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09

猎人与吸血鬼的设定。

前八章指路: [1]  [2]   [3]  [4]  [5]  [6]  [7]  [8]

———————————————————

09  问情


“这和我们来时的路不一样。”

睦月始与霜月隼站在一座巴罗克式的建筑物面前,看上去像历史悠久的教堂,当然睦月始认为血族参拜的绝对不可能是耶和华。

他不知道霜月隼在想什么,其实他很少去猜霜月隼的想法,比如现在。

到达目的地,睦月始打算放开牵着的那只手,可刚一松,又被他抓了回去,十指扣得紧紧的。

“教堂”的大门被不知名的力量打开,睦月始看了身边的人一眼。

“它照样通往我的城堡。”霜月隼笑着回答他的问题,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无数月光透射过室内的彩绘花窗,映照在正对大门的一副巨型挂画上。

画中,美丽的白衣少女被罂粟和玫瑰编制的花环包围着,丝绸般的红发垂腰而下,少女柔和的赤瞳如同精灵王国的宝石,仿佛编织着一张情网,让人失魂落魄无法自拔。

“哼哼,国王陛下是看莉莉丝公主入了迷吗?”

“这是英国画家罗赛蒂的作品,我记得在梵蒂冈博物馆里。”

“美丽的事物应该被更多的人欣赏和瞻仰,而不是锁起来腐朽成灰。”

霜月隼与他走在挂画下,拧开了一扇印着霜花的门扉,门后是一条漆黑的地下通道。

“它通向哪个房间?”

“呵呵呵呵,是卧室里柔软的大床上,还是花园里樱花树的树洞呢?我也不知道哦,始。”霜月隼拉着他走了下去,“来跟我经历一场奇妙的冒险吧!”

“喂,隼!”睦月始被顺势拉向了黑暗中。

一片漆黑的地下通道里,睦月始刚开始还能看清他的轮廓,直到失去了最后的光感,只剩下手中冰凉舒适的温度,和前方规律的脚步声。

这条路漫长而幽深,仿佛永远也到不了尽头,睦月始有一种错觉,是不是牵着这只手,就会这样一直走下去……

“好想能这样一直走下去呢,始。”霜月隼停了下来,接着是开门声,“真希望这里不是终点。”

光源从黑暗的罅隙中穿透而来,睦月始闭了闭眼,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这时,霜月隼已将他拉近了光源处,身体跌进了一团软绵绵的物体中。

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两人在一个密闭狭窄的空间里,周围成堆的衣物触感和镂空雕刻的花纹,说明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间衣橱。

望着衣橱外童话城堡般装饰的房间,和床上熟睡的小女孩娜娜,睦月始轻声说道:“我们应该换一个出口。”

他们的确回到了霜月府邸,只是进错了房间。

“入口关闭了。”霜月隼拍了拍衣橱壁,那里已经没有任何痕迹。

“隼,你先从我身上起来。”睦月始叹了口气,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悠然惬意的人。

霜月隼贴近他的耳边,悄悄道:“好啊,始吻我一下的话。”

他笑吟吟地看着睦月始,打算就这样赖在他身上。

“隼,起来。”睦月始再次唤了一声,低沉的嗓音略显压抑,他深幽的紫眸闪着微光,含带危险的讯号。

“始,你真的不试试吗?我的……阿伯拉尔。”霜月隼低声引诱着,双唇距离对方的只剩下一寸,他像可爱的小动物般,眯了眯眼睛,主动贴上了睦月始的双唇,只是轻轻碰触,便赶紧逃开。

就在霜月隼想要离开的瞬间,睦月始的左臂环勾住了他的后颈,两人的双唇又立刻重叠在一起。

睦月始的身体猛得倾压过来,霜月隼跌倒在衣物中,两人瞬时交换了位置。

“咚!”整个衣橱剧烈地晃了晃,床上的小女孩睁开了眼睛。

“唔……”

睦月始覆上他的唇,粗暴地啃噬着,这个吻既疯狂、暴力,又充满着惩罚的意味。

“始……”嘴唇被啃咬得生疼,才想要提醒他别咬出血,睦月始的舌尖就侵入进来,毫不客气地吸卷住他的舌头,摩擦舔舐,舌尖浓烈地相互缠绕着,湿漉漉的声响搅得他有些头脑微醺。

睦月始不断吸吮着他的舌头,右手抓紧了他的双手反扣在他身后,左手还托紧他的后脑,深入发间,让他有被霸占、控制和侵犯的感觉。

“啊哈……”被反复吮吸的嘴唇变得越来越红润,吐出的气息也变得灼热,睦月始的舌尖轻柔划过他的上颚,令他身体陡然一颤,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

“啪嗒!”

衣橱门被打开,房间的亮光照在他们身上,身着睡衣的娜娜惊讶地望着两人,呆愣在原地,连血族礼仪都遗忘了。

放开了他,睦月始终于结束了绵长的深吻,他无视旁边的人,轻抚着霜月隼润湿的唇,沙哑地道:“如果我是阿伯拉尔,绝对不会让爱洛伊斯殉道。”

霜月隼耳尖微红,眨眼一笑,“至少他们偷情不会被发现。”

“……霜月大人,打……打扰你们了!”不知道为什么高贵的纯血和最可怕的猎人会藏在她的衣橱里亲吻,但她没有任何权利过问,脸烧得犹如熟透的苹果,“我……我去换个房间!”

“不用了,娜娜。”霜月隼还没来得及劝阻,她已经跑了出去。

“砰!”房门重新被关上。

“啊~始,你吓跑了可爱的小公主。”

“她的实际年龄不是27岁吗?”说话之间,睦月始已经跨出衣橱,一眼扫过房间里的所有事物,目光停留在梳妆台上的一瓶药上。

霜月隼依旧躺在衣橱中,眼角还泛着迷离的微红色,“对于血族来讲,她只是个初生的婴儿。”他侧过身,一手枕在下巴上,悠闲地看着睦月始,“始,你是喜欢我的吧?”

拿着药的手顿了顿,睦月始回头对他道:“这瓶药也是绯月凛制造的,按剩余的容量,娜娜应该已经持续服用了大半个月。”

“我喜欢你哟,始。”霜月隼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自顾自地说着,伸手点了下自己诱红的唇,甜美的悸动从被吻上的那一刻传达至心里,直到此刻,他都有一种幸福的错觉。

“我知道。”

睦月始放下了药瓶,背靠梳妆台,看着他的眼睛,语气显得温柔而疏离:“隼,你希望我怎么回应你?……拒绝你,讨厌你,喜欢你,还是……我爱你?”

霜月隼坐起了身,“始——”

不等霜月隼开口,他继续道:“我们永远都在对立的一面。你本来可以成为真正的暗夜君王,让人类都变成你的家畜,使所有人臣服。可是你喜欢我,我很自私地利用了这一点,遏制了你觉醒的时间,让你在弱肉强食的吸血鬼世界里,成了一个弱者。我会救你,陪着你,只是因为我站在了人类的立场,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我们人类自己。不吸血也好,当偶像也好,配合调查也好,你做的很多事,都是为了不让我两难。但是……隼,为什么我会值得你喜欢?”

霜月隼一瞬间沉默了,他从来没想到睦月始会正面回应他,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像谈判一样的方式,站在猎人和血族的角度去剖析他的感情。

隔了许久,睦月始叹了口气,准备离开房间,转身走了几步,霜月隼喊道:“始!”

“始,值得我喜欢。”霜月隼碧色的瞳仁里,映着对方颀长俊朗的身影,有些许水气氤氲成雾,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反常地抓紧,“不需要始的回应,你做你的猎人,你的偶像,我只要知道我喜欢你就好了。让睦月始知道有个叫霜月隼的吸血鬼喜欢你就好了。可是,你对我笑的时候,和我牵手的时候,还有吻我的时候……”

“对,我喜欢你。”不等他说完,睦月始便开了口。

他甚至没有转身去看霜月隼,“那又如何呢,你拥有永恒的生命,我在你的世界里,最终连记忆都不会留下。”

“啪!”门再度被关上。

霜月隼将脸埋在手心中,抑制不住发出了笑声,轻声念着那个人的名字:“始,始,始……”

过了好一阵,他才猛然想起了什么,快速掏出了手机,给睦月始发了一封邮件。

“叮。”邮件传送成功,几下敲门声传来,霜月隼微笑打开了房门。

 

睦月始正在书房中与Gravi的其他五人找寻线索,从夜之城得到消息后,他下令弥生春和皋月葵重点排查五十年前的资料,卯月新和如月恋翻看近一个月霜月家所有产业的视频录像,寻找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

“看这里!”

弥生春指着一页泛旧的黄皮纸,上面记载着绯月凛曾经患过disorder of blood coagulation.也就是血液凝固混乱症,那时候制药技术没有如今先进,是由他的长亲霜月焰用纯血延缓病情。

“和娜娜一样。”

睦月始觉得思绪如麻,那一丝头绪混在其中,差一点就能理清,“他绝对不会只是报复霜月家这么简单。”

『霜月隼,你的身体迟早属于我。』

他要隼的身体做什么?

『我已经为你找了最合适的血液,焰,你等我——』

睦月始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难道他想复活霜月焰?”

“他不是恨霜月家吗?”弥生春奇怪道,“况且还是霜月焰亲手杀了他。”

“那他为什么活了过来?”睦月始几乎非常肯定,“资料记录,绯月凛执行死刑后,霜月焰足不出户,在第三天才自杀在霜月宗吾的衣冠冢前。她用了三天的时间,复活了绯月凛。”

“滴滴……”睦月始手机传出声响,他打开了邮件。

『始,是我哟。

  能听到你的回应真的太开心了。

  我不认为生死是我们之间的阻碍,如果你害怕被忘记,那就签订血契吧。

  这样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尽管只有短短百年光阴,我也足够了。

  没有始的世界,我大概会疯掉的。

  因为有这样的不死之身,无法逃离无休无止的永远,最后,所有的快乐都只能在记忆中找寻。

  我不想在记忆中找你,然后逐渐忘记你,那是我自己都害怕的事。

  始,很多时候,我都想把你变成血族,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

  我是纯血呢,就算你化为尘灰,我也可以像祖母复活绯月凛一样,复活你。

  永远爱你的隼。』

“隼……”连招呼都来不及打,睦月始转身跑出了房间,迎面撞上了刚要进门的榊先生。

“睦月先生!”榊先生焦急道,“少爷不在了!血液的气味消失了。”

“什么意思?”他预感到一丝不安。

“刚才我闻到了少爷的血的气味!”榊先生拿出一部屏幕带血的手机,上面的锁屏画面是两人一次户外广告的合照,“我寻着味道到了娜娜小姐的房间,只看到了这个。”

“……娜娜呢?”睦月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发抖。

“不在。昨天服侍娜娜小姐吃药后——”

“绯月凛!”睦月始紧握着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露出血丝。

绯月凛不仅抓走了隼,还抓走了娜娜。

“他果然是想复活霜月焰!用隼和娜娜复活霜月焰!”

他以最快地速度冲出了霜月府邸,奔向了那辆停在草坪中的直升飞机,不管身后队员和家仆的呼喊。

……隼,你等我。



————————————

终于说开了(谈个恋爱怎么这么麻烦,直接拖上船啊 x


评论(10)
热度(134)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