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欺诈游戏》 01

财阀少主睦月始  X 身份百变的霜月隼

 ————————


一  遗落的明珠(1)

 

盛夏六月,是爱琴海最美丽的时节。

无数的鲜花沿海绽放,人们穿着泳衣畅游在五色的海洋里,任由晶莹剔透的海水拍打着脚踝。不远处是萨洛尼卡最大的港口,一艘巨大的白色游轮停栖在海边,一共有十二层高,即使是白天,里面依旧灯火辉煌,码头的其他船只已经被遣离,整座码头广场铺上了鲜红的地毯,在阳光的直射下反射出刺目的光芒。

一声汽笛声鸣响,沿着码头的公路缓缓驶来几十辆高级轿车,依次在红毯旁停下,帅气的男士为车内的贵宾们弯腰开门。

是的,这群前往游轮的乘客,一眼望去,皆是名爵贵胄,商业巨贾,社会名流,他们受比利时艾丽公主的邀请,前来参加这位刚满20岁公主的生日宴会。

虽说是一位女孩的生日,却汇聚了如此众多的名人前来参加,他们除了真心祝愿公主美丽快乐之外,还互相期待着与其他平常难以邀约到的人们相见,也不知会有多少交易会在这艘游轮上约定成章,多少政商婚约会在这里促成,多少政策会因权势利益而改变。

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事。

“隼,他们来了。”

游轮十层,一个不起眼的货舱口上,被打开了一条缝,一根细长的高倍望远镜悄悄地伸出了窗口外。

“哦哦,她的闺蜜茉莎也来了,这位卢森堡的公主前段时间不是还在和艾丽抢一家国际上市公司的股权吗?”一头橘红色发色的年轻男人随意扎着小辫,单眼睁着通过望远镜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名人们。

在他身后是大大小小的生活用品储藏箱,一一有序的摆放,箱子顶上露出一截白色的裤腿,在空中晃荡着,同时传来了箱顶上青年的话语:“唯一能让女人之间的友谊破裂的,只有男人。”

红发男人撇了撇嘴,“你是说前段时间,为了你和好朋友千樱酱绝交的那位格雷小姐?”

“那是她误会了,我对每一位女性都很温柔。”摇摆的裤腿交叠起来,变成了翘着的姿势,声音也随之俏皮起来,“毕竟我是优雅美丽的魔王。阳,你要知道,如果不能引人堕入地狱,那我的生意就不用再做下去了。”

“是,是,魔王大人,你的目标好像来了。”名叫叶月阳的男人专心盯着镜头,码头上,身着black tie礼服的几个颀长的男人跨步走向游轮,为首的男人非常年轻,一头柔顺的黑发,英俊端正的五官,一丝不苟的气质,脸上保持着迷人的微笑,但仔细看却会发现,他的笑容并未达到眼底,十分地冷淡,也十分的严谨。

这是他们今晚的目标,用更简单粗暴一些的话来说,这是他们今晚的肥羊——他们将盗取睦月始送给艾丽公主的生日礼物,一顶以铂金、钻石打造的王冠。

王冠由七个国家的顶级大师雕刻精制,错落有致的樱花沿着冠沿层层叠叠攀爬至顶,再由剔透无暇的钻石串联而成,仿若爱琴海的轮廓与浪涛,仅仅是这等工艺,已经价值不菲,然而这些都比不上王冠中心的那颗钻石,约有婴儿拳头般大,传说是拜占庭王国时期,从克里特岛来的萨拉森人四处抢夺,得到了这颗钻石,敬献给了国王,后来国王请了几十名工匠日夜不停地打磨成形,送给了最爱的小女儿,可惜小女儿天生体弱,没过多久过世了,而这颗钻石也从此下落不明。

“你是说那个神秘的男人?”翘脚的腿停止了晃动,声音变得认真了。

“啊,艾丽公主亲自来迎接了。”

“让我看看!”白色的身影移动到叶月阳的身边,轻而易举夺走了他手中的军事望远镜。

只见镜头中那个年轻男人正温柔地抬起了艾丽的手,轻轻一吻以示礼节,再说了一句什么,盛装打扮的艾丽公主笑得花枝乱颤,亲热地挽起男人的胳膊朝游轮上走去。

忽然,那个男人朝镜头处看了一眼,带着好奇和探究。

幽深的紫色双眸冷不防的和他对上,仿若心中被重重一击。

他赶紧别开了眼,转头问叶月阳:“望远镜有反光?”

“不可能,隼,这是德国的军事望远镜。”叶月阳靠着窗户,只能从缝隙中看到远处高级轿车蚂蚁般的挪动而至,他忽然有些不确定,“这次我们真的要出手?那个男人的资料你还没查清楚吧,除了知道他叫睦月始以外。”

睦月始,年龄仅二十岁,掌控着整个睦月家族的财团经济,登过无数大小杂志,因为英俊的外表和出色的经济手腕,加上没有任何绯闻,可以说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

虽然像他这样大多数的名人,背后都有不可见光的事,比如肮脏的交易,暴戾的性格,低俗的人品,亦或是家庭暴力,滥交,甚至乱伦。

但在他们搜集的资料中,只有睦月始的基本资料,无法知道性格、爱好、兴趣、以及资产,隐私这块更是一片空白。

干净的可怕。

一个人真的自律到这种地步,只能说他是个极端的完美主义者。

“我喜欢安逸,更喜欢挑战。”霜月隼收回了军事望远镜,一摆手就消失在了手中,他对叶月阳眨了眨眼,“准备我们的表演吧,就要开始了。”

 

为了庆祝艾丽公主的生日宴会,比利时国王一点也不吝啬,任由爱女奢靡挥霍。这艘游轮上不仅有享誉世界的交响乐团,米其林三星主厨,伯爵的私人调酒师,更有时装秀,花样滑冰,慈善捐助拍卖会,爱尔兰舞蹈,魔术表演等节目,供尊贵的嘉宾们欣赏。

“shun,你能来真是太棒了!”奥菲莉亚·格雷是英国伯爵的女儿,穿着一身长曳的波西米亚晚礼服,将玲珑有致的身段凸显,名贵的环圈耳饰随她的走动闪耀。在前一个月才和兔川千樱断绝好友关系,只因为她看到兔川千樱竟然背着他和霜月隼喝咖啡,熊熊的嫉妒之火爆发,致使这段友谊就此破裂。

“亲爱的格雷小姐,见到您很高兴。”霜月隼用侧脸轻轻碰触对方的脸,双手虚抱在她的细腰附近,随之恰到好处的分开。

“说了多少次,叫我奥菲莉亚。”见到霜月隼,奥菲莉亚非常开心,除了无可挑剔的长相,他最喜欢霜月隼的绅士风度,不卑不亢,进退有度。可是霜月隼的态度既是吸引她的地方,又令她苦恼,什么时候她才能打破这层好朋友的关系,成为霜月隼的情人?

“您今天很漂亮,我想加上一个头饰,会让您变得更美。”

一朵美丽的紫罗兰忽然出现在了眼前,透过花蕊看到那双碧色微漾的眼睛,奥菲莉亚捂心一笑,抬起了头,“噢,shun,你总是给我惊喜。”

“为格雷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霜月隼为她将紫罗兰插在发鬓处,搭配上这朵紫罗兰,奥菲莉亚立刻显得高贵典雅,不得不说霜月隼的眼光的确很好。

“shun,你完全可以做我的私人设计师。”

“噗,难道我们要在这条狭窄在走道上谈天说地吗?”霜月隼笑着岔开话题,“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格雷小姐喝杯咖啡,在节目还没开始之前。”

今天的惊喜实在太多了,奥菲莉亚十分乐意地回答:“当然,顺便说一句,我非常期待你的表演。”

“哈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术师。”

“别这么说,我是你永远的观众。”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咖啡厅,霜月隼尽量不露声色的打听睦月始情况,奥菲莉亚如同倒豆子一样,将知道的事全说了,霜月隼收获了一个重要的讯息——睦月始有一个婚约者。

“这当然也是谣言。他自己也没有承认,说不定根本没有这个人呢。”奥菲莉亚身为贵族,最不喜欢的就是被金银腐蚀的商人,但说起睦月始的态度也带着憧憬,“听说他会参加十一层的拍卖会,自己也带了珍贵的东西来展出拍卖,不过我已经决定看你的表演,就不去拍卖会了。”

霜月隼得到了这个信息,觉得没有必要再逗留,简单地找了个借口离开,找到了叶月阳。

“我们要改变一下计划,先不去拿王冠了。”

“什么?”叶月阳很纳闷,他们的雇主明明要的就是那顶价值连城的王冠。

“我们在十层表演,拍卖会在十一层,生日宴会在夜晚露天的甲板上举行。”霜月隼用笔三两下就绘出了游轮的结构图,“你认为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下手?”

“最好是魔术表演的时候。”叶月阳撑着下巴,认真思考,“如果在宴会之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王冠掉包,当然是最理想的计划,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把王冠藏在了哪儿。”

“如果说家里发现一件贵重物品失窃了,你会怎么做?”

“去确认其他贵重物品的存在!”叶月阳一击掌,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我们先在拍卖会举行的时候,拿了他的东西。只要确认王冠所在,就难不倒你了。”

“嘛,毕竟我是魔王大人。”霜月隼对他眨了眨眼,“尽请期待吧,这将是一场盛大的魔术!”

 

 

 

——————————

时隔多久,终于开新坑了,今天是魔王大人的生日,魔王大人生日快乐!

最近家里事情多,一遇到空闲日子就出门旅游了,果然还是对魔王的爱能催我赶紧动笔……

新坑开启,又开始了自我鞭挞的日子。 

依旧鞠躬,谢谢大家的支持!


另外上一篇《初蚀》有计划出本子,已经写完一万五千字的豪车番外,大家可以期待一下=3=

评论(9)
热度(130)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