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4

04  捆缚


“哗啦!”

紫光夹带着强大的力量呼啸而至,绯衣青年双眼微眯,轻笑一声,挥手接下了睦月始无谓的攻击,在他看来,没有霜月隼真正的力量,这个猎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做的一切不过徒劳而已。

紧接着,随之而来的三道紫光幻化成了万千蝴蝶,它们扑闪着,飞舞着,围绕绯衣青年形成了一个牢笼,力量被紫色的光芒无形地束缚,他挥动锁链,紫蝶随着轨迹贴服在锁链之上,并一点点地吞噬着他赋予锁链的能力。

“咦?”察觉到这一点的绯衣青年露出诧异之色,一双漆黑的双眼赤光暴涨,紫蝶形成的牢笼被冲散,连同那间酒吧一起变为了嚣尘。他临空而立,俯视原在酒吧里惊惶四散的吸血鬼们,却不见了那两人的身影,连气息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睦月始背着娜娜,与霜月隼躲入了一间废旧的小屋中。

为了吸血鬼随时能被猎人的监督,每个吸血鬼的聚集地处必然有猎人的据点,每个据点皆被协会设立了强大的结界隔绝气息。

看得出来这里曾经是猎人的据点,只是因为太久没有发生事故,协会逐渐减少了人员,便逐步废弃了。

随着和平时代的诞生,大部分吸血鬼慢慢走进了公众视野,成为了“普通”的人类,他们有的是医生,有的是作家,有的则成为了偶像。

睦月始放下娜娜,转头看着站在门口,一直不说话的霜月隼,“那个吸血鬼是谁?”

霜月隼缓缓抬起了头,眼中血光暗沉,微笑地看着睦月始,只是微笑。

“隼?”察觉到霜月隼的异样,睦月始唤了他一声。

霜月隼眨了眨眼,好像有了反应,朝睦月始走了过去。

其实,他并没有认出眼前的人,他只是依稀辨别着血的味道,一路跟随,才走到他的身前。

“你没事吧?”睦月始觉得他的样子很奇怪。

霜月隼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轻轻往前挪了一步,像是捕捉猎物之前一样,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慢慢伸出了手。

“我没事。”睦月始顺着他的眼神看到自己正在流血的手臂,打算翻出小屋里的急救箱治疗,却瞬间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

霜月隼的五指指尖骤然增长,打算将眼前的猎物一举拿下,再慢慢食用。可当他的手还没接近睦月始的脖子,一道紫光已将他的身体缠绕起来,双手被反缚在身后。

一道拉扯的力量,霜月隼的后背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紫色长鞭的另一头,是睦月始指节修长的手。

“隼。你想做什么?”睦月始的声音很轻,他另一只手慢慢抚上了隼的颈项,“你想这么做?”

霜月隼妄图挣扎,在紫鞭的束缚下却失去了所有力气,看着那只手臂上的血一滴滴地散落,霜月隼急地发出嘤咛的呜咽声,碧血色的眼睛流露出委屈的神色,像是一个被抢了糖果的小孩。

“隼,你的自制力太差了。”睦月始的声音低沉,传入了隼的耳朵:“你就这么想要?”

“想要……”霜月隼回应得很快。

“想要什么?”

“……ha……”霜月隼吐出了一个字符。

“想要什么?”睦月始再次问道。

“始……”

“……”

“始的血……”

“不行。”睦月始将他正过身,与他碧血色的双瞳对视,“现在还不能给你。”

“……呜呜呜。”知道了答案的霜月隼像是快要哭出来一般,然而他并没有流泪,只是表面上显得很伤心的样子。

睦月始摇摇头,将他扔到了满是积灰的沙发上。即使失去了人类的理性,霜月隼依旧狡猾难缠。

他想知道的太多了,隼在娜娜的记忆力到底看到了什么,还有那个红衣吸血鬼的来历。

“看来要在这里呆到天亮了。”睦月始想到应该跟自己和隼的经纪人招呼一声,掏出自己的手机,发现已经在打斗中被震得粉碎,于是走近了霜月隼,想拿他手机来用用,却看到他正被自己捆得严严实实,双眼轻闭,看起来已经睡过去了。

霜月隼确实很累,渗透娜娜的记忆,属于精神上的超负荷运作,再加之突然失去理智,产生对鲜血的渴望,让他一直在天人交战之中。

他的身体呐喊着,那醇美的味道一直引诱着他,体内饥渴的因子在疯狂地叫嚣。

血。

他需要血。

他要眼前这个人的血……

可他害怕。

他害怕如果饮下鲜血,他就跨过了那一道危险的界限。

他与他的关系,会就此打破。

他是如此眷恋,眷恋他的微笑,他的自信,他的温柔……

他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堂堂正正与他并肩。

如果这一切都只能沦为回忆,那么靠鲜血维持的躯壳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他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欲望,掌控自己的身体,没有挣脱睦月始给他的束缚,精神虚弱到极限的时候,身体也一同沉睡了。

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了窗户外照进的阳光,霜月隼感受到了朝阳的温暖,也闻到了房间里浓烈的消毒水气味——看来始已经处理了自己的伤口,并且消除了血腥味。

环视四周,盖在身上黑色外套滑落下来,他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他几乎是光着上身的,里衣被撕成了条纹状,长裤也被扒了,一圈圈的长鞭将自己缠绕成了“粽子”,看起来,像是绑架现场,亦或是在玩“SM game”?

 

那一天,两人穿了一套崭新的私服坐上了出租车。

据睦月始解释说,为了拿他的手机,又为防止他突然发难,他撕坏了他的外套和衬衣,又去翻找他的长裤,才找到了手机,避免了黑白两组组员集体寻找两组队长的状况。

霜月隼摸了摸手腕上被长鞭的缠绕的痕迹,不介意地笑道:“我的国王陛下,为你服务我非常乐意,不管你需要什么,我都会亲自奉上。”

“……不需要。”睦月始迟疑了一瞬,侧头看着他,“那个吸……红衣男人是谁?”

“不认识。不过我倒是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霜月隼摇摇手,眉眼弯了起来,“呐,始,你认真的时候,总是用这样专注的眼神这样看着我呢。”

“讲昨晚的事。”

“昨晚难道不是你把我捆起来,欺负了我一晚?”

“……”前方的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他们一眼。

睦月始转过头去盯着窗外,霜月隼不禁发出抑制的笑声:“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我能感受到,我的身体经历了一个刺激而曼妙的夜晚。”

“闭嘴。”

一直回到宿舍前,霜月隼都哼着歌,就算谈到那个绯衣青年,也没有影响他的好心情。

“你是说,他们在做实验的药物,用来治疗吸血鬼,而三浦正好是试药的人。”睦月始与他并肩而行,此刻看到了隼的搭档,文月海正好从宿舍出来。

“哟!隼,始,早上好。”文月海一身晨跑衫,朝两人跑来,“没想到社长昨晚临时会把你们叫去谈工作,真是辛苦呢。”

“早上好,海。只要有始在身边,我都甘之如饴。”

“早上好。”

“哈哈,隼这家伙还是这么……”文月海本想吐槽一句,见自家搭档眯着眼朝他微笑着:魔王的微笑啊……他改口道:“我去晨练了,一会见!”

见文月海走远,霜月隼继续回答睦月始的问题:“连续两个血族变成了怪物,恐怕不是治病那么简单呢。”

“吸血鬼会生病?”在睦月始印象中,吸血鬼无病无痛,再生能力极强,除了阳光和银子弹以外,几乎没有天敌,要将他们杀死,都必须一击击中心脏。

“会的哦,可以说是唯一的,也是对血族致命的病毒。”霜月隼停下了脚步,吐出一个词汇:“disorder of blood coagulation.血液凝固混乱症,患者的血液会逐步凝固,直到全身血液都硬化,无法自由移动。对于血族不老不死的生命而言,这样的病毒绝对可怕,没有人愿意当一个只剩理智,无法移动的尸体,很多血族在得了这种病以后,都选择了趁自己还能活动的时候自杀。”

睦月始走了几步,思虑之后道:“我会将此事告知协会。”

“也包括我的事吗?”

“你的事……”睦月始一脚踏进了电梯,“鉴于你没有吸血,也没有对民众造成伤害,我会继续观察。”

“始。”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霜月隼叫住了他,侧头笑道:“把你的伤口包扎好哦,不然我会又忍不住的。”

“我会再把你捆起来。”

“那真是求之不得。”电梯合上的一刻,霜月隼如是说。


评论(2)
热度(123)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