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2

02  疑云


霜月隼这一天都在笑。

工作变得积极了,勤奋了,专注了。

Procella的队员们认为这位懒惰的队长一定遇到了什么好事,或者是睦月始给他打了什么强心剂,否则为何大清早就对睦月始表白,整栋宿舍的人都听见了。

也只有那个“国王陛下”才能改变他吧。

“隼前辈的心情还真好呢。”队员神无月郁看到提前完成的进程表,开心地笑道:“拍摄提前结束的话,可以去小街旁的甜品屋,听说新出的梅子酱酸奶很好喝。”

“嗯,一起去。”身旁的水无月泪点点头,深碧色的头发显得他的五官很是柔弱,声音轻轻的,却听得出来其中的欣喜。

“不要吃的太多,会闹肚子。”文月海习惯性嘱咐道。

“放心去吃吧,我会给你们施加祝福光环的。”霜月隼眨了眨单眼,说起来像是真的一样。

“魔王大人的光环,还是不要为好。”神无月郁感受到了他的恶趣味。

直到夜晚,霜月隼依旧神采飞扬,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太喜欢他了,就算没有得到那个吻,却感受到了始的体温,也够让他回味很久。

更令他期待的是,接下来会和始一起调查事件。

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和始单独出去过了!

两个月!

虽然他们住一栋楼的不同房间,却因为黑白两组偶像的工作不同而总是碰不上面,这让他感到十分困扰,好几次他想放弃工作,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少爷时,总想起始说的那句话:“如果你不愿意做偶像,我可以安排猎人协会的其他成员来监视你。”

那绝对不行!

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被睦月始这个称之为“最可怕的猎人”监视一辈子。

而这个最可怕的猎人,已经提前到了楼下,安静地等他。

他的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黑色的身影在月夜下尤为显得神秘,霜月隼倚在窗口,有一种被他守护的错觉,像是很久以前,他就一直这样被他守护着。

“隼,你这个时候去哪儿?”

忙得天昏地暗的叶月阳刚和长月夜回到宿舍,就看见隼离开了公共区域,正要出门。

“我正要与始一起,将这个世界染成黑白,要一起来吗?”霜月隼朝两人伸出了手,神秘地笑了笑。

“诶?”

“既然是和始君谈工作,那就不打扰了。”长月夜拉着叶月阳上了楼。

 

霜月隼走近他的同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稳稳停下,走下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

“少爷,霜月殿下,请。”

霜月隼兴致勃勃地跟睦月始坐在了车的后排,转头看到睦月始正无声地打量自己,“怎么了,始?”

“吸血鬼到晚上不该是精神饱满吗?”

“那是因为他们害怕阳光,而我不是。”一天的超负荷工作不禁让隼打了个哈欠,“所以月光对我来讲也没有任何作用,毕竟我更喜欢人类的生活。”

“那我是否不用再向总部提交报告——”

睦月始的话没有说完,霜月隼就一把将他扑倒,露出了两颗尖牙,笑容却像个想吃糖的孩子,“怎么办,突然想尝尝鲜血的味道呢。”

“你是在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我不保证我什么时候会渴求血液。”霜月隼的笑容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他的尖牙,他看着始波澜不惊的脸,说道:“我讨厌鲜血,但如果真的需要鲜血,我只要你。”

“可以。”

睦月始又给了他意料之外的回答,他被这个回答惊得愣了神,没注意前方一个急刹车,他摔下了座位,睦月始顺利坐了起来,衣服没有一丝杂乱。

前方的中年人停下车紧张地看着两人,睦月始示意他继续开车。

霜月隼回过神来,无趣地坐回原位,看着车窗外叹道:“啊啊,又是做梦吧,做梦也行啊。”

 

两人到达了目的地,黑色的轿车就离开了。

这件事关系到古老的霜月血族,父亲也只让他先私下调查,暂时不发布情报,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一个废弃的垃圾场,四周了无人烟,就算大喊大叫也不会有人听到。

霜月隼走到那深巷口,捂住了鼻子:“好浓的血腥味,我讨厌做吸血鬼!”

“并不是你的嗅觉灵敏。”睦月始也做了相同的动作,“总之,先让知情人来说说。”

“好。”霜月隼摊开手心,霜月家徽的金色纹路逐渐浮现,不多时,两三个身影快如幻影,瞬至到了不远处,均单膝跪地,面色恭敬:“得知大人召见,请吩咐。”

看得出来,他们是在惧怕霜月隼,不敢靠得太近。

“怎么就你们几个?”隼有些丧气,好不容易找到表现的机会。

“这……”几个吸血鬼面面相觑,小心翼翼道:“大人……知立市,就剩我们几个了。”

“其他的……都走了。”其中一个年纪小的吸血鬼回答道:“我们的家人还在知立市,所以……”

“昨天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睦月始单刀直入。

吸血鬼感受到了他和霜月隼同样的气场,颤颤巍巍答道:“死了,都死了。”

另一只吸血鬼相对冷静,语气却更悲哀:“砂也回来的时候,只说三十多位同伴都死在了这里,她被切断了手臂,却不知道那武器渗入了什么,她就那样……在我们眼前,在我们面前……化成了……”

“她有没有说凶手是谁?是谁杀了她?”睦月始继续追问。

“是猎人!”一名吸血鬼突然露出了尖牙,双眼血红:“我们没有违反《条例》,那是弑杀!”

睦月始皱了皱眉,那只吸血鬼瞬间如同木偶一般摊在地上,迅速收回了尖牙,痛苦地道:“冒……冒犯大人,是我……我的罪过。”

“收好你的牙。”霜月隼淡淡道,视线转向另外两人,“那人类的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两个吸血鬼又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霜月隼看着睦月始,示意他还有没有需要问的,见他摇头,便一挥手驱走了几名吸血鬼。

“我去查昨晚有哪些猎人出勤。”

睦月始走出了那片区域,来到了一家便利店附近,“检验DNA需要三天时间,出了这么大的事,怕是等不了那么久。”

霜月隼一直默默跟在睦月始身后,此刻发出了低低的笑声:“想不到猎人之中还有能和你相比的,如果昨晚我们不是在一起录节目,听他们的形容,我会以为那是你。”

“我从不违法。”才闻过那么浓烈的血腥味,睦月始并不想吃东西,随手在路边的贩售机摁下了一瓶水,顺手递给了他,“你的同伴死了,你一点也不伤心。”

“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能让我伤心的,只有你一个人。”隼接过那瓶水,摊了摊手,“啊,真想做一个普通的人类啊,能力啊魔法什么的真麻烦。”

“谁信。”




评论(1)
热度(126)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