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11

猎人x吸血鬼 / 睦月始x霜月隼

前十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初吻


“怎么……会?”

睦月始用双手慌乱地捂住他的心口,仿佛这样就能阻止流淌的鲜血。

“喂,喂!”

为什么不愈合?

温热的血不断地从指缝溢出,睦月始大声喊他,想从死灰色的脸上找到这个人还活着的讯息。

“霜月!”

你不是吸血鬼吗?

他托起霜月隼软弱无力的脑袋,死命捂着他的心口,却无法挽回他渐渐流逝的生命。

“不要死!”

睦月始设想过很多种吸血鬼始祖的样子,青面獠牙的恶鬼,人面兽心的伪君子,亦或是皮下白骨的女人,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人。

这个和他同龄的,甚至还未曾真正接触这个世界的人。

有符合年龄的天真,还对他毫无戒心的笑。

他甚至觉得,父亲是不是错将普通的人类交给了他。

动手的那一瞬,他没有半分迟疑。可现在他在害怕,他似乎能感受到曾经旺盛的生命之花,在他的怀中慢慢枯萎……

“你不能死……”

霜月隼的身体越来越凉,无助和恐惧在睦月始心上蔓延。

他忘记了这双手已经跟随父亲斩杀过多少吸血鬼,他不懂什么是同情怜悯,却在这一刻害怕了,害怕这个人不再对他微笑。

他还没有允许他可以叫自己的名字,怎么能就这样死?

“嗤!”一道刀划破皮肉的声音。

“啊……”睦月始皱着眉,满是血的手心被他用匕首划出一道裂开的皮肉,鲜血从手心中滴落。

睦月始半抱着怀中的纤细的身体,鲜血一点点落在他的唇边,顺着嘴角滑落。

这样不行。

他干脆让霜月隼整个人靠在他身上,一手捏着他的下颚,将血喂到霜月隼的嘴里。

一点一点,一滴一滴。

那些鲜血入口之后,霜月隼的身体开始有了微弱的变化——伤口逐渐缩小,头发以缓慢的速度增长,脸色越发地白皙,那张开的嘴唇中,两颗虎牙也愈发趋于吸血鬼的形态。

——这才像吸血鬼的样子。

看到他的变化,睦月始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在睦月始的常识中,吸血鬼受重伤后只要喝了人血,就能立刻复原,所以他很小就开始学习古武术不让吸血鬼近身,更不用说是这么危险的距离。

在他的怀里,毫无防备地喂养着一只吸血鬼。

他们的食物是人血,不知道有没有人拿吸血鬼当做宠物?

其实养一只这样无害的吸血鬼,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就在睦月始异想天开的时候,怀中的吸血鬼睁开了眼睛。

 

察觉到霜月隼苏醒的时候,已经晚了。

睦月始方才感觉到怀中的人动了动,接着便被一股大力击倒在地。

只觉一阵眩晕,他的眼前出现一只极快的手,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长长的指甲嵌入皮肉,浸出五道血痕。

忽如其来的窒息感让睦月始顾不得身后撞击的疼痛,他睁着双眼,看到一双璀璨晶莹的碧色瞳仁,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

那一刹那的震撼失神,让他错过了最好的还手时机。

睦月始想掰开他的手,然而大脑缺氧无法供应双手的力量,他无法呼吸,无法挣脱,直到失去意识。

像捕猎一样,等待猎物昏死之后,再慢慢食用。

面前的吸血鬼舔了舔嘴角,松开了手,像是对待美味一般,先凑近用鼻尖闻了闻,血液的芬芳香甜让他十分满意。他伸出舌尖将猎物脖子上的血痕舔舐干净,不一会又溢一些出来,重复地舔舐了好几次,他发出了低低的不满声,干脆一口咬上了睦月始的颈动脉!

“咕噜,咕噜”,双手禁锢着猎物的身体不让他逃走,霜月隼大口地吞咽,享受用餐的过程。不多时,胃里充盈着饱腹感,他放下了食物,咂咂嘴,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很甜,很好吃。

看着睦月始的颈项还在不断地流出鲜血,他觉得很是浪费,本能地咬破自己的舌尖,在他受伤的地方又舔又涂,始祖的血液进入睦月始的皮肤下,伤痕迅速消失。

这是我的食物。

应该做一个标记。

霜月隼抓起睦月始的头发,趁舌尖的伤口还未愈合,他用嘴唇贴紧了睦月始的,以特殊的节奏,一滴一滴,将血送入睦月始的体内。

“轰!”石室的门打开,随之而来的是凌冽而愤怒的杀气!

标记还没有完成,霜月隼就被一条长鞭击中,他还没来得及放下猎物躲避危险,就被黑衣人踢翻在地,紫色长鞭幻化为匕首钉住他的手腕和心脏,地面的符文也有了微弱的亮光。

“嗤!”另一只手腕也被匕首插进了符文中,男人将睦月始一把捞入怀里,去探他的呼吸。

“呼,还好。”他看着地上不断挣扎的吸血鬼,说道:“让他单独执行计划,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

“……呃……父亲。”睦月始转醒,见到男人十分沮丧:“任务……失败了。”

男人抓乱了他的头发,嘲讽道:“还好我来得及时,不然就得多杀一只吸血鬼了。”

“什么?”

“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他把血给你,是想把你变成同类吧?哦,他还顺便夺走了你初吻。”

“……”

“不用担心,禁血阵会连带他的记忆一起封印,没人会知道。不过这次出了点岔子,封印估计只维持一段时间。”

“多久?”

“唔,十年二十年吧。”男人摸索着下巴,思考道:“只能找个人看着他,他的力量一旦觉醒,我们就没有任何筹码对付血族了。”

“那就交给我吧。”

“你能看住他一辈子?你要知道,就算用上猎人的所有武器,也杀不了他。”

“至少我活着的时候可以。”

睦月始看着地上挣扎的白发少年,在符文的束缚下,吸血鬼的特征逐渐消失,没有了黑长的指甲,也没有了尖细的獠牙。

过了好一阵,霜月隼停止了挣扎,逐渐陷入沉睡。

霜月隼双眼轻闭,睫毛微颤,胸膛微微起伏,真如睡着了一般。

“看来老祖宗的符文确实有用。”男人把霜月隼提了起来,扛到肩上,轻松地道:“任务完成!”

 

十二个小时以后,霜月隼睁开了双眼。

他躺在一辆豪华的轿车中,旁边的小桌板上放置着一杯牛奶,榊先生在前面稳稳地开车。

是被找到了吗?

晕倒在雪地中真是可笑呢。

他坐了起来,望着车窗外流逝的景象,忽然觉得心中空了一块,无比难受。

 

 

“前方二十公里处,就是知立市的垃圾场,现在开始寻找合适的停机地点。”

蔚蓝的苍穹亮得刺眼,轰鸣的直升机引擎声震耳欲聋,一架印着霜月家徽的直升机毫无顾忌地横穿京都市区,以每小时280公里的极限速度飞行,到达了名古屋的知立市。

榊先生坐在副驾驶,带着监听耳机熟练地操作着卫星地图。

平时他都是坐在旁边的主驾驶位置上,然而现在那个位置坐着另一个,比他更加心急如焚的人。

榊先生试图联络过霜月家主和夫人,但夫妻二人常年在国外周游世界,不知道这时又在哪里游玩,只能留言告诉他们少爷遇到了危险,而目前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身边这位猎人先生。

睦月始操纵控制杆,按照榊先生的指引,飞往垃圾场附近的停机坪。

“准备下降!”

他的手很稳,十分用力地攥紧控制杆,眉心紧蹙,想到霜月隼可能会遭受到的折磨,他心如油煎,恨不得立刻将绯月凛挫骨扬灰,救出霜月隼。

“哇啊啊!始前辈,慢一点!”

直升机猛地减速下落,Gravi的队员抓紧了座椅扶手,急坠的失重感让如月恋尖叫起来。

停机坪附近,茂密的树冠因直升机急速下降产生的气流,飒飒震起一圈圈的波浪,直升机刚刚停稳,睦月始与Gravi的五位队员便飞速奔向垃圾场的方向,留下榊先生随时待命。

“根据地图显示,绯月凛的制药厂就在这栋楼的下面。”到达目的地,弥生春观察手中的电子地图,这份电子地图是夜之城的执行官罗伊提供,他查出绯月凛的制药的窝点和藏身处,很大可能就在前面这栋废弃的仓库中,“虽然还没有到晚上,大家也要小心。”

望着即将下落的夕阳,师走驱捏了捏拳,“速战速决。”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知立市,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如果需要分开行动,就用无线电波及时联系。”皋月葵指了指挂在耳朵上的麦克。

卯月新带上了特制的猎人手套,“一定要救出隼桑!”

“谢谢。”

“别那么说,始。”

“隼桑也是我们尊敬的前辈啊!”

睦月始看着一直陪伴他的队员们,一时竟说不出更多感激的话语。

他呼出一口气,面色沉静,走向那栋废弃的仓库:“行动!”

隼,我来了。




————————————————

周末啦!争取多写一些!

我们的目标是:吃肉!

评论(10)
热度(125)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