这种力量去伤害他们,所以他们才会远离你。榊先生说你没有朋友,其实是你主动放弃了结实朋友的机会。”

霜月隼缓慢抬头,看到睦月始眼中的沉然之色,似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气息骇人地压下,雨女似乎感受到了压迫感,害怕地发抖,收起伞倏然消失在原地。

霜月隼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只听见对方低沉而磁性的声音:“或者说,你把这种特殊当成优越感,你拥有普通人没有的能力,你有没有想过,你拥有能力这个事实,对他们就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始,你看不见那个世界。”霜月隼站在原地,指尖微微蜷缩,“你不知道那里多么美丽。”

睦月始笑了,“你只是看不到,这个世界有多么美丽。”

这样的笑容离他太近,霜月隼觉得身体都僵直了,只剩明亮的眼睛情绪翻涌,“我有什么办法,他们总是出现在我面前。”

“有办法。”睦月始认真注视着他,晨光映入那双紫色的双眸,漂亮得像璀璨的星子都聚集了一块水晶中,光华四射,绚丽夺目。

“从现在开始,你只看我一个。”


TBC——————————

东京时间00点11分,霜月隼生日快乐!

这是一篇没有任何阴谋目的的恋爱小甜文。

下篇会在北京时间凌晨1点11分发布。

评论(13)
热度(150)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