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6

06   樱舞


尽管夏季的东京炎热得如同热带雨林,Procella的户外签售会也在照常举行。

日比谷公园的心形喷泉旁,人潮涌动,时不时传出一声欢呼,释放着看到了偶像的激动心情——38°的高温天气,无法阻挡狂热的粉丝们见自家idol的决心。

“多多支持Procella呐!”叶月阳在明信片上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心字,然后“啾”地印上一个无色的唇印。

“啊,阳君……!!”

“泪君,我叫木子,叫我木子,能和你合照一张吗?”

“嗯,好的。”

“好可爱!泪君!”

“海桑,我是从横滨过来的,见到你非常高兴!”小姑娘拿着一束鲜花,面红耳赤地递给文月海,“不嫌弃的话,请,请收下。”

“谢谢,真是漂亮的花!”文月海接过花,回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余光瞧了瞧身旁无人的座位,桌面上还留有“霜月隼”的铭牌。

但霜月隼这个人,和那些排了长队的粉丝,都一起消失了。

“怎么能让可爱的公主们站在灼日骄阳下被晒得大汗淋漓呢?”霜月隼靠在梧桐树旁的草坪坐着,凉风习习,衬衫半敞,显得很是悠闲。

在他的周围,围了一圈已经拿到签售CD,却不愿意离开的女孩。

“隼桑,您大学毕业以后还会继续做偶像吗?”

“当然,如果你们还爱着我的话。”

“隼桑,您真的是始桑的fans吗?”

“不只是fans那么简单哦!是爱,我深爱着他!HAJIME LOVE~☆!”

“哈哈,隼桑还真是始桑的铁粉呢!”

……

霜月隼一一回答粉丝提出的问题,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他眼前晃过。

“始?”霜月隼喃喃,他眨了眨眼,再次确认,却没看到那个身影。

难道是阳光太刺眼,产生了幻觉?

不久,工作人员前来告诉众人活动已经结束,粉丝们才依依不舍地惜别而去。

“总体来讲,是一次愉快而成功的签售。”Procella的经纪人黑月大总结了这次活动,继续道:“接下来的全国巡回演出,大家要更给力才行!”

“是!”

 

月似瑶台,伴着夏日的蝉鸣,照得夜色清亮。

霜月隼端着一杯巴塞洛朗姆坐在阳台上欣赏月色,本应是休息的时间,他却没有半点困意,并且五官的触感更为灵敏。

他能听到隔壁房间中,阳说明天做咖喱给夜吃,能清楚地看到月色下飞过的燕雀,还有远处飘落的樱花花瓣……

而在白日,他不过是晒了两个小时的太阳,就浑身无力,不得不寻一处阴凉的地方躲起来。

等等,樱花花瓣?

这个时节,怎么会有樱花?

他放下酒杯,眺望来处,看到了远方坐在“樱花树”上的红衣男人,那双轻佻的桃花眼正对着自己,风吹起他的发,凌乱地遮掩了漂亮的轮廓。

“绯月凛!”

霜月隼心中警铃大作,下一秒他就离开了宿舍。

“与人类一起生活太久,就会沾染人类的习性。”绯月凛缓缓下落,木屐轻轻点地,华美的长衣铺了满地,“曾令猎人闻风丧胆的霜月家,竟也有如此心软的一面。”

“要是惊扰可爱孩子们的美梦,就是队长我的失职了。”

霜月隼踏过一地的樱花落瓣,迎着凉凉的夜风,走到了那颗本应不存在的樱花树下,他微抬右手,四周景象渐渐扭曲消失。

“唰啦!”幻境消失的一瞬间,霜月隼飞速后退,疾驰而至的锁链直接砸在离他一寸的地面上。

霜月隼骤然回身,五指并拢,银光乍现,一声轻微的痛呼声,绯月凛捂着血淋淋的左肩,嘴角露出奇怪的笑,“果然是纯血血族,好快的速度。”

绯月凛朝前迈了一步,路面霎时间虚幻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血色樱花,将霜月隼的视线淹没。

他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你的身体,归我了。”锁链化作万千光绞,将霜月隼的手臂缠住,霜月隼双目无法视物,只能反抓稳了锁链,却感觉手心一阵巨痛,原来是锁链上无端生出几枚针尖刺,像是活物有了生命,这一抓,锁链缠得他更紧。

霜月隼的右手渐渐脱力,身体的力量正一点点从手心中流失,像是锁链在吸取他的血液一般。

绯月凛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说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

“……绯月……凛。”

“看来你已经调查过我了。”绯月凛的声音从左边缓缓地移动到了右边:“你难道不该叫我一声舅舅吗?”

“呵呵,不过是早就死去的人类,被祖母赐予生命的血仆而已。”

“闭嘴!”绯月凛声音倏然靠近,身前传来了利器破空之声,霜月隼勉强侧过身,还是觉得锁骨一阵刺痛。

“啪嗒”一滴鲜血落了地,不知是手心,还是颈下的伤痕的,然而他现在顾不得这么多,绯月凛像是发了疯,声音尖厉:“都是因为你们这些可恶的纯血,因为你们这些吸血鬼,焰才会死,把焰还给我!还给我!”

“唔!”霜月隼的左手手臂也被划破了,他无法看见任何东西,只能凭声音去判断绯月凛从哪个方向袭来,被划破的伤痕没有任何愈合的现象,他不禁猜测,这疯子用的武器和猎人是否的同出一辙。

下一瞬,霜月隼的脖子就被五指掐得生疼,他能感觉到指甲深深陷入皮肤的痛楚,“游戏结束了,霜月家的小少爷。”

绯月凛的另一只手抚上了他的面颊,声音变得温柔,像是在对情人呢喃:“我已经为你找了最合适的血液,焰,你等我——”

话未毕,一把匕首已经刺入了绯月凛的后心。

绯月凛微微一惊,忽觉遍体阴寒刺骨,抓着霜月隼的手逐渐化成了一道樱色的烟雾。

“她等不到你。”睦月始抽出紫黑色的匕首,将锁链与化成烟雾的绯月凛一道击散。

“始……”没有了支撑,霜月隼无力滑落,被一只手臂稳稳地接住。

那熟悉的声音,说着冰冷无情的话语,霜月隼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团樱色的烟雾靡靡散开,旋即在一旁重新凝聚成人形,绯月凛捂着心口嘲笑道:“什么时候猎人协会都成了霜月家的狗?”

睦月始手中的匕首瞬时幻化,一声鞭笞,绯月凛的身体再次被打散。

“咳咳咳,又是破魂鞭,可恶的猎人。”绯月凛消失在原地,声音空旷而遥远,“霜月隼,你的身体迟早属于我。”

尽管罪魁祸首已经离开,霜月隼的眼盲依然没有恢复,他茫然地看着前方,双目没有焦距。

“啪嗒,啪嗒……”寂静的街道上,只有他的鲜血滴落的声音。

若不是有一双手臂环着自己的身体,霜月隼还以为四周没有其他人。

“始?”

黑暗中,睦月始良久不说话,只有身边浅浅的呼吸声。 

“始,你是不是也受伤了?”霜月隼不禁开始担忧。

“我没事。”声音从耳边穿来,沉沉地,轻轻地,像是被一片羽毛挠过心尖,“隼,你的伤口,不能愈合。”

“估计是武器上涂了致缓剂吧,和你们处决罪犯的一样。”霜月隼笑笑,“始,帮我给榊打个电话,我确实没力气叫他了呢。”

“来不及,需要尽快处理。否则你的血会引来附近的吸血鬼。”

他感觉到睦月始将他打横抱了起来,走了两步,像是进入了一个小巷中,又将他缓缓放坐在靠墙的地上。

“这些毒的剂量不多,是依附在皮肤表层,阻止血液凝合的。吸出来就没事了。”

霜月隼感觉到一只手正抓着他的右手,接着指尖被一个温暖湿糯的唇包裹着,仿佛一道电流,从指尖流过心脏,他情不自禁低吟了一声。

“很疼?”

“不……”他摇摇头,困惑道:“我还是看不见。”

“嗯。”

睦月始不再回应他,开始吸吮他的另外一只指尖,霜月隼能感受到他的唇吸过的地方,每一寸,都泛起一阵麻痒,他睁着碧色的双眼,眼前依旧一片漆黑。

被唇舌触碰的感官更加强烈,他几乎快忍不住抽回手,然而睦月始却抓得他很紧,用牢固地,又不至于弄疼他的力道。

五指被一一吸吮着,霜月隼看不见,只能猜想着始现在的表情,一定是认真又专注的。睦月家族的继承人,做事从来一丝不苟,不容有错……“哈啊!”

像是惩罚他在走神一般,湿漉的舌舔过他的掌心的伤痕,舌尖像要深入那些被针尖扎刺的伤口,再用力地吸出致缓剂,片刻后,睦月始放下了他的右手。

“始,谢谢呢,我感觉好多了。”他动了动手指,感觉皮肤在自行愈合,血液与力量都逐渐在恢复。正想起身,却被睦月始摁住了肩膀,他心中一跳,竟然不由自主地慌乱,双眼正对着前方,笑道:“始,今天签售会的时候,我看见你了哦。我记得Gravi这两天的活动可不在日比谷公园,难道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啊,我真高兴!”

“监视你也是我的工作。”

睦月始的声音很近,身上散发着清淡的角堇花的味道,不由地吸引着他。

想靠近他,想拥抱他。

霜月隼被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但在下一时刻,睦月始已经以同样的方式吸吮左臂那一道划破的伤痕,他突然想起锁骨上也被下了致缓剂,若是……

还来不及思考,睦月始就放下左臂,抬起了他的后背,像是半拥抱着的姿势,为他吸出锁骨上的“毒液”。

轻柔的唇贴在离心口很近的地方,像是啃咬,又像是舔舐。霜月隼思绪紊乱,像有一团五彩缤纷的线,互相缠绕着,交融着,最终汇聚成了心里流淌的暖流。

明明知道保护他,监视他只是睦月始的工作,可就是还是如此地期待着,期望着,搅乱睦月始的世界,让始更多,更多地注视他,然后喜欢他,爱上他。

一只手抚上霜月隼的脖颈,令人酥酥麻麻的。他笑了笑,用遗憾的口吻说道:“真可惜,身上没有受伤啊,不然的话始就可以吻遍我的全身,想想就是世间最幸福的事呢。”

“那就想想好了。”睦月始一副公事公办的声音,将他的下巴挑起,像是在观察什么,“他的武器应该只是那条链子,你的脖子已经自行愈合了。”

“始……”霜月隼还想在说什么,两片唇突然吻上自己的左边眼角,打乱了他的所有思路,肌肤相触的热度太过烫人,润湿了他碧色的眼瞳,他不由伸手抓住了睦月始的衬衫,脸颊少见地泛起了微红,“始,这是恋人之间,才可以做的事哦。”

“闭上眼睛。”睦月始沉静地吩咐道。

“是要吻我吗?隼德瑞拉一直都等待着这一天,国王陛下。”霜月隼乖巧地闭上双眼,双眼涂上药物的微凉让他很舒服,不多时,他感觉到了外界的光亮。

 

霜月隼睁开双眼,周围的景象清晰地出现在了眼前,看来已经恢复了原来的视力。他环视四周,睦月始站在小巷口,面前是一众吸血鬼。

“霜月大人,您没事实在是太好了。”一名吸血鬼向前走了一步,未敢越过睦月始。

“呵呵呵,都怪始,非要跟我玩什么成人的游戏。”霜月隼从阴影走到了月光下,睦月始的身边,替他擦去嘴角的鲜血,看向那群吸血鬼们,浅碧色的双瞳中释放出了绝对的威压:“让你们……担心了。”

吸血鬼们纷纷跪下,被压制地不敢动弹。

“隼,好了。”睦月始看了他一眼,隼的心情立刻大好,放过了那些吸血鬼,他们如获大赦,一一告退,四散离去。

 

回去月之寮宿舍的路上,霜月隼一直观察着他,睦月始的心情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糟糕。

“我告诉过你,不要离开月之寮。”

“他们会有危险,我并不想普通人介入到血族的世界中来。”

“月之寮有父亲设立的完全结界。”睦月始停下了脚步,“隼,明天你们休息,我们去京都。”

“啊……始,你是要跟我约会吗?”霜月隼不等睦月始回答,继续道:“啊约会,一定是的。和始一起约会!”

“我已经通知榊先生,让他早上8点来接我们。”

“始,你想吃什么?传统料理,法国料理,还是中国料理?我们吃完了可以去看电影,或者衹园看表演,晚上我们去泡温泉,然后一起相拥而眠……”

霜月隼一路畅想着“约会”的计划,并未看到睦月始在他身后浅浅勾起的微笑。

对于明天的“约会”,他也有些期待了。


评论(13)
热度(142)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