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月歌同人 ツキウタ。《First Eclipse(初蚀 )》13

猎人x吸血鬼 / 睦月始x霜月隼

前章回顾:[12]


13  回归


罗伊怎么也没料到,睦月始能活着出来。

他在知立市垃圾场那所仓库的地下室里,布置了完美的陷阱,只要睦月始一踏进大门,仓库里的三百多个“实验品”都会苏醒——那是他用药物培养的,最强的血族战士。

睦月始与队员们刚进入地下仓库的时候,身后的机械门就自动关闭上了锁,所有的通讯设备也都屏蔽了信号。

“陷阱!”黑暗中,睦月始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下一刻,他就抱着身边的师走驱侧翻到一旁,躲掉了从头上砸下来的巨大铁箱!

“铛!”接二连三的巨型铁箱轰然落地,里面发出了拍打和嘶喊的声音,犹如被困已久的野兽,它们急需找到出口!

“咔!”一根指甲戳穿了并不坚固的铁皮外箱,随之将箱子的一角撕开了一条裂缝,伸出了狰狞苍白的手!

睦月始抽出匕首,声音冷静:“准备迎战!”

“这次应该不会只是逮捕了吧?”皋月葵开着玩笑,对于猎人来讲,抓活的吸血鬼可比斩杀难多了。

“依据条例313条,对于失去理智的吸血鬼,必须清除。”

如月恋咬着一口白牙,苦笑道:“春桑,这次的工作量太大了!”

“听声音有上百只?”

“新桑,不用这么兴奋!”

“哇啊啊,出来了!”

铁皮外层被尖锐的指甲抓破,涌出了数不清的丧失理智的吸血鬼!

睦月始镇定地迎上那名冲在最前的吸血鬼,匕首直取对方心脏,溅出来的鲜血顺着他的发丝往下滴落到脸颊,他用指尖拭去,冷静地看着眼前的血族瞬间化为尘灰。

接下来的两天三夜,他们陷入了苦战。

除了要迎接吸血鬼们一波又一波的猖狂攻击,他们还缺少食物和水,高强度的战斗使六人的体力消耗得很快,弥生春与皋月葵还负了伤,引得吸血鬼们更加疯狂。

到后来,他们蹲在一个角落坚守,夜晚全力抵抗,白昼奋战斩杀,花了整整两天三夜的时间,杀尽了那些猖獗的吸血鬼。而后,榊先生动用了霜月家族的私人力量爆破大门,他们才得以重见天日。

睦月始在得知情报错误的同时,他便猜测情报提供者罗伊,才是他们一直在找的吸血鬼被杀案件的罪魁祸首。后来榊先生提供的证据,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这家制药厂背后的资金运作,都由夜之城的一家酒店中转,而这家酒店背后的老板,正是夜之城的行政长官罗伊。

没有半点迟疑,睦月始直奔目的地。

尽管三天都未曾合过眼,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但他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留下了受伤的弥生春与皋月葵,剩下的三名队员跟他一起来到了夜之城的酒店中。

因为是白天,大部分的吸血鬼都在沉睡,没人见到他们。

四人潜入酒店的时候,意外幸运地见到了罗伊。

罗伊犹如闲庭散步般,哼着古老的爱尔兰的小调,也许是最大的隐患已经铲除,让他放松了警惕,浑然不觉身后跟着四名猎人。

睦月始交代年少组的两人在外接应,带着卯月新悄无声息地尾随罗伊到了一间隐秘的地下室中。

然后,他从门缝中看到了那个人。

睦月始头脑深处窜出尖锐的嗡鸣,时隔多日,再次看到他,心犹如被针尖密密麻麻地反复扎下。

整个人被悬吊着,衣衫碎裂浑身是伤,如同流尽了身体里所有的鲜血,只剩下一张惨白的脸,目光涣散,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那是在喊他的名字。

ha……ji……me……

他再也忍不住,夺过卯月新的猎枪,踹开大门的同时,朝罗伊和绯月凛连射了三发子弹!

罗伊捂着血流如注的肩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闯进来的人,下一秒,睦月始又抬起了枪,一发出膛!

罗伊以血族的速度,都只堪堪躲过了那一发子弹,并不是他不快,而是睦月始惊人的预判能力,知道他会从哪个方向躲避,这让活了上千年的罗伊第一次对猎人产生了害怕的情绪。

绯月凛在两人进来的瞬间就动手了,收回了武器溟链决定先发制人,哪知卯月新比他更快!银织的软手套抓住了绯月凛的手腕,遏制住了他抢先的进攻。绯月凛手掌剧痛,被手套抓破的地方成了散雾,无法凝聚成形,溟链对人类而言也只是普通的链子,让他十分恼火。

睦月始对卯月新的及时训练,总算有了成效。

睦月始几次三番和绯月凛交手后,记住了他的出手方式,演练给队员们采取应对的措施,而这次他们在仓库中恰好发现了残留的“血液凝固症”解药——将吸血鬼的细胞分解扩散,对于绯月凛的“无形”之态,正是阻止他凝形最好的药物。

卯月新看了一眼身边的队长,这一次,睦月始只是举着枪,却迟迟没有动作。

溟链收回的时候,罗伊比他快一步接下了霜月隼,他毫不掩饰对罗伊的愤怒与嫌恶,用枪指着那个把霜月隼当作护身符的人。

“真是不友好的打招呼方式。”即使身受重伤,罗伊也保持着绅士的微笑,掐紧了霜月隼的脖子,“猎人先生,你是来找霜月殿下的吧,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没有谈判的必要。”睦月始的手稳稳地瞄准着他的心口,同时也是霜月隼心脏的位置。

他的用余光随时观察着霜月隼,越看越是担忧心疼。

从他进门开始,霜月隼一直低着头,没有看过他一眼。

即使近在咫尺,思念也如浪涛般将他淹没。

想他充满仰慕和深情的目光。

想他比火还要炽热的爱语。

想他俏皮的尾音,无数次念他的名字……

“心疼了?”看出睦月始脸上微表情的转变,罗伊露出吃惊的神态,“我不得不惊讶了,猎人竟然真的会爱上这个叛徒。”

睦月始的冰紫色眼眸骤然变冷,“你太自恋了。”

“NO,NO,NO,叛徒不是我,而是我们的始祖大人。爱上一个人类,本来就是原罪,是血族的羞耻,况且这个人类还是一个猎杀血族的猎人,简直是对整个血族的背叛!”

“轮不到你们来管。”

罗伊的伤口仍旧不断在流血,虽然对吸血鬼的生命没有大碍,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渐渐减弱,他看着那边被卯月新压制得死死的绯月凛,提议道:“一换二如何?”

用霜月隼来换他们两个人的安全,他想睦月始应该会同意。

“我拒绝。”话刚说完,睦月始已经开了枪。

子弹穿过霜月隼的胸口,打进罗伊的心脏。

枪打出去的一瞬间,他飞奔而上接住了失去支撑的霜月隼。

“隼!”

血液从左胸的伤口汩汩喷出,霜月隼努力睁开无力的眼,嘴唇哆嗦,睦月始抓住他的手,冰凉得如同尸体的温度。

罗伊的身体从心脏开始逐渐化为尘烟,他惊恐地大吼:“不可能!”

“你为什么没死!你为什么不死!”看着伤口又重新开始愈合的霜月隼,他几近疯狂地用血池的血去填补自己心口越来越大的窟窿,然而于事无补,协会配备的武器,是可以斩杀除了纯血以外的任何吸血鬼。

“纯血,可恶的纯血!”罗伊活了几千年,一个血族中的贵族,从来都是别人臣服于他,直到他遇到了纯血,那种天生存在在血脉中的威压,每次都压得让他抬不起头。

凭什么?

血族中都是活得越久力量才越强,凭什么纯血会是一个例外?

是不是只要干掉这个纯血中的君主,就可以重新洗牌这个世界?

然而没有答案了,他的声音已经随着身躯一起散落成了尘沙。

 

睦月始开了枪之后,就没有再去注意过罗伊的情况,他小心翼翼地环抱着霜月隼,深怕碰到他的伤口一般,尽管他的伤势在外表看来已经完全好转。

“啊……”突然,霜月隼发出了一声哀鸣,那是他从来没听过的声音,极度沙哑。

“隼!”

“……”霜月隼没有回应他。

“始前辈,隼前辈没事吧?”卯月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们必须尽快离开。”睦月始拿出怀里的小血瓶,喂他喝了下去,而后轻轻抱起霜月隼,转身去看卯月新的情况。

卯月新此刻正与绯月凛僵持着,他杀不了绯月凛,只能阻止绯月凛不去影响睦月始救人。

绯月凛的双臂半隐半现,如同尘埃一般无法凝聚,不过他倒是淡然自若地说:“你们杀不了我,也摆脱不了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用了什么药物,但是迟早我会再次复原。”

他的目光越过卯月新,落在睦月始怀中的人身上,“始祖的传承记忆里一定有复活的方法,不然焰也不可能让我重生,让他告诉我。”

“如果……不告诉你真相,你会永无休止的……缠着我吧。”睦月始的怀中发出的低哑的声音。他低眼看去,霜月隼一边说着话,血渍一边沿着嘴角滑下。

“隼!”

霜月隼望着他担忧至极的眼神,嘴角弯了起来,“别担心,始,就是……内脏还没完全复原。”

“你果然是知道的。”绯月凛瞬移至他身边,睦月始在他动的同时一个回旋踢正中绯月凛的肩膀,绯月凛被打得退后半步,暂时不再靠近。“告诉我,我就不再缠着你。”

霜月隼伏在睦月始的胸口,忍受着身体自我自愈的痛楚,睦月始慢慢蹲下,将他放在怀里,轻抚他的背部,让他好过一些。

好一会儿,霜月隼才慢慢抬起头,不答反问:“你知道,她为什么要复活你吗?”

“因为她爱着我,就像我深爱着她一样。”涉及到霜月焰的问题,绯月凛非常确信。

“不。她讨厌你,比谁都更憎恨你。”霜月隼声音沙哑,听起来恨意十足,“你杀了我的祖父,所以她才亲手杀了你,再让你重生。”

“哈哈哈哈!霜月隼,你以为这么荒谬的答案我会接受?她杀了……等等,你说,当年处刑的人,是她?!”

那个行刑的人,下手狠辣,毫不留情。那个人带着面具,只露出一双憎恶、愤怒、又无比绝望的双眼,用行刑的斩血剑在他身上刺了数不清的血窟窿,他痛得只想求饶求个解脱的时候,那一剑才从心脏当胸穿过。

绯月凛想起那一幕,如同一盆冰凉的冷水从头泼下,只听霜月隼继续道:“你知道纯血最大的悲哀吗?是永无止境地活着。为此她花了上百年的时间,制作出了可以杀死纯血的武器,她打算用这条溟链,来终结自己的生命,可是他遇到了祖父。我不知道他们有多相爱,但我知道,祖父成了她活下去的理由,而你,把这一切都结束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绯月凛不停摇头重复,脑海中使劲搜索他们相爱的证据,却发现她的焰,从来没有给过她任何回应。

“让你失去所爱,无形无体,不老不死,只能永无休止的活着,永恒的时间,永恒的静止。这才是她对你最大的报复。”

霜月隼的声带渐渐复原,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又有了熟悉清亮的尾音,睦月始却皱着双眉,似乎想起了什么,看了他一眼。

“复活一个血族确实需要这个人的血,她怎么得到你的血我不清楚,但是你现在从哪里找她的血?”霜月隼看着他绝对不信的模样,说道:“我并没有欺骗你的动机。如果你不死心,完全可以去查证我说的真假。”

“不会的……我那么爱她,我那么爱她……”

绯月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等了五十年竟是这样的答案!他神色苦楚,头部忽然疼痛欲裂,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啊……!”像是头脑受到了撞击,他虚捂脑袋跌跌撞撞地,下一秒就化为尘烟消失在了房间中。

“他离开了?”卯月新还有些发蒙。

霜月隼说道:“已经走远了,我感觉不到他了。”

“你能感觉到他?”睦月始的语气有些凉凉的。

霜月隼不以为意,“嗯,我在很短的时间里潜入过他的意识,看到了他的一些回忆。刚才也是我用了古老的血咒,短时间他会失去血族的能力。”

“血咒?”

“刚刚有的,可能是始祖传承的能力。”

“你应该休息。”睦月始抱着他站了起来。

霜月隼搂紧了他的腰,抱怨道:“都怪始,你还真的开枪。”

“是你说可以,我就这样做了。”睦月始侧过了头,招呼卯月新离开。

“呐,始,你是给我喝了你的血吗?嘴里甜甜的呢。”

“别说话,睡觉。”

“果然是始的血,我才会好得这么快的吧,哼哼哼,虽然你不承认,但是这样的始我也最喜欢了。”

“闭嘴。”

“啊,工作落下了好多,我还来得及去巡回演唱会吗?”

“来得及,至于落下的工作,好好加班弥补吧。”

“诶,不要啦,始……”

“……”

 

睦月始等人并没有去霜月家,而是回到东京的月之寮。

夕阳下落到了地平线的时候,正是Procella的队员们完成工作回到宿舍的时间,为了不让他们看到几个“血人”,他们从后门进入,直接上了三层。

睦月始将霜月隼抱进了自己的房间,很轻地放在了沙发上,他想去洗个澡,可霜月隼把他搂得紧紧的。

“放手了,隼。”

霜月隼牢牢地抱着他的腰:“嘻嘻,好不容易才有抱紧始的机会,我不会放手的哦。”

“隼。”睦月始顺势俯下身,声音低沉:“一身血污,可不能上我的床。”

“始……”霜月隼发愣的一瞬间,睦月始趁机脱离,走进了浴室。

随后弥生春敲门而入,“隼,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你到我的房间去吧。”

“还是一样专制又狡猾的国王大人啊……”霜月隼发了一句感叹,看到弥生春肩上被医用胶布缠了好几圈,伤口已经经过了处理,不禁感激道:“春,谢谢你们。”

“这次我们收获很大,通过罗伊查出了很多事,剩下的都交给协会处理了。”弥生春笑得很开心:“隼回来真是太好了。我从来没见始这么紧张一个人,以前就算队员陷入困境,生死关头,他也没有这样着急过。”

“是嘛……啊,啊哈!好想和始一起洗澡啊……”

 

等霜月隼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睦月始已经侧躺在床上熟睡,床边放着一杯空空的牛奶杯,那是睦月始的睡前习惯。

连续多天的极限战斗,终于放松下来,睦月始睡得很沉,连怀里钻进了一个人也没有察觉。

霜月隼慢慢贴近了他的身体,闻到了他身上沐浴后的清香,激动地眯了眯眼睛。

然后,他抬起他的掌心,五指默默蹭过他的指缝之间。

温暖的掌心,温暖的怀抱,近乎被宠溺的感觉。

他用视线描绘眼前这个人的轮廓,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长而浓密的睫毛,笔挺的鼻子。

还有樱花般淡红色的嘴唇。

忽然想咬一口。

霜月隼像偷吃奶酪的小动物,非常小心地朝他的双唇靠拢,感受到了他近在咫尺的呼吸,呼出的热气游荡在他的脸颊上,刚要咬下去的时候,那张唇开了口:

“黑田,别闹。”

只是嘀咕了一句,睦月始伸手揉了揉他的发,下巴枕着他的头,牢牢地箍紧了他的身体,让他不得动弹。

喂,始,我才不是那只兔子啊!

他略微挣扎,睦月始只是把他抱得更紧,霜月隼不得不放弃了偷吃的计划,乖乖在他怀里躺着,没想到一闭上眼,就真的睡着了。

两人依偎着相拥而眠,像一副安静幸福的水彩画。

过不久,沉睡的国王大人微微弯起了嘴角。

整幅画就这样生动了起来。




——————

下章开车,请系好安全带。

———————————

PS: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一直追到了现在,并且不嫌弃我莫名其妙的剧情和私设以及突如其来的OOC。

目前这篇已经接近尾声了,但我对始隼的爱会一直存在,不出意外会写新的梗,在那之前会放出设定。

不能保证肉能完全满足大家,但是我会竭尽全力炖好的!

评论(10)
热度(160)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