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10

猎人与吸血鬼的设定。

前九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刺心



遇见你的最初,在决绝的雪夜。】



痛。

突如其来的,心脏骤停的极痛,伴随着血液流尽的寒冷,霜月隼痛呼着,猛然睁开了眼。

像极国的雪夜,暗灰色的雪花从漆黑的幔幕中飘落下来,纷纷扬扬,永无止境地穿过破败的枝桠,降落在他雪白的发间,静悄悄的包围着,如同要将他一点点地吞噬。

“这是梦吗?”霜月隼趴在雪地中,看着自己依旧是七八岁时那双小小的手,困惑地想。

这座荒芜的树林里,凶恶的追兵消失了,黑衣的猎人也未曾出现,空荡荡的树林中,渺无人烟。

霜月隼呵出一口气,刺骨的空气流进肺部,让他禁不住咳嗽了一声。

连声音也变成了七八岁。

霜月隼觉得十分奇怪,他站起身走了一步,脚下的积雪瞬时化为厚厚的冰层,隐约还能看见冰层下暗淡的霜花。

很奇怪的梦。

霜月隼心生疑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他。

他一步步向前走着,漫无目的地走动。时间一步步地推移,天空中下落的雪花越来越多,密密匝匝,霜月隼紧了紧眉头,冒着大雪继续前行。

——总觉得,有什么在前面等我。

霜月隼加快前行,脚下的冰层逐渐开始融化,他心中没来由一阵恐慌,一阵狂风袭来,卷起无数风雪,那些风雪逐渐凝聚成型,筑成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影。

睦月始站在黑夜中,朝他微笑,纯黑的睫毛上覆着一层薄雪,显得那张轮廓更加柔和。

“始!”霜月隼直奔向他。

然而睦月始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全身上下渐渐透出殷红,血液从身体各处渗出,沿着双腿流淌而下,漫延在积雪上,绘出了一副诡异地图案。

“始!!”霜月隼冲上前大喊,想要救他,然而就在他伸手抓住睦月始的一瞬,面前的人如萤火泡沫,一碰就散了,彻底消失在狂风暴雪中。

“啊!!”霜月隼惊醒坐起,脑袋没来由地一阵眩晕。

“啧,终于醒了。”

听到一个不耐烦的声音,霜月隼抬眼看去。

这里是一间竹子搭建的棚屋,看起来像进山狩猎者的临时住所。

高大修长的黑衣人旁边,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顺直的黑发,紫色的双眼,和那一身印着紫蝶的和服,霜月隼立刻认出了,这是他昏迷前见到的那两人。

三天前,是他的应该觉醒的日子。

血族的成人仪式上,他从地下室的通风口里逃了出来,却遭到了猎人追杀,被那个男人所救。

然后呢?他痴痴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始,给他些吃的。他看起来还没有觉醒的征兆,需要人类的食物。”成年男人吩咐结束后,就离开了房间。

哦对,他叫始,我记得那个人之前也这么叫他。

男孩递给他一袋面包和一瓶牛奶:“父亲说,你太弱了。”

“他是……”霜月隼说了两个字立刻闭了嘴,嘶哑的声音让他自己吓了一跳,只能小声说了句谢谢,接过食物吃了起来。

霜月隼虽然饿了三天三夜,吃得却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斯文有礼。

男孩皱皱眉,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你是我见过最弱的吸血鬼。”

“我不是吸血鬼。”霜月隼很委屈,他打翻了母亲为他准备的血。他没有喝,就还不是血族。

“你是。”男孩非常清楚吸血鬼与人类之间的界定,但还是奇怪这只小白毛,为什么身为吸血鬼,却没有尖尖的獠牙,也没有穷凶极恶的表情,甚至指甲也修理地十分干净整齐,细细的指节让他想去捏一捏。

“始,我的手指怎么了。”

“哦。”反应过来,睦月始已经捏着那只小小的手指,柔柔地,软软的,脆弱的感觉。

脆弱得想去保护。

他很快收回手,一本正经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刚才出去的大叔这样叫你。”

“那是我父亲。”你应该尊重他……

“他说我太弱了。”

“你太弱了。”

霜月隼瘪瘪嘴,喝了一口牛奶,“始也很弱。”

“我叫睦月,睦月始。”他重复着。

“睦月啊,真好呢,父亲和母亲常常提起你们。”霜月隼露出了笑容,白皙的脸红了红:“始能告诉我名字,是个好人。”

“这不是重点。”睦月始扶额,“你为什么能做到这么随意喊别人的名字?”

“你也叫我隼,这样就公平啦。”

“我没有打算和吸血鬼搞好关系。”

“……哦。”

睦月始收走了他手里的空牛奶盒,扔进了垃圾桶,坐在旁边的草席上,一声不吭地擦拭着一把匕首。

 

过了很久,睦月始抬头见床上的小孩已经睡着了,嘴角还挂有残留的面包屑。

他皱了皱眉头,觉得那面包屑着实碍眼。

“不要吵我……”碰到霜月隼嘴角的时候,他嘀咕着,睦月始的手停了停。

霜月隼没有醒过来的迹象,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睦月始逗弄之心大起,戳了戳他的脸蛋,又摁了摁他的鼻尖,抓起了他一把软软的白发,揉了又揉,似乎不满睡觉被打扰,霜月隼朦胧地说了句:“再一小会。”

睦月始看他并没有睁眼,继续揉搓着他的头发,仿佛上了瘾,一次又一次,只是力道轻了一些。

“砰!”一阵凛冽的风雪冲进门内,救他的黑衣男人去而复返,睦月始快速缩回了手。

“父亲。”

黑衣男人掀开了草席,揭开一块可活动的竹板,一边说道:“那群老不死的找来了。你带他走,执行计划,别让任何人提前找到他,包括霜月家。”

“是。”睦月始收敛神情,摇了摇霜月隼,他依旧熟睡。

“真是心大!”睦月始一把将他拽起来背到了肩上, 走向了竹板下的通道,他停了下来,回头说:“我也可以战斗。”

“交给我,你就带着这只小鬼,好好地夹着尾巴藏起来。”

“哼,希望你不要被那群饥饿的吸血鬼撕碎。”睦月始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通道。

“始!”男人叫住了他,“如果出了意外,首先保住你的性命。这次跟血族的长老谈判,好歹有始祖这张王牌。不过就算谈判破裂,我们也没什么好怕的。”

不用管这只吸血鬼吗?也对。

“我知道了。”

他背着霜月隼,在匕首柄端摁了一下,顿时照亮了通道的路,未曾察觉身后,被白发遮盖住的碧色眼睛悄悄睁开。

霜月隼安静地伏在他背上,听着他近在咫尺的呼吸,有一种莫名地安全感。

虽然从睦月始和那个男人的对话听出来,他随时可能成为弃子,但他依然相信这个人会保护自己。

毕竟他摸着我的头,很让人安心呢。

霜月隼这样想的时候,睦月始停了下来,喃喃自语:“父亲说的应该是这里了。”

霜月隼抬眼,一间空荡荡的石室出现在眼前,石墙上印着一轮赤红的残月,地面上有奇异的符文凹槽,上面有暗红的印迹。

睦月始蹲下将背上人放在了符文中央,看着紧闭着双眼的男孩,“你醒着。”

“猜对了。”霜月隼笑开了眼,像是正在玩什么开心的游戏。

“霜月隼。”睦月始抽出了匕首,干脆利落地,刺进了霜月隼的心脏!“对不起。”

 


“啊!!”尖锐的疼痛猛地刺穿了他的心脏!

霜月隼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慢步走向他的木屐,视线向上,绯月凛身着和衣对他盈盈微笑,“痛醒了?我可爱的侄儿。”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地下室,充满了浓郁的鲜血味。

看着霜月隼动了动,他又笑道:“说了多少次,不要浪费力气,焰的溟链就算是纯血也无法挣脱。”

霜月隼的双手腕被溟链悬挂在半空,缠在手腕的锁链生出一排排细刺,密密麻麻地扎进手腕间,延手臂流下无数条血痕。

他的四肢已经僵硬麻木,更痛苦的,是心口刺入的利剑,约有四尺长,穿透他的身体,心脏的鲜血顺着后心的血槽滴入他脚底的血池中。

昏倒的那一刻在脑海里重现,他不过是喝了娜娜的茶,醒来之后就到了这里,双手被缚,每隔一小时就被利剑刺入心脏——这样的取血方式,绯月凛想复活哪个血族?

霜月隼第一次产生了骂人的想法,他才告诉了睦月始所有的秘密和心愿,还没得到他的答案!

可他现在,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脸上完全失去了所有血色,嘴唇与喉咙干渴的要命,几乎要裂开来。

“还是不愿意喝吗?”绯月凛端着一个高脚杯,少女的鲜血在杯中轻轻摇晃,“虽然这对复活焰没有影响,但我还是好心劝诫你,你也不想在睦月始找到你的时候,面对的是一只没有理智的怪物吧。”

霜月隼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下,听到睦月始的时候有了一点反应。

“你好像一点也不害怕。”

“他会来。”他的声音生涩难听,完全不像一个国民级的偶像歌手。尽管失去了优美动听的嗓音,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得清晰肯定。

绯月凛望着那双眼睛,像是澄澈的湖泊,无惧无畏的宁静,没有一丝动摇。他忽然觉得失去了兴趣,手一扬,那柄短剑收回到他的手里,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霜月隼的心脏以看得见的速度愈合着,这一刻,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至心脏,填补血液的缺失,霜月隼整个人都在痉挛抽搐,眼前的视线发黑,陷入窒息的痛苦,脑中像是有什么绳索断开了一般。

已经过了多久了?刚开始他还数着心脏被刺穿的次数,到后来,他开始失去意识,醒过来的时候,回忆里总会多了一些东西,就像——他曾经失去过这段记忆一样。

此刻,霜月隼再次处于极度痛苦的状态,正在恢复的心脏又痒又疼,脑中的血液被抽空,似是又要回到那个他刚才做的噩梦中。

——不,这不是梦!

 

“啊!!“心脏流出的血流向地上铺设的符文凹槽中,符文在那一刻变得鲜亮,被符文束缚的霜月隼根本无法动弹。

方才还一脸笑容的霜月隼再也笑不出来,睦月始动手的时候,他还来不及惊讶,一道冰凉的刺痛就从心脏扩散到全身,整个人都被钉死在了地板上。

“痛,好痛啊……!”

“始,你跟他们一样,也想杀我吗?”

“始,痛……”

“讨厌你!啊……!”

好疼,像要被撕碎了!

“痛……放了我……”

“始……”

疼到极致的生理泪水沿着眼角流下,霜月隼伤心地看着他:“始,我,我不是吸血鬼……我不是……”

“闭嘴!”睦月始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发抖的手,耳边抽泣的声音让他太烦心,吸血鬼的始祖竟然是这副模样,还以为是能与父亲浴血奋战的强大敌人,结果,他竟然产生了想保护这只吸血鬼的想法,简直荒唐!

“始,好痛……”霜月隼的声音抽噎着,珍珠一样的眼泪不断滚落,“为,为什么……”

“封印始祖的力量。”睦月始手摁着匕首,一动不动,眼睁睁地看着血液一点点填满凹槽。

“我不是……”霜月隼昏昏沉沉地说着,脸色渐渐发白。

睦月始皱了皱眉:“再一会就好。”

“放过我……求你……”身体越来越凉,感受到死亡的临近,霜月隼放弃了辩解,不断地哀求,“始,求求你……”

“救我……”

“……睦月……救救我……”

霜月隼的逐渐目光涣散,到最后,弱不可闻的哭求也消失了。

“唰!”睦月始抽出了匕首,完成了封印始祖力量的禁血阵,只要再呆上12个小时,始祖的力量就会被完全封印,再将这只吸血鬼送回霜月家,两族之间的协议也会达成。

他松口气,推了推躺在血泊中的男孩,“已经好了。”

没有任何回应。

“霜月隼?”他将匕首收了起来,准备踏出满是血的符文阵,转身之际愣住了。

他看到霜月隼心口的鲜血还在不停地朝外涌动,溢出了阵外,没有一点愈合的迹象。

而他的眼帘静静闭合,没有了呼吸,心脏早就停止了跳动。




————————————————

这段时间在国外,更新的有点慢。

第一次尝试一个人的双线并叙,大隼捅刀小隼回忆杀一起写,希望没混乱。

捅刀不是我的本意,所有的秘密就快揭开。

预告始隼豪车即将发车

请要上车的乘客按顺序排队……

评论(11)
热度(136)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