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欺诈游戏》02

二  遗落的明珠(2)

 

高空铁笼逃生,是魔术表演中难度最高,危险系数最大的其中一种。

因为在表演的过程中,魔术师会进入狭小的铁笼里,之后助手将铁笼用黑布笼罩,悬吊在半空中,这只是第一步。接着,用十八根铁刺依次刺穿铁笼,这需要魔术师高超的避让技术和助手零误差的配合,不过对于霜月隼来讲,这种魔术对他毫无挑战性。

他唯一需要做的,只需要离开观众的视野,使用他与生俱来的魔法,就可以完成惊险刺激的所有魔术奇迹。

游轮十层的舞台爆发出一阵欢呼,霜月隼刚完成一件奇妙美丽的视觉系魔术,整个观众席上都飘落着鲜红的玫瑰花瓣,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接下来,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来了!”

主持人随着工作人员推入了一辆装载着铁笼子的小车。

“shun!Oh!别进去!”奥菲莉亚坐在首排的贵宾席上,捂着嘴惊呼。

两道追光灯束照在英俊的魔术师身上,他闲庭信步地进入了铁笼里。

“哇,这个笼子非常狭窄。只容得下一人并脚站立,当然仅限霜月先生这样的身材。”略微壮硕的主持人幽默地讲解,但即便如此,也无法缓解紧张的气氛。

“接下来铁笼将会被黑布完全遮盖,再由十八根铁刺从六面分别刺穿,哦,我想如果在里面一定会被扎成刺猬。”主持人一面解说的同时,霜月隼将双手伸出铁笼外,以示铁笼的真伪,助手叶月阳拾起地上密不透光的黑布,朝霜月隼走去。

此时,霜月隼隔着铁笼朝观众席抛了一个媚眼,名媛们被迷得昏头转向。

“看,他在看我!”

“别做梦了,那只是你的错觉。”

黑布掩盖住铁笼的一刹那,霜月隼听见了叶月阳及其细微的声音,“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五分钟内,叶月阳会完成魔术过程,摘下黑布,而在这段时间,霜月隼必须偷走睦月始的拍卖品,再确定王冠的位置,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足够了。”魔术师自信一笑,在黑布完全笼罩的同时,消失在了铁笼中。

 

游轮十一层的拍卖会与十层的魔术表演同时进行,一浪高过一浪的惊呼声并没有传达到楼上安静的拍卖会现场,参与拍卖会的贵宾大多是成功人士和名门绅士,很少去关注少女少妇们爱看的魔术表演。

“恭喜奥威尔先生获得了20世纪伟大的法国画家杜布菲的最后一幅遗作,接下来将要拍卖的,是比这幅画还要古老的珍宝。”竞拍桌上的名画被替换成了一个长方形的木盒,木盒看起来又老又旧,主持人翻开了木质盒子,露出了里面油光噌亮的火枪。

如同烟枪一般细长的棕色火枪保存的非常完好,枪身镶嵌着兽骨和象牙,枪托则装饰着珊瑚玳瑁和深海珍珠,承载了一段中世纪的历史,充满了神秘和激情。

“这是腓特烈·威廉三世的配枪之一,13世纪由西征蒙古军传入阿拉伯世界,被普鲁士王朝改良以后的武器。不过我要说明的是,这是一把仍然可以使用的枪,所以它除了拥有极高的收藏价值以外,是19世纪唯一一把存留在世的活枪!”主持人娓娓道来,语气越显激动,“下面请竞价,起拍200万美金,加拍不少于10万。”

“220万。”

“240万。”

“270万。”

……

一名高挑的侍者进入了拍卖会的后台的珍宝间,只看到一个正在专心致志玩手机游戏的女孩,应该就是这批拍卖会珍宝的看守人。

“这位美丽的小姐,睦月先生打算优先拍卖他的宝贝。”

“没看我正忙着吗?”女孩抬了抬头,发现是没见过的人,想结束这一局游戏再说,然而只不过一眼,她不耐烦的神色就转变成了微笑,渐渐有些痴了,以至于“game over”都不曾在意。

面前的人一头柔顺的白发,完美的五官,碧色的眼眸眨了眨,漾出的眼波像是流进了她的心底,她想这一定是哪位王子或者子爵,如果是模特或者明星,早就登上了各大杂志。

“抱歉。”

“什么?”她反应了过来,脸颊微微红了,“不,不好意思,你刚才想问什么?”

“睦月先生打算优先拍卖他的宝贝。”侍者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我……还没有接到通知。”如果擅自调换拍卖顺序,她会被赶下船的。

侍者拿出了一块牌子,银制的牌面雕刻着此次拍卖会的LOGO,旁边是金色花边,“我就是来通知你的,睦月先生接了一个电话,好像很着急,他想提前结束拍卖会。”

“噢,是这样,好的,先生。”看到侍者的出示物,她没有半点怀疑,能进入这里的,早就是通过了之前的重重守卫,确认身份的人。她走到了里间,拿出了一个密封的方盒,交给了侍者,“说起来,我没有见过你,你是公主的贵宾吗?”

侍者接过了珍宝,摇了摇头,微笑:“不,我是可恶的小偷。”话说完,看守的女孩就昏睡在他的怀里。

“晚安。”

他将女孩放在沙发上,提着方盒镇定自若地打开了房门,却不想与一个人撞个正着。

西装革履,黑发黑眸,五官俊挺的男人。

卯月新!

霜月隼第一眼认出了这个人,睦月始身边的得力助手,可以说是睦月集团年龄最小,但却是跟随睦月始最久的人,不但有可怕的身手,在计算机方面似乎也有所成就。

“……让一下。”

“我想我出去了之后,你就能进来了。”霜月隼并未退让,他可不能让卯月新看到昏睡的看门人。

“……可以的。”卯月新思考了一下,退后了一步,

“谢谢。”

擦身而过的时候,霜月隼回头一笑:“可爱的性格。”

卯月新面无表情,目视霜月隼在拐角处消失,他打开隐形蓝牙耳麦,说道:“始さん,东西被取走了,是一个白发碧眼的男人。”

“拦住他,那不是雪的人。”

“是!”

接到命令的一刻,卯月新几步跑到了转角处,只看到了一堆杂物箱。

这里分明是一个死角,盗窃珍宝的人无影无踪。

“消失……了。”

“有意思。”手机上的三维定位系统,闪烁的红点突然从十一层的走廊瞬移到了十层的客舱仓库,睦月始低声评价了一句,突然站起了身。

“睦月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礼宾部的侍者积极地上前询问。

“不需要,我自己可以处理。”睦月始没有透露珍宝失窃的消息,径直离开了拍卖会。

 

“啊,我讨厌电子密码。”

十层的仓库里,霜月隼蹲在地上捣鼓着密码锁的方盒,由特殊的金属材质做成,密不透风。

他可以瞬间穿越至百米内的地点,但却对任何电子设备无能为力。

魔法与科学,绝对冲突的存在。

他抬手看了看嵌有罗马字母的腕表,五分钟的时间马上就到了,他决定用暴力破开这个困扰他的盒子。

“嘭!”门开了,就在霜月隼起身的同时。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黑漆漆的火枪口,窈窕的枪身装饰着繁复的兽骨和象牙花纹,镶满深海珍珠和珊瑚的枪托正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拿着,下一秒,就抵住了他的额头。

“我想你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对我的东西感兴趣。”睦月始用流利的英语问话,虽然是问话,但并没有给人拒绝的权利。

霜月隼摊开双手摇了摇头,“不,你误会了。”他抬起手,握在枪托的那只手上,感觉到对方右手干爽的温度,魅惑地笑了,用日语轻声道:“我只是对你感兴趣。”

他想用这句话干扰他的注意力,然后用瞬移的魔法离开这里,回到那个狭小的铁笼里,魔术的时间已经结束。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霜月隼发现,他还在这里。

在这个人的面前,他的魔法失效了。

霜月隼尴尬地退后了一步,“呃哈哈,这不是拍卖会上的那把枪吗?”

“它的瞄准精度,火力,射程范围虽然不能和现代的高科技武器相比,但击杀一个盗窃者,还是足够了。”

 

“女士们,先生们!我跟你们一直期待着这一刻!”

魔术表演的主持人非常紧张地望着悬挂在半空的铁笼,此时那些铁刺已经全部抽出了笼子,许多观众垫着脚想从刺穿的破洞中想看到里面的人,可是现场的灯光师十分的狡猾,除了铁笼顶上的追光以外,笼子里黑暗一片,什么都别想看见。

“从他进去以后就没有发出过半点声音,让我真怀疑他在不在里面。”主持人开着玩笑,同时笼子缓缓下落,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他喊道:“由请霜月隼先生!”

黑布安静地罩着,没有任何动静。

“霜月先生?”

叶月阳也死死盯着那块黑布,五分钟的时限已经过去,他知道霜月隼出事了。

因为霜月隼就算失手,也会及时赶回来,完成这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魔术。

除非他遇到了意外。



TBC——————————————

啊啦,这段时间有点点忙,有空争取多写。

评论(10)
热度(88)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