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欺诈游戏》04

本章有少量新葵,有私设。

财阀少主睦月始  X 身份百变的霜月隼

前篇回顾:[1]  [2] [3]



四  遗落的明珠(4)

 

游轮五层的正厅,是公主举行生日午宴的场所。

睦月始和霜月隼跨过白柱形拱门,进入了富丽堂皇的大厅。来自奥地利的著名乐队正在舞台上演奏巴赫第二协奏曲,轻松欢快的曲调中,尊贵的客人们优雅起舞,名媛们的水晶高跟鞋敲击在拼花木地板上,与节奏相互应和。

“Shun!总算等到你!”奥菲莉亚·格雷手持红酒杯款款走来,身后裙摆拖曳在地,她欣喜地看着霜月隼,“我想你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很抱歉我来晚了,格雷小姐。”霜月隼半弯下腰,抬起了她白皙纤细的指节,用唇轻触上方的装饰戒指,微笑着伸出手:“美丽的女士,在共进午餐之前,不知我有没有荣幸请你与我共舞一曲?”

“当然——”

“啊!”格雷小姐还没碰到霜月隼的手,就见对方被人拽了过去。

“抱歉。”睦月始松开了霜月隼的胳膊,对奥菲莉亚温和地说:“我有重要的事与魔术师先生商谈,不介意的话,请稍等片刻。”

“睦月先生言重了。”奥菲莉亚尴尬地收回了手,而后大方地笑笑:“我在那边等你,shun。”

见奥菲莉亚走远,霜月隼转过头对罪魁祸首说道:“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跟我商谈?是上亿的项目合作,还是你认为偷王冠就在这里?”

“你说对了。”睦月始望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人们,神色平淡,“游轮在上午9点就驶离了港口,拍卖会是11点开始。9点到11点,这个时段,王冠失窃,只能是在这个船上的人。”

“对哦,生日礼物不见了,一会你拿什么献给公主?”霜月隼戏谑地笑:“说不定偷东西的人,只想看你笑话呢。”

“那你为了什么偷王冠?”

霜月隼眨了眨眼睛,“你猜?”

“……”

“这玩意儿有没有注意事项?”霜月隼摸着脖子上轻巧的项圈,疑惑地问:“比如突然自爆什么的?”

“不会。”睦月始微笑着说:“只是,如果找不回王冠,你要为我做事,直到还清你的债务。而这个项圈会一直跟着你,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在我的监控之下。”

“我要是洗澡呢?”

“它具有最好的防水系统。”

“我是说你也看得见?”

“它的影像范围是横向360度,你可以找一面没有镜子的浴室。”

“Oh,我要是和女人上床,那是不是还得关了灯?”

听到这个问题,睦月始明显愣了一下,忽然笑了,“它有光线感知与夜视功能,你喜欢被人观摩的话,我不介意。”

霜月隼微微眯起了眼,看了他半晌,缓缓勾起了嘴角,“你之前的样子,让我以为你在吃醋。”

睦月始并未理会他莫名其妙的玩笑,只是轻哼一声,“一会我的人会给你一份资料,只要你找到王冠,我们之间的帐就一笔勾销。”

 

舞会还在继续,公主的生日祝福仪式会在晚宴开始前举行,在此之前每一位来宾,都可自行取用来自米其林主厨的昂贵食物。

霜月隼找到了奥菲莉亚,挑选了一处望得见海景的餐桌,慢悠悠地品尝着鱼子酱沙拉。

他一面回应着奥菲莉亚的热情,一面无意间打听着睦月始的劲敌,但奥菲莉亚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对商业金融,经济斗争并不在行。在她看来,全世界所有的公司都巴不得和睦月集团合作,霜月隼只能与她讨论其他的话题,关于冰岛的欧若拉,或者是日本的樱花节……就在两人相谈甚欢之时,宴会厅的角落里突然发出了很大的争执声,虽然很快被音乐掩盖,但霜月隼还是注意到了。

“失陪一下。”霜月隼离开了餐桌,循声而去。

站在角落里的几个人是他认识的人。

卯月新正在与一名中年男人对峙,身后护着一名金发蓝眼的美少年。

是知名曲作家迪克森,以及偶像歌手皋月葵。

看着卯月新护住皋月葵,怒气冲冲盯着迪克森,霜月隼笑了笑,这个呆呆的男孩竟然还有表情如此丰富的一面。

“对不起,新他不了解情况,请原谅他的莽撞。”皋月葵想走到前却被拦的死死的,看起来样子很着急。

“葵,你没错,为什么要道歉?”卯月新认真严肃,“已经拒绝他了,他还强迫你唱歌,这是他的不对。”

迪克森冷笑:“为公主送上生日祝福,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事,你竟然不愿意?”

皋月葵摁下了卯月新的手,上前鞠了个躬,“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歌手,还不配在这个场合唱歌。非常,非常地抱歉。”

“果然有了靠山,拒绝别人也是毫不手软啊。”迪克森抄起了双手,他所说的靠山,是演歌界的一位神级人物明石海,几十年前成名,这次公主邀请他来参与,完全是因为明石海与比利时国王是至交好友,而皋月葵深受明石海的喜爱,才偶然上了这艘游轮。迪克森撇了撇嘴角,“我还听说,你拒绝了公司为你定制的新曲。”

皋月葵一惊,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听他接着道:“不过是一个出道不久的后辈,你这么狂妄,以后可没人帮你再写歌了。”

卯月新眉头一皱,迪克森的语气明显是威胁,也是给皋月葵的最后一个台阶。作为知名音乐人,迪克森交友广泛,如果皋月葵这次不接受他的要求,以后很难在歌坛立足了。可皋月葵只是深深的弯下了腰,把头埋得更低,“让您失望了。”说完转身跑出了宴会厅,卯月新正要跟上的时候,恰好撞上了拦住他的霜月隼。

“让开!”

“你没有东西给我吗?”霜月隼记得睦月始说过会给他一份资料。

“没有。”卯月新看了他一眼,匆匆追了上去。

霜月隼摸着下巴,望着远去的两人,肩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隼!”

霜月隼回头一看,叶月阳穿了一身黑色燕尾服,看起来精神焕发,“我就知道你一定没事,你看,他们知道抓错了人,没有为难我,还送了我一套新衣服。不过你也太过分了吧,明知道我担心你,你还在和名媛佳丽悠闲地吃午餐,诶不对,我为什么会担心你啊,我是担心把你抓走的人才对……”叶月阳又开启了吐槽模式,喋喋不休。

霜月隼玩味一笑,“抓走我的人?嗯,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有趣的人呢。”他在舞池里搜寻睦月始的人影,并没有看到这个人。

“你在找他?”叶月阳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身后,“在后花园和姑娘约会呢,我来的时候看见了。”

“多谢啦,阳。”

“隼,你知道吗,你现在的表情就像初恋的少女去见她的白马王子一样。”

霜月隼微微一怔,忽忽笑起来,“阳,像恋爱一样去对待每一位肥羊,他们才会任你宰割。”他眨了眨眼睛,“看来你会很享受这个舞会。”

“什么?”见霜月隼转身而去,叶月阳还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就被两三个贵族小姐环住了左右手臂,叽叽喳喳地相互争吵,争做叶月阳的舞伴,叶月阳疲于应对,直接被拖进了舞池中央……

 

 

霜月隼越过宴会厅,走进了人造的后花园,荧光特效灯制成的璀璨星河挂满天幕,花园中遍植葡萄架,玫瑰与蔷薇爬满了整个长廊,零零星星的男女散步于其中,霜月隼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在蔷薇花丛的男人,黑发紫眸,一丝不苟。

他的对面,站着一个女人,大约十八九岁,长发齐腰,红黑色的礼服长裙称得她身材修长,高贵典雅,和睦月始站在一起,气场却一点也不逊于他,亦或者他们之间,有种让人无法插入其中的强烈氛围。

霜月隼觉得这种氛围令他很不舒服,他应该径直走开,回到舞池和奥菲莉亚酣畅淋漓地共舞一曲,但是他还是靠近了。

他听到了截然不同的对话,和他心中想象的大相径庭。

“我的人失手了。”

“雪,你确定没有让其他人去拿过?”

叫花园雪的女子神色肃然,“我已经确认了三遍。始,你从哪儿找到的空盒子?我的人行动的时候,连盒子都不见了。”

“废弃的角落里。”睦月始面不改色,霜月隼暗暗说了一句“撒谎。”

“总之,你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

目光掠往蔷薇花丛后,睦月始意味深长地一笑,“我可不想平白无故损失七千万美金。”

“王冠失窃我也有责任,我会帮你尽力查找的。”

“其实,知道那件事的不多……”睦月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霜月隼立刻竖起了耳朵。

“没错,或许就在——”

“哇……!”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抓起了蔷薇丛里偷听的人。

一身白衣的霜月隼从花丛里被拉出来,身上的西装被划破了好几处,到处都是鲜红的蔷薇汁液,头上还沾了好几片零落的花瓣……

这样狼狈的模样在花园雪看来,却是另一幅景象——睦月始抓着他的手臂,眼中笑意浅浅,白发碧眼的青年朝她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忽然整个人都扑在了睦月始身上,和睦月始一起滚进了蔷薇花丛!

“啊,好过分哦,把我的衣服都弄破了。”

“你穿的也是我的衣服。”睦月始看着自己被霜月隼故意弄破的衣服,一把推开身上的人。

霜月隼坐在花从里,解开了白色领结,嘴角微挑,“嗯,那……我们一起去换衣服吧,ha……ji……me……”

唤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独特的尾音,睦月始整理花瓣的手一顿。

“始,这位是?”

“美丽的女士,我是霜月隼,与始……是用身体来还债的关系,我——”

怕他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睦月始立刻打断:“雪,我改天再和你联系。”拉着霜月隼快步走向最近的电梯。

花园雪望着两人的背影,轻笑一声:始,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娶公主,让我去窃取订婚信物的原因了。



TBC——————————

竞猜开始啦~!谁才是偷王冠的人呢?


更新的有点慢……还好有大家努力的催……

我果然是一个需要被鞭笞才能好好努力的懒人……


评论(14)
热度(97)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