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8

08  彼岸



“隼,……。”睦月始凑近,低声说了几个字,被头顶飞驰的火车声盖过。

“你说什么?”

“Oh~霜月殿下!前面是霜月殿下吗?”一声大喊打破了两人暧昧未名的氛围。

两人往声源处看去,从街角快步走来一名英伦风服饰的中年男人,大幅度地朝他们挥手。

睦月始放下了手,观察来人。

这也是一名吸血鬼,协会登记在册的英籍血族Roy·Gosse(罗伊·戈斯),诞生于古老的英格兰七国时代。

“噢,莉莉丝在上,我以为您忘记了约定的时间。”罗伊摘下了爵士帽,露出卷卷的金发,朝两人施了一个绅士的礼节,“霜月殿下,还有这位猎人先生,欢迎来到夜之城。”

“罗伊·戈斯,夜之城的地方行政长官。”霜月隼简单的介绍之后,以亲密的姿态靠近了睦月始,对罗伊笑道:“睦月始。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哦,罗伊。”

“哦,您确定他不是最危险的人吗?”罗伊彬彬有礼地微笑着,那双红色眼睛中却没有半点笑意。

“放轻松罗伊,你该带我们去资料室了。”

“好的殿下,为了完成您下达的任务我已经五天没有合眼了,如果这位不是您所属,我真想饱餐一顿再睡个好觉。”

“He's mine。”

“Oh,真可惜。”罗伊耸耸肩,又重新戴上了帽子。

 

“146年前到今日凌晨零点,所有霜月与绯月家族的资料我们都没有放过。”罗伊带两人走入了一间宽广的现代化资料室,说话之间他已经灭了灯,监视墙上海量的屏幕逐一点亮,显示着所有街区的录像资料。

他熟练地将中间的屏幕放大化,切换成了一份文件。

这是一份判决书。

 

血族长老院与猎人协会合审判决书

 

经审理查明,绯月凛在1966年11月1日凌晨3时,盗走霜月焰的武器溟链,并于当日凌晨4时杀害纯血血族霜月宗吾情况属实。

依照《血族条例》第5条:不得以任何形式伤害、杀害纯血血族的规定,判决绯月凛死刑。

执行人:霜月焰

是否已执行:是

(完成归档)

 

“绯月凛已经在1966年被处决,他能死而复生,不如让我相信兔子不吃萝卜。”罗伊摁下遥控器,跳出来霜月焰的加密资料:“我知道你们想问,执行人为什么是霜月焰殿下对吗?哦,这真是一出令人遗憾的悲剧。”

资料上明确地记载着1870年,当时还未婚的绯月焰在战后废墟中救下绯月凛,经初拥仪式后,把绯月凛登记成为绯月家族的一员,而后于1966年1月嫁给霜月宗吾,易姓霜月。

睦月始看着那几行文字,思考道:“是霜月焰放过了他?”

“当我知道绯月凛还活着的时候,与您的想法完全相同。毕竟绯月凛是她的后裔不是吗?”罗伊点了点遥控器,资料滚动到后半段:“不过,当时有血族长老院以及霜月家族的十个人,都亲眼目睹了执法现场,绯月凛被刺中心脏,变成了一团泥沙。而在三天后,霜月焰选择了自尽,在霜月宗吾的衣冠冢前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噢,我记得当时霜月殿下才足月大呢,也就是隼殿下的父亲。”

“霜月焰……殉情?”

“也许吧。”罗伊顺口回了一句,注意到霜月隼正在低头沉思,看不清表情。他开口问道:“霜月殿下,要是没有别的问题,就进入下一项了,我不能保证什么时候会沉睡过去。”

“哦,好。”霜月隼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罗伊继续划过了几十页资料,停留在了一张照片上,“这是三个月前,夜之城城东拂晓商场门前的影像,虽然他只停留了半秒钟,也逃不过我的双眼。”

“拂晓是我家的产业。”

“他到这里做什么?”

“找不到霜月殿下的祖父母,就想找霜月殿下报仇?”

“没有这么简单。五天前他才对隼开始下手,一定是在准备什么。”

霜月隼对睦月始笑了笑,走到沙发上优雅地坐下,“始,可以倒杯咖啡给我吗,我有些困了。”

“两杯,谢谢。”罗伊咽了咽唾液,“说了太多话,真的很渴。”

睦月始若有所思地看了二人一眼,转身去了隔壁的咖啡间。

“你好像不喜欢始。”霜月隼懒洋洋地,周身的气压沉了下来。

罗伊行了一个礼,拿出了一张打印好的照片,“我想看到这张照片,您一定能理解我不喜欢他的原因。”

霜月隼毫不在意地看了一眼那张照片。

只是一眼,他就呆住了,心脏在那一瞬间忘记了跳动。

这是一张清晰度极高的照片,照片上的两个人呈现着绝对亲密的姿态。

冬雪飘落在睦月始的身上,轮廓像是渡上了一层银色,温柔的微笑浮现在嘴角,另一个男人眉清目秀,眼角下的泪痣惹人怜悯,正为对方拾取掉落在衣肩上的雪花。

照片上纷纷扬扬的大雪,证明时间已经过了大半年。

“他早就见过绯月凛。” 

霜月隼忽然感到有尖锐的东西在左胸的地方划过,一下一下,血痕淋淋,支离破碎。

“他瞒着我一定有原因。”

好像一旦承认了什么,坚持多年的情感就会崩决坍塌,万劫不复。

“霜月殿下,不管您有多喜欢他,我也会劝告您,血族与人类之所以和平相处上百年,也是无数看不见的鲜血换来的。我不希望您还未觉醒之前,就成了猎人的牺牲品。”

“我……”

听到隔壁自动门打开的声音,霜月隼手中的照片消失了,他依旧懒洋洋的,似乎很专心地在看屏幕,听罗伊详细地解说,但实际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你要的咖啡。”睦月始在他旁边坐下,看他转头闭上了眼睛,一副快睡着的样子,忍不住揉了一下他的发,“隼,别在这里睡。”

“噢,比起之前,两位可能更想知道药的事。”罗伊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再摁了摁遥控器,画面切换成一篇图文资料,出现了一瓶药丸和几张周身结冰,尖甲漆黑的吸血鬼。

“这瓶药是我昨天才拿到的,莉莉丝在上,差点没把我的命搭进去,吃过这瓶药的血族,会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强大的能力,但在药效之后,身体就会化成白沙,彻底死亡。”

“烟花。”睦月始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词。

“您的形容很贴切,睦月先生。”罗伊把资料往下滑,是一些夜之城为“家养的人类”准备的药物贩售点,“这种药其实除了能让血族快速死亡以外,也能延缓极小一部分血族的生命。”

“血液凝固混乱症。”

“睦月先生真是博学。它在药店和人类的感冒药一样合法销售,当然不会有副作用,让血族变得六亲不认的,只是近三个月的一批次。”罗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接下来,我要告诉两位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

睦月始道:“坏消息。”

“OK。好消息是我们找到了他们制药的地下工厂,就在知立市的垃圾场地下。”

睦月始看了罗伊一眼,后者继续道:

“而坏消息,昨晚查到的五个嫌疑联络人,在夜之城的城门口,发现了他们的血液残灰。绯月凛联络人的线索全部中断。”罗伊关掉显示器,房间的灯光逐渐变亮,“我想他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行动,才会慌忙灭口。”

“当务之急,是要快速出击,把药厂捣毁,以免牵连无辜。需要通知春他们。”睦月始做下了决定。

“联络人呢?”沉默半晌的霜月隼突然问道,“是谁在给绯月凛传递消息,掩盖身份,提供资金?”

“回去问问春,或许他们有查到其他线索。”睦月始拍了拍隼的肩膀,示意他该出发了,快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隼的声音。

“始,绯月凛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霜月隼望着他的背影,像平常一样地笑着,不知为何,罗伊觉得他笑得有些勉强。

睦月始停下了脚步,顿了顿,“……谁知道呢。”然后没有回头,径直离开了资料室。

“如果有新的进展,我会及时汇报。”罗伊弯腰恭送霜月隼,“无论如何,请您一切小心。”

 

两人再次回到夜之城的大街上,空荡荡的,大多数吸血鬼已经在此刻熟睡。

街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睦月始走了很长一段,才觉得有些奇怪,奇怪的原因,是平时黏着他话唠的隼从出门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说。

出乎意料的安静。

“隼,你的血族症状已经越来越明显了。”他观察了一阵,总算找到理由打破了诡异的沉默。

“呵呵呵,始,你是迫不及待了吗?”

“我只是想提醒你,离血月之日还有一周的时间。”

“啊说起来,那天还是我们Procella的巡回演唱会的日子。”

“我会在的。”

“始。”霜月隼站在原地,双眼因为困意显得迷离,“我不想等到那天了。”

“隼。始祖的力量对于猎人协会而言是巨大的威胁,如果走漏消息,将是两族战争的开始。”

睦月始四下看了看,明明是顺着来时的路,身旁的风景已经完全不同,“从哪里回去?”

“始,陪我走完这条路,就告诉你出口在哪里。”

睦月始朝前方望去,曼珠沙华轻轻摇曳,如烈焰流火,却怎么都看不到路的彼岸。

他心念一动,回答:“好。”说完朝霜月隼伸出了手。

“始……”

“你不是困了吗?这样,就能闭着眼睛。”

“嗯。”

霜月隼慢慢扣住了那只手,感觉到对方的手紧了紧,手心传来了温热的暖意,脚下的步伐无意识地跟随着。

霜月隼笑了,亦如往常,迷人可爱。

无羁而坦荡的情感在这一刻被融化,只觉得用尽所有的爱,不过是为了这一点点微小的回音,就算被欺骗、被背叛,也依旧心甘情愿。




—————————————————————

还以为会写到关键剧情的,果然还是高估自己了,

下一章应该能写到了_(:з」∠)_

【感谢大家能追到这里,故事的主线已经明晰了,关注发车的同时也关心下剧情吧啊哈哈(^o^)/~

有人说人物关系很混乱,其实特别简单啦

绯月焰(霜月焰),霜月宗吾,是隼的爷爷奶奶。

绯月凛是绯月焰婚前收的后裔,算是焰的养子。

评论(5)
热度(117)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