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欺诈游戏》05

财阀少主睦月始  X 身份百变的霜月隼

前篇回顾:[1]  [2] [3] [4]



五  遗落的明珠(5)

 

“啪!”

门关上,霜月隼被一只手大力拖拽,甩在了豪华船舱的真皮沙发上。

“哇啊!”跌在沙发里的人捂着发红的手腕,横了睦月始一眼,“你太用力了!”

“霜月隼。”睦月始站在旁边,将脱下的西装扔在地上,发现浅色的衬衫上也沾染了蔷薇花渍,没好气地说道:“你现在欠我七千零三万三千九百美金。”

霜月隼吹了吹手腕,看鲜明的指印并未消退的迹象,将袖口往下拉了一些,一听他的话,立马抬了眼:“啊?”

睦月始拉开衣橱,亮出一排高级衬衫与西装套装,回头看了霜月隼一眼,“脱了。”

“啊?!”声音高了一个音调,霜月隼一脸错愕。

睦月始解衬衣纽扣的手顿了顿,两步走在了沙发前,“你脱不脱?”

霜月隼望着他的步步逼近,心脏直跳,像被一只野兽盯得背脊发凉,又像着了魔一般,渴望、期待对方的靠近,他怔怔地,大脑已经反射性地做出了回答:“太……太快了,我们……是不是先谈个恋爱?”

睦月始听到这话,不禁被逗乐了,“我让你换衣服,你在想什么?”

“在想,始,我是不是喜欢上你了。”

“答案呢?”睦月始缓缓蹲下,半敞的领口露出线条分明的锁骨,光滑得想要触碰……

霜月隼的视线依依不舍回到了那双紫色的眼睛里,发现对方也在注视着自己,心又开始不受控制地跳动,“还不确定。或许我们可以,试着谈个恋爱?”

“我拒绝。”睦月始站起了身,转身脱下了衬衫,露出了健硕柔韧的蝴蝶骨,润泽的肌肤亮泽惑人,像整块毫无瑕疵的白玉。

睦月始正要解开皮带,察觉到了他毫不掩饰的目光,抓起一套新衣服,扔在了他旁边,“去换了它。”

“我先帮你换?”霜月隼站起了身,满意地欣赏着睦月始完美的身材,缓缓地伸出了手——

手被突然抓住,睦月始定定注视着他,紫色的双眸幽然深邃,声音很低,却带着危险的意味:“你真的想用身体来还债?”

霜月隼一个激灵,理智回了神,“你找了人来偷自己的王冠,现在王冠被别人偷走了,为什么要我负责?”

“你要觉得不公平可以报警。”睦月始拉着他,连同他要换的衣服一起,扔进了卧室的房间!

“咔擦!”门被锁死。霜月隼拧了一下,带着密码锁的门缝纹丝不动。

他听到外面睦月始换衣服的声音:“魔术表演已经结束了,公主的晚宴你不用参加。”

“始,你关不住我的。”

“哦,魔术师的密室逃亡吗?我期待着。”

霜月隼心中一凉,险些忘了脖子上还有监控装置,“那你留下来做我的观众?”

“我不想再看重复的跳海表演。”霜月隼听到了外面开门的声音,还有睦月始临走时留下的话:“更不想在正式宴会上弄脏衣服。”

“啪!”客舱门关上了,霜月隼看着手中昂贵的阿玛尼定制西装,心不在焉地抛在天鹅绒大床上,整个人也躺了下去,望着床头的海上卫星电话。

这玩意儿,不知道能不能用?

 

事实上,没有霜月隼,睦月始也弄脏了这一套崭新的西服。

盛装打扮的艾丽公主迎来了她的二十岁生日,睦月始递上了十二颗彩虹宝石,代替了遗失的王冠。

卯月新将礼物盒打开的那一瞬间,这位比利时的公主俏脸变得僵硬,下一刻就将手中的香槟泼在了睦月始的身上。

鼓掌的人们稀稀拉拉地停了下来,连乐队都暂停了演奏。

睦月始会赠送艾丽公主拜占庭王冠是众人皆知的,只不过大家都秘而不宣罢了。大家想公主自己也是听说了,只是没想到睦月始会转送别的礼物。

艾丽公主涨红了小脸,在众目睽睽之下,甩开了裙子走向了舞台中央的麦克风处。

“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其实今天,也是我和睦月集团的总裁先生订婚的日子。订婚信物,是一顶拜占庭王国的王冠。”

艾丽公主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的眼光都从她转移到了睦月始身上。

艾丽公主是比利时国王最宠爱的女儿,睦月始是比利时最大的合资投资人与日化供货商,虽是商人,但不管在政界还是艺术层面都有不斐的成绩,加上顶尖的才学与外貌,和他自律的人品,很多知道消息的人,都认为这位国王挑对了女婿。

国王没有别的条件,只让他在女儿20岁生日带着拜占庭的王冠来。订婚成功以后,睦月集团将会成为比利时王国的“直系亲属”,永久获得比利时政府的免税权。

以七千万美金交换之后永久的利益,多少商人梦寐以求的一笔买卖,睦月始竟然没有实现约定!面对这种无声的询问,睦月始神色自然,一一回以微笑。

突然,他看到一抹白影从人群中穿过,他的手腕方才抬起,艾丽公主的眼神同时落在了他身上:“但是他失约了。我们之间的婚约作废,从今天起,我以比利时公主,行政区总理的身份,禁止睦月集团在比利时的任何商业行为!在此期间,在座各位所造成的损失全部由我个人负责。”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睦月始似乎早有所料,他毫不在意身上湿漉漉的西服,对艾丽公主行了个礼:“感谢比利时国王的厚爱,也感谢公主到现在还没有把我赶下船,对于失约我很抱歉。”

他吐词优雅,不急不缓,“无缘与公主结为连理,真是我毕生的遗憾。”

没有挽留,没有请求。

公主捏着酒杯的手紧了紧,睦月始的回答似乎出乎了她的意料,但下一刻她就大方地举起了酒杯:“既然无缘,不必强求,更无需遗憾。艾丽祝愿睦月先生早日寻得良缘。”

“感谢公主的祝福与款待。那么,我告辞了。”睦月始淡淡一笑,“新,我们走吧。”

卯月新收到了示意,合上了礼物盒子,与睦月始一同,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出了晚宴的殿堂。

 


回到客舱卧室的时候,霜月隼斜躺在他的大床上,双眼微阖,呼吸绵长。

霜月隼睡的很沉,整个人几乎陷进了天鹅绒的大床里,额前的碎发自然地垂落,露出小半张白皙纤瘦的脸。

睦月始刚走一步,就踩到了那件沾满蔷薇花的白色西服。

“始さん,这件是——”

“嗯。”睦月始拾起西装,看了看床上的人。

过了几秒,他说:“带着他,一起下船。”

“啊啦!”弥生春手上抱着一摞文件,慢悠悠地进了大厅:“这回可真是够呛,第一次被驱赶呢,想不到我们的国王大人也有不受欢迎的时候。”

“合约书签好了吗?”

“停止外贸的内容吗?只有比利时王室旗下的艾丽集团停止了我们对它的销售供应,其他企业都没有行动,毕竟只一个小女孩的任性举动,不可能撼动睦月集团与这些企业之间的长久合作呢。”弥生春摊了摊剩余的一只手,眼光注视到他手上的西服,讶道:“这件衣服居然被弄成这样了!”

睦月始正想说什么,忽然改变了主意:“我打算扔了。”

弥生春推了推眼镜,思考着:“说起来,王冠究竟谁拿了?看你这么气定神闲的样子,我真怀疑是你自己藏起来了。”

“我没有无聊到这种地步。”睦月始伸手就推了下弥生春的额头,疼得弥生春哇哇大叫。

“哇,疼疼疼。那你是知道谁拿了?”

“差不多吧。”

“始さん,我叫不醒他。”卯月新的声音从卧室中传来,睦月始二人走了进去。

霜月隼依旧是那个姿势,斜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胸口浅浅的起伏,简直让人以为这是一尊精致的人偶娃娃。

“霜月隼。”睦月始尝试着唤他,“霜月。”

然而霜月隼并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睡得真沉啊……

弥生春看清楚了床上的人,眼镜差点掉下来,“他是那个小偷?”他看了看睦月始,又看了看霜月隼,眼中有探究之意,八卦之心遂起:“始,你的床不是从来不让别人碰吗?”

“这里只是一个客舱。”

“哦。”弥生春狡黠地笑了笑,提议道:“既然王冠不是他偷的,那就把他扔在这吧。”

“他还有用。”睦月始摇了摇头,接着做了一个惊呆两人的举动。

他把西服扔在一边,弯下了腰,将熟睡的霜月隼打横抱了起来。

“我……我想你给他一掌或许会醒。”弥生春揉着自己被摁红的额头。

睦月始不以为然:“他随时会逃,睡着比醒着更好。”

此刻,敲门声响起,卯月新打开了门,是一名王族护卫。

护卫递上邀请函:“睦月先生,艾丽公主邀请你去顶层甲板的花园。”

……

 

睦月始再次见到艾丽公主的时候,她已经换下了盛装,身着休闲的碎花裙,看起来乖巧文静,清纯可爱,像一个在校的大学生。谁也想不到这位公主在前一刻还当众泼了他一身的香槟酒,让他颜面扫地。

“睦月先生。”

睦月始站在花园门口,并没有进去,“艾丽公主,合约书已经由我的助手完成了。”

“没有关系,你在合约里的所有损失,我都会给你弥补。多亏你的配合,我才能这么容易退婚。”艾丽公主坐在由藤蔓编织成的秋千上,朝他甜甜一笑,“从你那里拿走的王冠,我也会还给你。”

 


TBC————————————

好像没有一个猜中呢,下一个问题:隼是真睡还是装睡呢?

╮(╯▽╰)╭最近开车太厉害,有点肾虚,准备持续更一段时间这篇长文。

惯例,谢谢各位太太捧场,鞠躬!

评论(22)
热度(104)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