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欺诈游戏》06

财阀少主睦月始  X 身份百变的霜月隼

前篇回顾:[1]  [2] [3] [4] [5]


六   遗落的明珠(6)

 

睦月始已经预料到了。

艾丽公主看他的眼神中全无情感的波动,怎么可能乖乖地听信父亲的安排与他结婚。

在这个新世纪自主婚姻的时代,聪明的艾丽公主选择了最好的拒婚方式,不但没有损失自己的名声,还为比利时招来了新的商机。

“这……真是让人吃惊。”睦月始摇摇头,“谁也不会想到公主会自己拿走礼物。”

“我并不稀罕这个礼物。”艾丽公主招来了身边的一个侍应生,低声吩咐了两句,侍应生点头离去。她回头接着说道:“把王冠还给你之前,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公主殿下也有不能解决的困扰?”

“还不是你身边那个小子太呆了,只听你的话。”艾丽高傲地扬起了头,近乎命令的语气:“让那个叫卯月新的,劝劝aoi,跟我回比利时,王宫的御医一定可以治好他。”

“葵?他病了?”睦月始微微惊诧,晚宴前,他还见到卯月新和皋月葵在谈天说笑,皋月葵气色红润,哪里像得病的样子。

艾丽显然很讨厌提起这个话题,悻悻然道:“他突然就不能唱歌了,嗓子出了问题。不能唱歌还做什么偶像,什么歌手?总之你让卯月新把aoi留下,别让他回日本。”

睦月始微蹙眉头,“好,我会告诉他。”

“谢了,睦月先生。”艾丽公主得到了他的承诺,心情跃跃飞扬,脑中已经开始计划与皋月葵的种种约会,她要皋月葵治好了病,在王宫的廊下,唱最动听的歌给她听。

此刻,侍应生捧着精致的盒子走到了艾丽公主身边,艾丽将手放在锁扣上,开心地道:“那么这顶王冠,现在就——”

“啪!”锁扣打开,里面只余一个黑金属底座,盒子里的王冠不翼而飞。

艾丽惊呼道:“王冠呢!”

睦月始看到空盒子的一瞬间,也发了怔,然而下一秒,他就快步跑到甲板边缘,离海港最近的方向。

晚霞残照,一艘小型救生汽艇正在急速驶离游轮,在海面上画出最后一道金红色的浪花,船上的人回头,似乎看见了他,还对他招手示意。

“霜月隼!”

“啊啦,阳,我居然听见他的声音了。”霜月隼靠在游艇的栏杆上,呼啸的风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得意的笑声很快消散在海风中。

叶月阳散开了捆绑的发带,红发随风飞扬,好似炎夏的烈火,他正认真地驾驶着游艇,大声回应:“你说什么?”

“你现在停下,马上回来!”睦月始的声音再次响起,近在咫尺。

“始?”霜月隼看了一眼汽艇上装有王冠的箱子,又四周打望,确认自己没有幻听。

“不用找了,我在通过项圈和你通话。”睦月始的声音非常冷静,却让他冷到寒噤,“你还是逃了。”

“真的是始!”霜月隼拿出手机,调成了自拍的摄像头,对准了那个项圈,好让睦月始能看到他,“始!能看到我吗?啊,这个竟然带视频通话的功能呢。”

“你想逃去哪儿?”

“忽忽,始,我说过,你关不住我的。”由于光线太暗,手机上映出的也只是一个大致的轮廓,不过就算这样,对方也能看出他自信的笑容,“这次你可不能找我要王冠咯,因为是从公主手上丢失的呢。啊,说起来……”

“呲呲……呲……呲……”

由于距离过远,视听信号越来越差,睦月始只能从他的嘴型上辨认出最后一句“谢谢”,而后,那个得意忘形的魔术师朝屏幕给了一个飞吻以后,连视频信号也消失了。

关闭了手腕上的视频通讯,睦月始抬头,远处的汽艇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在海平线上。

“啊,始关掉通话了……”听到信号切断的声音,霜月隼回过头,远方的大海已逐渐陷入黑暗,残留余晖的近处只余汽艇划过的尾线,不禁怅然了起来:“啊,有点想回去……”

叶月阳目不转睛盯着前方驾驶,大声问道:“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啊,隼!”

“阳, 你说的对,我恋爱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恋、爱、了~~!”霜月隼转过身,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高喊:“睦月始,始!我要追求你……!!”

“你这个疯子!”

……

 

夏季的北海道凉幽喜人。

海边的小镇,有着一条沿山靠海的街道,名为【淡ぃ花】的花店就是在这条不出名的街道默默经营,偶尔有观光客经过,在店主的说服下,总会选上一束鲜花送给身边的人。

花店里,琳琅的繁花秩序摆放,颜色虽然繁杂,随意放置的绿和忽而点缀的艳,却让人觉得清新如夏之初雨,眼前一亮,心中清凉。

“哗啦!”

花店后院,一摞杂志被毫不客气地扔在了长桌上,叶月阳瞧着正在痴迷于杂志封面的老大,没好气地说:“有些还是我在二手市场买的,比原价还贵,你自己看个够吧!”

“啊,这本好帅,这本也是……”霜月隼两眼星光,左手拿着一本商业杂志,右手拿着一本服装杂志,都是他平日绝对不会看的类型,只因为这杂志上的人物是他朝思暮想的睦月始,“呜呜,这利落的动作,犀利的眼神,我仿佛被十万伏高压电到了……”

叶月阳撇了撇嘴,一脸嫌弃的样子,“别光顾着花痴,你什么时候把东西给委托人?”

“明天。”霜月隼翻开了最新的商务杂志,里面有好几页专栏细致地描写了三天前的新闻:《惊天爆料:财团贵族少爷竟有婚约者,比利时公主当众拒婚!》

当然这本日本本土的杂志带有十分明显的偏向性,除了夸赞睦月始良好的风度以外,还特意提醒大家,睦月始又成了黄金单身汉,继续稳坐“想嫁”男人第一名的宝座。

“啊,始我的嫁。”霜月隼扑进了杂志堆里,吻了吻唇下封面男人的脸。

“隼,你很不对劲。”

“哪里不对?”霜月隼一脸笑意地抬起头,望了望叶月阳的身后,“难道你看着夜的时候,不想推到他吗?”

“喂!”叶月阳捡起一本书砸到他头上,紧张地回头看了看,玻璃房外,一名拴着围裙的少年正在认真的为一盆花枝修修剪剪,完全没有注意他们的谈话,才松了一口气道:“我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你的魔法。那天一脸你快死的样子,怎么又突然活蹦乱跳了。”

霜月隼抱着一本杂志捂着嘴:“嘻嘻,这个嘛,当然是因为始,他抱了我。”

叶月阳差点栽倒在地:“他抱了你?!”

“对啊……他抱着我的时候,我就像被魔法泉水包围一样,虽然那时候我没有苏醒,但是我能感觉到,我的魔力在迅速恢复。”霜月隼一脸痴迷地贴着最新的那本杂志,触上了颈上的项圈,“始什么时候来找我,我还在等他呢。”

“哦,是这样,补充魔力,诶……等等,你在等他?等他把你抓起来吗?你是受虐狂啊?”叶月阳捂上了额头。

王冠是他们合力盗取的,就在睦月始参加晚宴的时候。

霜月隼为了不被他发现,拿走了床边的海上卫星电话,与叶月阳保持着联系。

叶月阳要做的,就是在看到睦月始每次打开监视的时候,通知霜月隼,霜月隼好瞬间回到客舱。

从确定目标到下手,霜月隼来回瞬移了很多次,甚至有一次为了节省时间,还冒险横穿了晚宴大厅,才顺利拿到了王冠,交给了叶月阳。

叶月阳拿着王冠的时候,更担心的还是霜月隼的身体,高强度地来回穿梭,他本来白皙的脸此刻没有一点血色,霜月隼只是摆手一笑,说睡一觉就好,转而又消失了。

霜月隼狠狠吻了一下封面上的人,“来抓我吧,来抓我吧,始……这一定是命中注定。”

叶月阳不理会他的痴汉行为,拿起长桌边上的木盒,打开,取出了耀眼璀璨的王冠,那颗最大的钻石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真是美丽的钻石……”

“毕竟是拜占庭王朝的宝物呢。”霜月隼也饶有兴趣的欣赏起来。

霜月隼被那幻彩的钻石光芒吸引着,不禁伸出了指尖,碰触到钻石表层的一刹那,霜月隼感觉自己的魔力在被那颗钻石疯狂地吸收,突然眼前一黑,五光十色的幻象出现在眼前,耳畔萦绕着奇特的语调和唱词,低低的吟咏,无迹可寻却又无处不在……

“隼?”

指尖缩了回来,霜月隼仍然双眼发昏,迅速替他盖上了盒子,有些脱力地说道:“今天就去找委托人。”

 

霜月隼的委托人不是别人,正是奥菲莉亚与之断绝姐妹情谊的兔川千樱。

“小千樱。”

晚上,霜月隼提着木盒子,走进了附近的一个爱丽丝主题的咖啡店。

“哇啊啊~是隼来了!!”柜台下冒出了一双白兔的耳朵,接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钻了出来,差一点一个踉跄撞翻了一列藤蔓装饰。

兔川千樱穿着一身兔装,凑到了霜月隼面前,欣喜地抱住了那个盒子:“呀啊,我就知道拜托隼的话,一定可以做到!”

“这下物归原主了。”霜月隼微笑着,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每次看到兔川千樱,他总有一种亲切感。

“也不算原主,我只是仆人啦。”兔川千樱嘀咕着,拉着霜月隼的手走到了一间幽暗的小房间,端着一大缸清水放在了桌上,抓起盒子里的王冠就扔了进去,盯着玻璃缸半晌没动静,“怎么会呢?”

“这是做什么?”

“传说把钻石放进水里,能看到国王大人给小公主的铭言呢。”兔川千樱提起这个传说,兴致勃勃地讲述了拜占庭公主的故事。“主人的先祖,就是公主,有救助别人的特殊能力,每每国王征战,受苦的总是百姓,公主用神奇的能力去救助别人,却缩短了自己的生命。公主死了,拜占庭国王后悔不已,打算将王冠和公主同葬,但下葬那天王冠和公主都消失了。那时的人们更加相信公主是神赐的天使,只是回到了天堂。谁也不知道,公主为了一个深爱的士兵耗尽了力量,在死亡的状态沉睡多年,“尸体”被爱人盗走,后来,公主成了普通人,和那名士兵留下了血脉,一直到今天。”

“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呢。”霜月隼悠悠然然地听着,突然起了兴趣,“那这位公主的后人又在哪里?”

“哎,不知道。”兔川千樱耷拉着兔耳,失落地说:“我爷爷的爷爷在一战的时候就和主人分散了,直到现在我都还在找呢。隼,你说找到了王冠,主人会受召唤而来吗?”

“嗯,一定会的哟,小千樱这么可爱。”霜月隼眯着眼睛微笑,“那么再见啦,小千樱。”

“隼,你要走啦?”看见霜月隼要走,兔川千樱忙道:“我还没给你泡红茶呢。”

“下次吧。”霜月隼回首,眼中带着狡黠的笑意,“要是再被奥菲莉亚撞见,你们连和好的机会都没有了。”


巧的是,霜月隼离开咖啡店的时候,真的撞见了一个人。

当然不是奥菲莉亚。

奥菲莉亚不会让他的心砰砰欲跳,更不会让他呼吸停滞,他只觉得自己心跳起伏如狂涌的浪,一潮潮奔来,打在他的四肢百骸,驱使他靠近这个人。

月色清凉,睦月始闲适地倚在街角处,听到了动静,侧首望了过来。

“见到我这个债主,你好像很开心。”

不经意的笑意,天地间的光彩都似集中在那双紫色的眸中。



TBC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节小故事算完结了,标题中的明珠其实不是钻石,是公主哦。

恭喜始隼的爱情又开了新的一页!

接下来的第二个故事,他们的感情会被情节飞速推动的,毕竟伏笔已经铺下了,另外新葵和阳夜的支线部分也会继续讲述。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15)
热度(118)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