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5

05  约定


关上房门后,霜月隼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他捂着喉咙滑坐在了地上,大口地喘息。

他看起来很渴,又极力地抑制着痛苦一般,用尖牙刺破了指尖,很快凝成了一滴血珠。

霜月隼颤抖着在空气中画出一个图案,正是霜月家族的家徽,银色的光芒逐渐亮起,又慢慢微弱下去。

做完这一切,他一步步往浴室挪动。

“唰!”花洒喷出的温水并没有缓解他对鲜血的欲望。

从清晨到离开睦月始之前,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不停地说话、哼歌,想方设法转移注意力,才让自己显得和平时一样自然无害。

睦月始身上残留的鲜血味,像最诱人的美味,有意无意地撩拨着他,本来应该是幸福的事,如今在他身边的每一秒都成了煎熬。

他虚脱地倚在墙边,任凭水流冲刷着身体,只有关在这样密闭的空间里,隔绝了始的味道,他才觉得好受一点。

 

霜月隼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打开浴室的门,房间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少爷,见到您没事,实在是太好了。”榊先生看到他安然无恙的样子,深深鞠了一躬。

“想……想喝血,是怎么回事?”霜月隼用手扶着额头,觉得难以启齿。

“这是您的力量觉醒的征兆。”榊先生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从怀中拿出一只装满血液的小瓶,双手呈上,“这瓶是猎人协会为霜月家提供的血液。喝下以后,不会影响白日的行动,您的作息时间,也不会受到影响。”

霜月隼握着那一小瓶血液,问道:“喝了它,我就成了真正的吸血鬼了吧。”

榊先生单膝跪地,神色虔诚:“您本就是血族的王,最高贵的纯血始祖。”

“你说,要是始知道了,我和他……血族与猎人之间,是不是需要重新制定规则?或者是,将我抹杀。”

霜月隼知道,当初幼年的他被睦月家族所救,终结了协会赏金排名第一的名单。

而后,睦月家与霜月家,血族与人类拟定了至今互不干扰的条件——这个未觉醒的始祖由睦月家负责监视,成为血族放在人间的“人质”,一旦始祖“发难”,将由睦月家族来制裁处决。

“少爷,您的觉醒是必然的事。”榊先生迟疑了一瞬,又道:“如果您不想睦月殿下为难,完全可以隐瞒这件事。”

“若是在爱里夹杂了谎言,就要准备用一生去欺骗。”霜月隼的指尖缓缓抚摸着血瓶,双眼开始泛红,对鲜血的渴求快到了临界点。

“少爷,喝了它您会好受一些。”

霜月隼笑了笑,“其实我还是更想尝尝他的血呢。”他打开了血瓶,将它凑到唇边,却在下一瞬间,被捏的粉碎。

玻璃渣嵌入了掌心,鲜血顺着指尖流下,霜月隼发出了一声干呕,“难闻的味道,比过期的红茶还要令人恶心。”

“怎么会?”榊先生慌忙地翻找急救箱,“这瓶血是我亲自从血库中提取的,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会不会是……”

“是什么?”

“不,没什么。”榊先生捧着他浸满鲜血的手,将细碎玻璃渣仔仔细细地挑出,那些被划破的裂缝霎时愈合,他的眼中露出崇拜敬慕之色,“少爷,就算只是现在,我也能从您的血液中感到无以伦比的力量。”

霜月隼将指尖伸至他的嘴边:“呐,要喝吗?”

“能饮下纯血始祖的血,是所有血族的可望而不可及的愿望。”榊先生低下头,轻柔地擦拭他的手,“就算未能得到您赐予的血液,我依旧是霜月家永生永世的血仆。”

“拜你所赐,我嗜血的症状缓解了,因为这个房间中充满了难闻的腥臭味。”霜月隼将头靠在沙发上,重新露出了笑容,“而且气味和十三年前一样。”

榊先生将残局收拾完毕,打开了阳台的大门,晨风混着花草和树叶的清新,吹散了房间里的味道。

“恕我斗胆,是谁让您有了饮血的渴望呢?”

“……”

榊先生建议道:“或许您可以吸食此人的血,相信您的自制力不会让这个人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

“您可以与这个人单独相处,之后再清除记忆,这样也能避开睦月殿下对您的监视。”榊先生认真地出主意,在他看来,纯血血族对味道很是挑剔,少爷这样“挑食”也是正常的事。

 

“夜,今天的早餐是什么?”

“三明治、蛋包饭、牛奶咖啡、烤面包、鸡蛋卷,你可以选。”

Procella的队员们围着餐桌愉快地就餐,霜月隼的面前仅仅放了一杯红茶。

“隼前辈,不吃些别的吗?”神无月郁收拾完餐盘,顺手将自己的海苔给了水无月泪。

“谢谢,郁。”

霜月隼端着红茶,眯着眼喝了一口,神秘地笑道:“因为我已经和始享用了一顿只有我们两个人早餐。”

“说起来,始前辈刚回来就出发了呢。”叶月阳边吃边道:“Gravi这几天好像有外景节目,他们应该三四天都不回来了。”

“啊,真是辛苦啊。”霜月隼望着窗外的朝阳,叹道:“如此炎热的天,不应该在充满冷气的空调房里悠闲地读书品茶吗?”

“不要心疼了,你今天也有工作。”文月海坐在旁边,斜眼看了他一眼。

“我的工作?噢,是说签售会的准备事宜啊,不是已经交由海帮我打理了吗?”

“什么时候!”

“你要是忘了,我能随时帮你想起来。”

“不用了!”

“滴……滴……”霜月隼的手机响了,他放下茶杯,划开新邮件的内容。

这是一封带着图文的个人资料,顶上的照片,正是昨晚袭击他的血族。

姓名:绯月 凛

像是女人的名字。

霜月隼看着榊先生调查的资料,接下来的一切不禁让他微微睁大了眼。

『绯月氏第五代血族

  非纯血

  长亲:绯月 焰

  一百四十六年前,作为血族重生。

  五十年前,以杀害纯血血族霜月宗吾的重罪,被判处决。』

绯月,与霜月家有着相同地位的纯血家族。

绯月焰,是他已逝祖母的名字。

而霜月宗吾,是他的祖父。

霜月隼关上手机,起身笑道:“海,一会帮我倒杯咖啡到我的房间来。”

“好。”文月海应了声才反应过来,“你这个魔王!”

“你难道不是魔王的仆人吗?”

“当然不是!”

 

接下来的三天,方才有了线索的案件,陷入了更大的疑团中。

霜月隼翻看着几十页榊先生给他的家族资料,除了那仅有的几句话,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信息,像是刻意被掩盖了,让他无从查起。

就凭那几十页简单的记录,无法找到他为什么要杀害祖父的原因,无法解释已经化为烟尘的绯月凛,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更加无法预知绯月凛的目的。

霜月隼将资料还给了榊先生,“看来我要抽时间回去一趟。”

“您要是回去,大家一定会很高兴。”榊先生垂首道:“书房中的确有不少记录着霜月家族的家族史,也许那里会有您需要的信息。”

“我也很是想念,不需要劳动的生活。”霜月隼歪头眨眼一笑,像是真正的纨绔子弟。

“那我立刻安排,来接您回去。”榊先生微笑道:“娜娜小姐也很想您。”少爷除了让他调查绯衣青年外,还让他把娜娜接回了霜月府邸。

“再等等,我需要确认一些消息。”霜月隼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指针已经是深夜一点,“而且,这件事要告知始,不然他会急得到处找我的。”

“咔擦。”

门开了,睦月始走了进来,“我只会让协会发出通缉令,缉拿这名不受管控的吸血鬼。”

他穿着睡袍,头发还有一些沐浴之后的湿气。

霜月隼看着不打招呼就进房间的人,意外地发了愣。

榊先生朝两人鞠了一躬,“不打扰两位殿下交谈,在下告退。”说罢便消失在了房间中。

“ha……ji……me?”霜月隼一个个字符念着他的名字,出乎意料地轻。

睦月始在他身边坐下,“资料我看了,的确有不全的地方。如果你需要回家探查,必须在我的监视下。”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晚。”

“所以,你是一回来就来见我了吗?”霜月隼的声音相当愉悦,“啊,真开心啊。”

“你什么时候回家?”

霜月隼侧过头,看着睦月始的侧颜,伸手拨弄了他发丝上的一滴水珠,“这么着急想跟我回家?”

轻抚着发丝的手被睦月始一把抓住,他静静地凝视着霜月隼。

许久,他就那样保持着一个动作。

“始?”

“这几天你吸过血吗?”

“当然没有。”霜月隼正视着他的眼睛,声音温柔而蛊惑,“除了始,谁的血我也不要。”

睦月始松开了他的手,神情严肃,“我知道你已经有觉醒的迹象。虽说是必然的事,但如果你现在觉醒,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睦月家对猎人的承诺也会付之东流。所以,你要是不想我将你趁早处决,最好不要碰其他人。”

霜月隼的嘴角露出笑意,“你说的到时候是什么日子?”

“血月之日,猎人与吸血鬼的能力都被压制到最低,和普通人并没有太大分别,如果你选择在这天觉醒,他们都不会察觉。”

霜月隼的眼睛兴奋地发光:“那么,你会让我……”

“我会亲自喂你的。”

“嘭”房门关闭,留下了霜月隼疯狂跳动的心。


评论(8)
热度(156)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