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1

猎人与吸血鬼的设定

可能会OOC

始隼粮少得可怜完全不够吃,自己脑补的产物。

喜欢就看看吧~


01 故梦


寂静的雪夜,被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打破,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在雪地中奔跑。

霜月隼只能拼命地逃。

急速的喘息似乎已经蔓延到大脑中,伴随加快地心跳,本能地呼吸,本能地向前……

视线越来越模糊,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好饿……好冷……好累……

是多久没有吃东西了?

好像是三天吧,那个仪式之前,他喝了一杯果汁。

然后呢,他逃走了。

血族的启蒙仪式。

他记得那是家里的地下室,不知何时在地面布置了繁复的花纹,以魔法灌注在水晶中发出独特的光亮。

榊先生将那杯装满鲜血的酒杯递给他,微笑着说:“少爷,请喝下这杯鲜血,您就会觉醒为真正的血族。”

他害怕地退了一步,却被母亲摁住了双肩:“乖孩子,等你喝下它,就会知道一切。”

霜月隼回头看着母亲的双眼,依旧温柔,依旧是平时为他加油的微笑,隼似乎有了一些勇气,重新看向了那杯鲜血。

榊先生半跪于地,低头将酒杯呈给霜月隼。

这似乎是对王者的礼仪?霜月隼并未想太多,他拿起酒杯,看着鲜红色的杯中物,抬手正欲饮下,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让他不禁作呕,手一滑,酒杯顺势而落,鲜血洒了一地,丝丝缕缕流进繁复的花纹中。

榊先生大惊失措:“少爷!这是无比珍贵的睦月家族——”

“隼,你好好反省吧。”母亲打断了榊先生,眼神淡漠了下来,“或者等你需要血液的时候,我会再来接你。”

霜月隼呆呆地看着离去的母亲和榊先生,听到大门重重关上的声音,他知道自己被软禁了。

一天……

两天……

三天……

除了地下室中的自来水,他没有吃任何东西。

他想,自己违背了母亲的意愿,难道是被她遗弃了吗?

真的要喝那么恶心的东西?变成一个人人都讨厌又恶心的吸血鬼?

小小的霜月隼使劲摇摇头,他环顾四周,走到了地下室的角落,搬着凳子打开了上方的通风口,正好可以容他的身躯穿过。

 

 

“咚!”

身体累到极限的时候,摔倒就站不起来了,霜月隼瘫在雪地中,恍惚就想这样睡去。

“我看到小杂种了!就在前面!”

“在那里!”

“小心点,毕竟是霜月家的!”

“不是个幼崽吗?!怕什么!”

“猎人协会发布的百年赏金令,就由我来终结!”

远方的追骂声越来越近,临近周围出现了很多歪七扭八阴影,丑陋毕现的嘴脸。

霜月隼想挪动脚步,可连睁开眼的力气也快没有了。

“这小孩会是始祖?”

“只要在他觉醒之前处决,是不是世界就安宁了?”

“那你是要就地处决还是要把他带回去领赏?”

“杀了他?你不怕被霜月家追杀吗?”

“说那么多干什么?先抓起来再说!”

一人正要将瘦小的霜月隼提起来,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飘忽而至,他却忽觉腹部一阵钝痛,身体径直倒了下去,再动弹不得。

“各位,这是我的猎物。”来人单手抄起了霜月隼,夹在手臂里,忽如其来的倒悬让霜月隼眼前发黑,胃部突然痉挛,不禁发出了一声干呕。

“嗯?”注意到霜月隼的情况,黑衣人把他调整位置抱了起来,似乎看他脏兮兮的脸,还顺手擦了擦。

“睦月大人?这……”

“再说一次,这是我的猎物。”黑衣人声音低沉,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威压。

“是。”周围的人低声应答,不敢再犹豫,各自离去。

霜月隼并没有看到来人的脸,只有几缕紫黑色的发丝飘落在他眼角,他努力想抬头,想开口,即使累到极限,也想说一声谢谢。

因为霜月隼并未在他身上感到恶意与杀意。

来人抱着他走了几步后就停了下来,蹲着将他放在一棵树旁。

“小始,这几天他就先交给你了。”

霜月隼睁开眼,看到了一个与他年龄相近的,身着和服的男孩。

黑色的和服随着散落的雪在夜风中吹起,那衣袖上的紫蝶似要振翅欲飞。还有那一双紫黑色的眼睛,映着雪和月,盈盈波动着,如同霜月家戒指上,那颗最美丽的,璀璨夺目的宝石。

“麻烦死了。”意识消失前,霜月隼听他说道。

 

 

“隼,起床了,今天有工作,工作。”

听到文月海在外连续的敲门声,霜月隼从床上坐了起来,回应道:“知道了,你不准备趁我起床的时间泡好红茶吗?”

“已经泡好了,另外三明治在桌上,我去叫泪起床。”

虽然文月海看不见,霜月隼还是摆了摆手,“好,好,辛苦了,海爸爸。”

被叫为海爸爸的男人是与他同一偶像团体Procella的参谋,不过对于Procella的队长霜月隼来讲,只是可以方便使唤的仆人而已。

听到文月海远去的脚步声,霜月隼也不耽搁起了床,离开房间的时候,看着一眼墙上贴的睦月始“VIV之KING”的限定签名海报,忽地就笑了。

作为Six Gravity的队长,人气NO.1的青年偶像,睦月始拥有无数的迷弟迷妹,自己也是被吸引的那一个,却不知什么时候,对他的关注越来越多,以致百转千回,相思成惑。

察觉之时,已然沉沦。

不过,最近怎么总会梦到小时候的事?

霜月隼摊开手心,一道微弱的紫光渐渐凝为实体,暗纹繁杂的银色戒指上镶嵌着一颗紫黑色的宝石,晶莹剔透,犹如那个雪夜,他永远不会忘记的眼眸。

“看来吸血鬼怕银制物品只是一个谎言。”

走道旁,睦月始斜倚而立,身着黑色运动衫,头发一丝不苟,看起来并没有往常睡不醒的模样。

“那是因为我从未饮过人血,所以不会被它们束缚。”霜月隼微笑着走近他,视线逐渐滑落在他的三颗耳钉上,“为了和你的耳钉相配,我特意定制了这样一枚戒指,需要我为你带上吗?我的国王陛下。”

“不需要。”睦月始面无表情地拒绝,陈述道:“我是来告诉你,昨晚有人在知立市被杀了,全身血被吸干。”

“知立市?”霜月隼想起来,这正是他们今天要去录制节目的地方。

“父亲已经让协会将消息封锁,目前正大肆搜查可疑人物。”睦月始顿了顿,继续道:“死者手中抓着一枚霜月血族的家徽。”

“始,你是在担心我吗?”霜月隼眉眼弯了起来,掌心的戒指随着微光散去一同消失,“我会去调查的,只要始需要,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晚上十点。”睦月始转身而去。

“什么?”

霜月隼愣了愣神,意识到始是在邀请他时,惊喜地上前几步,大喊道:“啊!始我爱死你了!”

睦月始停了下来,单手捂住了耳朵:“你太大声了。”

“始,我们不见不散。”霜月隼眼角眉梢皆是笑意,浅碧色的眼睛弯起来,像一湾波光粼粼的清泉,“在此之前,我会加油把工作做完的,所以能给我这个小粉丝一个鼓励的吻吗?”

“可以。”

纵使霜月隼如何幻想,也不会想到这一幕会成为真实。

睦月始慢慢转身,缓步走来,尽管只有咫尺之距,那一声声脚步似乎砸在了他的心尖上,像等待帝王的恩赐,期待地令他颤抖。

一只手轻轻捧起他的脸颊,视线交错的时候,那双紫色的双眸中印出了自己的模样,霜月隼竟有一丝迷醉的错觉,接着他听到了一声轻笑:

“呵,你是想我这么说吗?做梦。”



评论(3)
热度(177)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