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7

07   私邀


京都郊外的丛林中,一栋纯白色的现代化建筑物静谧地佇立着。

上千平米的草坪上,沿着欧洲中世纪风格的石子街道到底,是一座外形偏向欧风的别墅,仿若多个大小不一的立方体,四五层的楼高相互交错堆叠,使得中世纪与未来风完美地融合。

建筑物外侧全是由乳白色大理石堆砌而成,古老墙壁窗沿边,攀爬着蜿蜒的常春藤,每一枝一节都看得出经过精心的修剪。

由远至近的轰鸣声,惊起了树林中栖息的飞鸟。

身着白色女仆装的漂亮女孩们从建筑物中鱼贯而出,排成两队站定,迎着直升机带来的飓风,眼中尽是憧憬之色。

螺旋减缓了速度,印着霜月家徽的直升机稳稳停落在了宽阔的停机坪上。接着,舱门打开,走下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人,他摘下了护目镜,朝机舱内行礼,恭迎尊贵的客人。

首先出来的是顶着一头金发的少年,灵动的大眼睛露出惊叹的神色:“隼前辈的家?确定不是历史博物馆或者是拍摄影视基地吗?!”

“驱,你慢一点啊!”紧接着走下来的是如月恋,他与名为师走驱的金发少年一样长着一张娃娃脸,却比他高出了一个头,他一把揽过师走驱的肩,赞道:“哇~不愧是与始前辈睦月家齐名的西霜月呐!”

“所以隼前辈那么不喜欢工作,为什么还要做偶像?”皋月葵与卯月新也下了直升机,他们与前面两名少年一样,都是与睦月始同队的GRAVI的成员。

“因为始前辈。”喝着草莓牛奶的卯月新回头看着正在下飞机的几人——GRAVI的参谋弥生春,和那一双黑白的身影。

耀眼的两个人,真好啊。卯月新眯了眯眼睛。

他眼中帅气耀眼的白魔王此刻正和平日一样微笑着,“始~如果不想去泡温泉的话,我可以在家办一场舞会,我真诚地邀请国王陛下与我共舞一曲。”

睦月始叹了口气。

从一大早起床,霜月隼就开始争取两个人独处的机会:从本来是两个人的约会变成了全体gravi成员集体做客,甚至让家族的所有人完全配合gravi的调查,只想让始答应他的条件。

“因为是始啊,因为是始,我才会不顾一切地这么做。”霜月隼又笑了,那笑容真的如紫阳花一般优雅而美丽。

“隼,你安排吧。”睦月始嘴角微微弯起,似是也被他的笑容感染,他侧头对弥生春道:“春,调查的事,也麻烦你了。”

“好不容易有了进展,这次一定会查出真相!”弥生春推了推眼镜,自信满满。

“最好抓到那个恶魔!”师走驱握紧了拳头。

“然后烧成一抔灰土!”如月恋配合地摆出了相应的pose。

“啊!!!始,最喜欢你了!”满足的霜月隼还没冲向睦月始,又及时刹住了脚步。

他又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想拥抱始,无关睦月始答应他的内容,只单说睦月始答应他的这件事,他能完全确认,睦月始是完全相信他的,这个认知让他只能站在原地,嘴里欣喜地说着“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隼,我知道了。”睦月始平静地回应。这个家伙,果然不该让他这么得意。

下一刻,霜月隼手一挥,一阵狂风卷起,建筑物大门敞开,他瞬时出现在门前,顿时古钟鸣响,天空幻化,斗转星移,原本晴朗的白日被青蓝的月色覆盖。

庄园中,华丽的灯光秩序绽放,安宁纯白的建筑物霎时金碧辉煌。

他朝gravi的六人伸出了手。

“始,还有诸位黑夜猎者,欢迎来到我的王国~!”

gravi的猎人们被眼前的冲击紧张地差点拿出武器,若不是睦月始在这里,他们认为自己已经成了吸血鬼的盘中餐。

这个可怕的白魔王,果然还是只有他们的队长才能制服呢。

“隼,用不着这么隆重。”睦月始向霜月隼一步步走过去。

“当然不行啊,始,我和你的初夜,怎么可以随便?”霜月隼眨了眨眼。

 

几人走进宽广的大厅,哥特式的屋顶下,悬吊着巨大的水晶灯,呈弧形排开血族侍者,足够坐百人的餐桌下,是明亮如镜的大理石地板。

霜月隼从熠熠生辉的香槟塔旁端起了高脚酒杯,“感谢各位的光临,来见证我与始的第一次,第一次美妙甜蜜的夜晚!”

“隼前辈还是没有变。”回过神的师走驱不由感叹。

“痴汉。”卯月新面无表情地说。

“新。”皋月葵小声提醒。

“还真是毫不在意我们对立的身份呢。”如月恋挠了挠头笑笑。

“好了,隼。”睦月始抄起了双手,摇头道:“如果案件没有进展,那晚的约定作废。”

“知道,知道~”被威胁的霜月隼依旧笑着,他优雅地喝了一口香槟,声音充满了诱惑,“始,到我的房间来吧。”

霎时,全场寂静。

“嗯。”

“哇……”卯月新与皋月葵一同惊叹。

“真……真的要去吗?始前辈!”

“始前辈,现在还是早上,确定要去吗?”

弥生春轻咳了一声,“始,你好好享……享受,查案交给我们足够了。”

“呵呵呵,这就对了,始可是要和我做重、要、的事哦!”霜月隼放下香槟,开心地召来了一位侍者,吩咐他找出目前登记在册血族的所有名单和所有人的行动信息,带着gravi的五人去了楼上一间安静的书房去了。

“霜月家的家族史册典籍在你的房间?”

“当然不是哦,始~”霜月隼在前面带路,走在迷宫一般的走廊中,时不时地回头看他,“父亲和母亲不在家中,没有办法打开家族史的文件呢,不过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一个始只能依靠我的地方。”霜月隼轻而神秘地回答,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拜托大家仔细找了,这一次除了要找出遗失的家徽的所属者,还要找出那个药物散播者。”面对堆积如山的资料,弥生春目光坚定。

“交给我吧!”师走驱自信满满地拍了拍胸脯。

“啊,喝完了。”卯月新摇了摇空空的草莓牛奶盒。

“明天还有偶像的工作,大家一起加油吧。”

“啊,又做偶像又做猎人,还要应付考试的我已经筋疲力尽了,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始前辈能做得这么好?”

“因为是始啊。”弥生春抬了抬眼镜,“不管到哪儿都是我们的leader。”

 

睦月始穿过了霜月隼房间里的密室,走到了一个地下七层的房间里,然而这个地下室显然还有另外的出口,因为他听到了屋外的喧哗声。

一推开门,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印入眼中一个非常漂亮典雅的日式广场,此刻灯笼悬挂,广场中心的喷泉晶莹剔透地闪烁着,两方是干净的花草与和风的建筑物,妖冶的曼珠沙华静静伫立在道路两旁,延伸至看不见的尽头。

“这是我的地下王国。”霜月隼得意地介绍,“可以通往很多地方,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普通居民的地下室,地铁站的维修室,也包括我们上次去的酒吧哦!”

因为外界仍是白天的原因,街道上行人极少,见到霜月隼的,都随意地打招呼,霜月隼也一一回应,看起来并没有“君王”的架子。

“想不到这里别有洞天。”睦月始抬头看着天顶上那轮伪造的圆月,“不怕我把这件事报告给总部?”

“你不会的哦,始,我了解你呢。”霜月隼走到一个装满饰品的商铺橱窗前,轻轻敲了敲玻璃,“这是属于我们的乌托邦,一旦变成了失乐园,那将会是整个人类的灾难。”

“你带我来找谁?”

“哼哼,果然是黑国王,你敏锐的洞察力让我越来越喜欢你,真好啊,我喜欢的人永远如此优秀。”霜月隼看着缓步走来的人,眼里流光盈动。

“始,血族的地方行政官已经将部分的可疑名单调出,经过我的排除,目前只剩下了五个人。我们只需要去找他确认最近几天的信息,就可以找到绯月凛在血族中的联络人了。”

“那春他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谁都不能打扰我与始的二人世界。”

“你还真是……”

“轰隆隆……”一阵雷鸣般的火车声在两人头顶上呼啸而去。

“看来京都地下,已经被你们掏空了。”

“这是必要的,始。”霜月隼少有认真地道:“大多数血族不可能像我们纯血一样能活在刺眼灼热的阳光里,也不可能苟且地活在井盖下,老鼠洞中。毕竟,我们可是世上最高贵优雅的种族。”

“优雅地吸干人血,然后弃尸荒野?”

“呵呵呵,始,人类在制作食材的时候,也不会理会它们的哀鸣。这是不同种族的生存方式。”霜月隼俏皮地笑了笑,“呐,始,你也是我梦寐以求的食物呢。”

“食物?”睦月始好像来了兴趣,他伸手摁在了橱窗上,身体前倾,鼻尖快要贴近了霜月隼,似笑非笑。

“hajime……”霜月隼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望着那双被温暖灯光浸染的紫色眼睛,有一刹那的目眩神迷。

“隼。”睦月始声音性感又沙哑:“你打算,从哪里开始?”

霜月隼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有些懵。

睦月始沉默着,一粒一粒地解开了自己衬衣上方的纽扣。

“这里?”睦月始微微把头侧仰,指尖缓缓划过他完美的脖颈,扫到了诱人的锁骨附近。

这让霜月隼想起了昨晚,仿佛还能感受到锁骨伤痕上轻柔又带着刺痛的“吻”,似一股电流,让他激动而颤栗。

“隼,……。”睦月始凑近,低声说了几个字,被头顶飞驰的火车声盖过。

“你说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把黑组拉出来溜了一圈,黑组全体都是猎人的这个设定是一开始就想好的说,因为剧情需要。当然我文渣水平只能尽量不OOC,啊啊,感觉离开车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兴奋ing。

评论(7)
热度(117)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