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3

03 血诱


这三天,睦月始的睡眠严重不足,在公共休息间可以时常看到他抱着一只半身大的黑兔沉睡的模样。

那是他喜欢的“抱枕”。

“早上好,始。”

怀中的兔子被拿走,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睦月始睁开惺忪的眼,恰好看到黑兔蹦跶出了房间,还有蹲在沙发旁,带着恶作剧笑意的白魔王。

虽然朝着他的方向,睦月始的双瞳并未有聚焦点,似是呆怔了一瞬,他翻了个身,再次闭上双眼,彻底无视了霜月隼。

“啊,国王陛下,你这样沉睡着,是在等待哪个美人来吻醒你吗?”

“……安静点。”

“虽说这里是公共区域,但我也有开口说话的自由。”霜月隼显然不怕挑战他的起床气,优雅地坐在另一方沙发上,“突然想给我家的那群孩子讲童话故事呢。”

“隼前辈,晚上好。是什么样的童话故事啊?”门外,神无月郁的身影探了进来,水无月泪跟在身后,看来是刚好完成了工作。见到躺在沙发上的人,郁招呼道:“哟,始前辈也在啊。”

“晚上好,我可爱的孩子们,你们是想听‘礼拜天的红舞鞋’,还是‘画皮美人’呢?”

“听起来……都还好……吧……”神无月郁抽了抽嘴角,他竟然忘记了魔王大人的喜好。

水无月泪却是很感兴趣:“嗯,都想听。”

霜月隼正要回答,身边的沙发上有了动静。

睦月始无奈地起了身,揉了揉眉眼。

霜月隼一脸惋惜,“郁、泪,我家的国王陛下看起来很累的样子,童话故事改天再讲如何?”

“嗯。”水无月泪点点头。

“得救了……”神无月郁呼出一口气。

两名少年上楼后,霜月隼笑道:“夜幕已经降临,不知是否有幸邀您同游,欣赏这美丽的月色呢?”

“你有消息了?”睦月始头晕晕的,这三天,他几乎没怎么入睡,令他更头疼的是,他不仅查不到任何猎人出勤的情况,死者的DNA的分子结构也已被完全破坏,无法查证出死者的身份,再加之不远的稻泽市又在昨晚,发生了同样的案件。

“对于血族而言,混沌的暗夜正是最美妙的时刻,所有的欲望都将释放在月色之中,纵情欢愉,尽情享受,还有,肆意杀戮。”霜月隼的声音忽而低沉,他望着睦月始,依然在微笑,可眼中的笑意逐渐在消失,“你见过死后不化成灰的血族吗?”

“死者不是人类?”

霜月隼拿出一张化装舞会的面具,银色的面具上眼角的位置嵌着幽帘石,在光照下绽放着华丽的紫色光芒,“有兴趣去喝一杯吗?”

 

睦月始不是第一次来吸血鬼酒吧了。

上一次还是他十四岁那年,第一次单独出任务的时候。

任务很简单,处决一名吸血女鬼。

那名女鬼罪行累累,吸食了十余人无辜民众至死。

早至百年前,血族高层就与猎人协会签订了一整套互不侵犯条例。

协会为血族提供“食物”,猎人不可随意猎杀吸血鬼,相对而言,吸血鬼也不可以任何方式伤害人类,或将人类变为吸血鬼,违者交由双方裁决院自由处决。

在这样一个吸血鬼与人类互相监督,和平共处的时代,猎人们就担负起了缉拿和猎杀的责任。

睦月始悄悄跟着那个吸血女鬼踏入酒吧的时候,就被喧吵的重金属摇滚震得耳鸣,然而下一秒,乐队和狂乱的舞者都安静了下来。

这名踏入了吸血鬼地盘的少年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众多的吸血鬼就围了上来,他们兴奋地露出尖牙,像是看到了沙漠中的绿洲般,疯狂地袭击睦月始,最后在他手里全部化为了灰烬,也包括名单上的吸血女鬼。

而后,他的父亲给了他三颗耳钉,此后吸血鬼再不敢近身。

当然他身边这个家伙除外。

霜月隼似乎有所感应,侧头见睦月始在看自己,或许是被面具遮掩,显得那双眼睛尤为深邃,像是要将他拉坠进去一般,他赶紧移开了眼,推开了酒吧的门。

两人踏入酒吧的那一刻,如睦月始上一次造访一样,刹那寂静。

那一刻,睦月始心生警惕,意外的是,正在舞动的、弹唱的、调酒师、服务生、高台上的“人们”都已单膝跪地,低下了头。

只有几个看起来刚成年的女孩不明所以,一脸诧异地望着门口,他们与其他吸血鬼不同的表现来看,应该只是普通的人类。

舞池中缓缓走来一名英俊的青年,优雅地弯腰行礼:“晚上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阁下光临,我等不胜荣幸。”

“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来找娜娜的。”霜月隼微笑着:“你们可以继续狂欢。”

霜月隼说完这句话后,音乐相继起奏,舞池也渐渐热闹了起来,并没有太多人诧异,看来血族贵族逛酒吧也是常有的事。

“非常抱歉,娜娜还未起床,我立刻叫醒她,向您请安。”负责人招来一个服务生,吩咐道:“领两位大人去楼上稍作休息。”

两人走过那几个人类少女的时候,睦月始看到了她们颈上的齿痕:“无知胆大的小孩。”

“或许是家养的呢?”

“家养的?”

“《条例》里不是有写吗?人类可以自愿为血族供血,条件是血族与人类签订血契,与人类共享生命,如果伤害契约者,那么自己也会受到同等伤害。”

“不老不死可是你们唯一的优势。”睦月始用嘲讽的口吻说明了没有那么傻的吸血鬼会存在。

“如果真有这样的永恒,所有的一切都会失去意义,到最后只会剩下无休无止的寂寞。”

 

他们在隔音的小间未等多久,就传来了敲了门声,随之进来的,是一名穿着小洋裙的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手中怀抱着一个与她本人尤其相似的洋娃娃。

“你就是娜娜,真是可爱的小公主。”霜月隼朝她招招手,“过来这边。”

娜娜像是很畏惧两人,她抿了抿嘴唇,点点头走向了隼,脚步轻得没有声音,让霜月隼想起宿舍里的白田,那只喜欢呆在他肩头的小白兔。

“她是情报提供者?”

“她是昨晚的目击者。”霜月隼看着娜娜,眼神温和,“小公主,告诉我你昨晚看到了什么?”

娜娜张了张嘴,断断续续地说道:“三浦……三浦变成了怪物。”

娜娜刚说完,两行鲜红的血液从那张酷似洋娃娃的赤瞳中滑落,睦月始皱了皱眉,吸血鬼不会流泪,唯有痛不欲生之时,鲜血才会流出七窍之外。

“三浦是给她初拥的长亲。”霜月隼温柔地拭去娜娜的脸颊上的血珠,“小公主,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隼一说完,娜娜的血泪更是扑簌簌地往下落,声音从呜咽变成了嚎啕大哭。

霜月隼摇摇头,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他轻轻捧起娜娜的脸,念了句:“乖孩子。”然后摘下了面具,额头贴紧了娜娜的。

娜娜在下一秒就安静下来,霜月隼已经开始入侵她的意识。

霜月隼的视线穿过她的双瞳,透过一层层薄薄的血雾,逐渐看清了娜娜的记忆。

这里稻田市,“霜月隼”能感觉附近有大量血族居民存在着。

视野变得低矮了,一只大手揉了揉“自己”的头,顶上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我出门啦,今天也要乖乖的。”

“三浦。”霜月隼抬头仰视,五官清朗的少年穿着羽绒衣,与入夏的季节格格不入,他听到自己说道:“不要去了,我还好。”

“没事,没事。”三浦摆了个V字的手势,“实验已经快成功了,到时候,不仅能治好你的病,我们还能白天出门,带你逛街,带你吃最爱的鲷鱼烧。”

他转身出门,开门的时候却骤然停顿,一阵极寒的冷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霜月隼”发现了异常,走近问道:“三浦,没事吧?”

三浦并没有回答,他突然半跪在地,身体开始逐渐结冰,那些寒气刺得“霜月隼”生疼,仿佛要将全身的血液冻僵。

“霜月隼”伸出一只小手,倾尽全力想靠近三浦,此刻三浦却开始发抖,如同癫痫病人一般,双眼被流出的血浸得暗红,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声音:“别过来。”继而破门而出,一瞬间爆发出的速度,消失在了街角处。

“霜月隼”的身体也在发抖,感应到长亲的极度失控,磕磕绊绊地追了出去,却见到了令“他”震颤的画面。

失控的吸血鬼以疯狂暴涨的力量破坏着周围的一切,惊醒了四周的“住民”,那些劝阻、帮助他的同类们,没有一人幸免于难,统统在他漆黑变异的指甲中化成了尘沙。

“霜月隼”不敢靠近,那个爱护她,照顾她的三浦如今已经变成了她不认识的恶魔,无差别地攻击周围的所有生物。

三浦发现了她,她嘴唇颤抖地说不出任何话语,血脉的压制更是让她无法动弹。

失去理智的长亲瞬移至她的眼前,锋利的指尖就快刺破她的心脏,她甚至来不及闭上眼。

那一刻,时间停滞了。

她看到一根银色的锁链穿过了三浦的身躯,将他整个人抛了起来,又重重砸在了地上。

三浦在地上抽搐着,渐渐没了声息。

“可怜的孩子。”锁链收回,滑落至一双指节分明的手中,阴影之处,缓步走出的绯衣青年,他有着一双精致的桃花眼,飞扬入鬓的眉下,是一颗血红的泪痣。

“霜月隼”感到这个人也是血族,并且拥有更强大的血统和力量,“他”在血脉的压制下只能本能地臣服。

那个人看着并未消失的尸体,脸上露出了悲悯的神情:“至少,他能以人类的方式死去,不是吗?”

他抬手轻轻捂上了“霜月隼”的眼睛,一阵剧痛忽至脑内,意识瞬间中断,霜月隼睁开了双眼。

他再次看到了那个绯衣青年,在这个一片狼藉的酒吧房间中。

娜娜依旧在他的怀中安睡。锁链如同银蛇一般急速袭来,被睦月始手中幻化出的紫色长鞭拦下,他挡在霜月隼的身前,脚下一动不动,一如既往地冷静与镇定。

“吸血鬼的贵族?”睦月始声音微哑,听得出他接下那一招花了多大的力气,况且在此前,他已战斗许久。

“睦月家的孩子,还是如此倔强而美丽。”绯衣青年笑了,那双桃花眼看着睦月始,似有无限地深情在其中,“把他交给我。”

睦月始笑道:“你在开玩笑。”

“你受伤了。”绯衣青年露出了叹息的神色,“与其等他吃掉你,不如将他交给我如何?”

“什么?”

睦月始确实受伤了,他手臂上的血一滴滴滑落。

霜月隼自醒来以后就一直在恍惚中,他无法开口说话,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那一滴滴的血液里,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

霜月隼双瞳微张,五感无限放大。

这是他第一次,嗅到了那一滴滴落下的鲜血是多么芬芳而甜美,看着受伤了的睦月始,竟有了一种嗜血的冲动。

心中的欲望如同蔓延攀爬的蔷薇,从脚底延绵至指尖,他忽然无限渴望鲜血,渴望吸食眼前这个人的鲜血。

然后占有他,吃掉他。


评论(3)
热度(141)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