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欺诈游戏》03

财阀少主睦月始  X 身份百变的霜月隼


前篇回顾:[1]  [2]

———————

三  遗落的明珠(3)

 

铁笼中久久没有回音,叶月阳的脚如同钢筋般灌了铅凝固在原地。

主持人尴尬地笑了笑,整个舞台安静了下来,观众起初的高声应和也低了下去。

他抖了抖唇下的小胡子,终于没有了耐心,亲自走上前,大喊:“让我们来见证这个伟大的魔术!”同时掀开了铁笼的黑布!

完了。

叶月阳在那一刻闭上了眼睛。

一瞬全场的寂静后,观众席上爆发出了爆炸式的欢呼声。

“呵……”一声熟悉的低笑在前方响起,叶月阳睁开了眼。

浑身湿透的霜月隼优雅地靠在铁笼旁,水滴顺着湿漉漉的白发滴落在地,他撩了撩额前的发丝,接着,缓缓脱掉了浸湿的外套,露出精瘦的胸膛。

“啊……!”

一阵震耳欲聋尖叫,主持人拿话筒的手不禁一抖,等尖叫稍歇,才继续说下去:“这真是一场奇迹!霜月先生,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我想,一定会和这些水有关。”

霜月隼碧眼微挑,眉色轻扬:“我只是去海里游了个泳,可是我忘了我还穿着衣服。”他拉了拉腰上的纽扣,“啊,裤子也湿了,要不要脱呢?”

“哇……!”

更大声的尖叫震响在表演厅,平日里的贵族小姐哪里还有矜持可言,此刻看着霜月隼的眼神就像饿狼扑食一样饥渴,叶月阳忍不住扶额,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和主持人说了几句话。

主持人立刻会意,打断了名媛们的妄想:“霜月先生真是狡猾,轻易地就回避了我们的提问。”

霜月隼目色光华流转,笑吟吟道,“这次魔术,真是我最狼狈的一次呢。”

霜月隼说的没错,这是自从他“光顾”所有冤大头以来,最狼狈的一次。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魔法会失去作用。

当那支古老的中世纪火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他有一个预感,面前这个人,不会杀了他,但真的会开枪。

他可不想拖着血淋淋的身体出现在舞台上,他宁愿湿漉漉的一身,大不了就是打几个喷嚏。

所以他选择了翻窗,一跃。

抱着那个价值连城的宝盒一起。

“咚!”

他落海的时候,看到了上方睦月始的眼睛。

平静地俯视着他,即使透过晶莹散落的浪花,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道目光,具有穿透力地,直射进了他的心里。

“阿嚏!”

“先前脱衣服展示帅气的魔术师,我想你不需要这杯热茶。”

“阳,我遇到了。”霜月隼脖子上搭着干燥的毛巾,换了一身毫不出众的便服,此刻两人又回到了那个毫不起眼的十层货舱间里。

“遇到什么?”

“克星。”霜月隼一招手,叶月阳手中的杯子缓缓飘离在空中,降落在他面前,绕了一圈又一圈。

“哈?”叶月阳不可思议地张大嘴。他没听错吧,这个魔王不克别人已经是谢天谢地,如果真的有克制这个魔王的人存在,那他真的想祈祷那人赶紧把这个妖魔给收了。

不过这个魔王从舞台下来之后,神色就有些不对,他甚至觉得霜月隼提起那个克星的时候,双眼绽放的光亮,是兴奋的笑意。

“你知道吗?”霜月隼拿起了漂浮的茶杯,翘起了二郎腿,浅尝一口,目光闪动。半晌,他神秘地笑道:“我的魔法……呵,没什么。”

“你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叶月阳走到霜月隼的身后,提起了那个密封的金属宝箱,“不管你有什么麻烦,总算得手了不是吗?”他拿出自制的电子解锁器,宝箱上密码栏的数字开始自动滚动。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事先不给我?”霜月隼瞟了他一眼,注视着密码逐渐停下。

“现在知道科学的重要了?”叶月阳得意地摁下了解锁器的开关。“咔”箱子振动,密码锁应声而开,“你说会有什么宝贝……呢……”

“嘭!”叶月阳打开箱子的一瞬间,货舱的大门被大力破开!

阴暗的走道上,走进来好几人,被船舱走廊的光勾勒成沉黑的剪影。当先一人走入了光芒之下,浑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逼迫感和绝对的存在感。

整个房间一阵静默。

“滴,滴,滴……”房间里两处同时发出了电子声,一处是从箱子里传出来的,另一处则是在那当先闯入者的身后。

眉清目秀面无表情的少年走了出来,手持的定位系统在离箱子越近的时候,滴滴的间歇声越短,无视呆滞的两名偷窃者,他单手拿起了空空如也的箱子,对为首者道:“始さん,王冠不在。”

这个少年霜月隼见过,正是早上才与他擦肩而过的卯月新。但霜月隼并没有注意到他,只失神地凝注着他旁边那双紫色的眼。

明锐,微凉,让人沉沦。

霜月隼心想,这双眼是不是传说中的失魔之眼,就像美杜莎的诅咒,每一次看到,都不由被那双紫眸吸引,美丽得让他移不开眼睛。

听到卯月新的问话,睦月始才侧首看向宝盒,随后扫了面前的两人一眼,平静地吩咐:“那就把人带走。”

霜月隼退后一步,无意间往身后的窗门看了看。

“啪!”手突然被一把抓住,霜月隼被一股大力拉倒了某人的跟前,听到他略带嘲讽的笑:“又想故技重施吗?魔术师先生,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我的所有物,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手上。”

“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答应了格雷小姐,要与她共进午餐。”霜月隼笑着说完了这句话,手被捏的更紧了,他试了试最简单的麻痹魔法,想让睦月始松手,但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睦月始凑近了一步,声音低低传到他的耳边,“你是想向我解释,还是想跟比利时的皇家护卫队谈心?”

双目近距离凝视着幽深的眸子,霜月隼呼吸一窒,埋在心底的弦猛得一颤。

“喂喂!我们是冤枉的!这里面根本没东西!”叶月阳被两名保镖一边架起,一边辩驳着。

“始,交给护卫队吧,公主会原谅你的。”一头黄绿发色的青年开了口,他带着一副时尚的方形眼镜,头发微卷,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儒雅得体。

弥生春。对比这个人外形与资料,霜月隼认出了说话的人,睦月始身边最得力的助手,集团公司的总参谋。这么重量级的人,加上睦月始亲自到来,这次遗失的东西,应该不仅仅是拍卖品那么简单,想起卯月新之前的话,霜月隼恍然大悟!这里面的东西原来是——

看着霜月隼在走神,睦月始微微皱眉,“春,你说的对。”

“不,我有必要跟你解释!”

“那岂不是耽搁你与格雷小姐共进午餐的时间。”

“没关系,我不介意。”

……

 

 

霜月隼站在游轮七层的甲板上,深棕色的木地板、米白色圆柱撑起一座彩色花圃,恰好挡住烈日暴晒的阳光。

睦月始的两名保镖,在他身后寸步不离。

哦,很好,还附带游泳池。 

他转头看着门上的仿制挂画框,蒙拉丽莎的微笑。嗯,这幅临摹的工艺还是差一些。

霜月隼四处观察着,此时睦月始打开了门扉,两名保镖看见来人,躬身退下了。

“你没有逃跑,让我很诧异。”

“这里好吃好喝,景致也不错,比那间黑暗的仓库好多了。”说话之间,霜月隼随意地坐在了池边的方凳前,惬意地抬头,迎着海风,轻细的发丝随风微荡。

“无论你逃多少次,也没有办法离开这艘游轮。”

“别那么霸权主义。”霜月隼指尖一弹,一支玫瑰出现在手中,他轻嗅闻香,“你永远猜不到魔术师会给你带来什么。”

听着脚步声的靠近,头上刺目的光芒被阴影遮盖,霜月隼闭着眼也能感到睦月始在俯视他,他睁开眼,被眼前的状况吓了一跳。

睦月始离他很近,近得两人的发丝都交替在一起,霜月隼甚至能感觉到他炙热的呼吸。

一只手伸进了他的颈窝,带着微凉的温度,霜月隼在这一瞬间失了神。

后来他想起这件事,无比懊悔自己为什么被美色所诱,如果睦月始这时无声无息杀了他,他也是来不及反抗的。

“我不需要知道。”睦月始注视着他每一个细小的表情,忽然微笑,“很适合你。”

“咔。”脖子上被套上了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霜月隼瞬间惊醒,睁大眼捂着脖子上的墨色项圈。

“这是用特殊金属制作的高精密度密码圈,里面有定位系统和微型摄像头。”睦月始退开了一步,拾起地上的玫瑰,看着挣扎想取下项圈的魔术师,淡淡地说了一句,“当项圈被强制破坏,会引发他的自爆系统。”

霜月隼立刻停了手,“这么危险的物品,你应该提前写好说明书。”

“现在我们可以来谈谈了。”睦月始缓步坐下,开门见山:“告诉我,谁让你盗取王冠,换句话说,你受谁的雇佣?”

“这个我不能说。”霜月隼摊了摊手,毫不在意生死的模样,“就算你引爆这玩意儿,我也不会告诉你,另外,接这门生意的只有我一个人,我的助手什么都不知道。”

“好。”睦月始的心情看的出来很好,霜月隼奇怪他这么轻易就不再追问,就接着听到他说:“下一个问题,王冠在哪里?”

“啊哈,那空箱子里真的装的是王冠?”听到睦月始亲口质问,霜月隼终于确认,他拿到的箱子里,应该有王冠的,但在那之前,已经被人截了胡……

“你的意思,是你拿到的本身就是一个空盒子?”睦月始皱起了眉,似乎在思考什么。

霜月隼眼睛一亮,“对,所以你抓我根本没用不是吗?”

睦月始摇摇头,一本正经地无赖道:“我花了七千万美金买下的这顶王冠,丢在了你的手上。你打算用什么赔我?”

霜月隼愕然道:“你是财阀还是强盗?!”

睦月始一笑,转身而去,“看来还是只能把你交给护卫队。”

“喂!”霜月隼叫住了他,头微扬,用手指敲了敲项圈,“你看我值不值七千万?”

睦月始侧首看他,眼神里掠过一丝笑意。



TBC

——————————————

说好勤快更文的,没想到这么久才更一章,最近一直忙着《初蚀》本子和周边特典的定制,所有东西都是我和十九两个盯,时间确实太紧张啦!

不过有个好消息,那就是一切已经就绪了,为了照顾辛苦跑去场贩的同学们,我们还定制了场贩的专属特典哦,鞠躬谢谢大家,预售宣传会在今晚或明晚放出,请期待。

LOVE U ALL

评论(6)
热度(110)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