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欺诈游戏》07

财阀少主睦月始  X 身份百变的霜月隼

前篇:[1]  [2] [3] [4] [5] [6]


七  遗忘的文明(1)

 

睦月始来到北海道的第二天,海边一家不起眼花店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其实已经不能用热闹来形容——那条只容五六人并肩而行,连小卡车都需要绕行的街道,如今摩肩擦踵的全是人,而且大多数都是一个性别。

有拥有丰盈身材的少妇,也有又瘦又靓的姑娘,燕瘦环肥,锦绣成堆,她们拥挤在那家花店门前,服饰明丽、妆容精致,眼中尽是期待之色。

“不好意思,对不起……啊,请让一下……”身着淡色围裙的少年从一群欢声笑语的女人中间挤了出来,他手捧着一盆紫色的矢车菊,小心翼翼地用手臂护着。

“小哥哥,始大人在里面对不对?!”

“始大人会出来吗?!”

“好想见始大人!”

一只涂满红色指甲的手搭上了少年的瘦肩,少年唰地一下脸红了,他一回头,所有女性双颊绯红,眼睛晶亮,正兴奋地盯着自己。

“夜!”

叫夜的少年听到了声音,像是遇到了救星,对着那群人后方隐约出现的红发喊道:“阳!我在这!”

“哈哈,我就说你好慢!”叶月阳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穿过了人群,搭上了少年长月夜的肩,将他拉出了女人堆里:“咖喱已经做好了,今天我下厨!”

“好,好的。”长月夜被叶月阳揽着走,不小心抬眼看着面前的几个小姐姐,叽叽喳喳地对着两人偷笑,他的脸更红了,如同一个熟透欲滴的红苹果。

“各位美人,始大人昨晚就走啦。”叶月阳摆了摆另一只手,一副了然的神色:“他工作这么忙,怎么可能还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呢?”

“那始大人去哪里了?”

“始大人为什么会来这里?是为了见什么人吗?”

“始大人喜欢这里吗?以后会在这里定居吗?”

一听到睦月始的消息,这些女性一拥而上,让长月夜觉得自己没有在自家花店门前,而是在迷妹组队迎接偶像的演唱会门口。

叶月阳不动声色地将臂弯里的人揽紧了些,替他拿走沉重的花盆:“来这里当然是买花,看,就是这朵,他的幸运花!”

“紫色的矢车菊,真的很适合始大人。”

“和始大人的眼睛一样呢……”

“我要买始大人的幸运花!”

面对蜂拥而至的女性,叶月阳转了个身子,将长月夜安置在店门口,带着那群迷妹远离了花店,“各位美丽的小姐,爱花的姑娘,买花请这边来,到我们的花圃,挑选您的最爱!”

望着人流的远去,长月夜长舒了一口气,开锁进了门。

“忽忽,夜的脸好红呢。”对面头顶的玻璃阁楼中,霜月隼悠闲地端着红茶,对他笑着举了举杯。

长月夜反手关了门,神色窘迫:“隼前辈,你把照片放在了网上,我很困扰。”

霜月隼笑嘻嘻地说:“你也看到了,那一瞬间,始有多么动人心魄。”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阴暗里的人,眼中笑意浅浅,“喝茶的始也好帅。”

“休息好了就继续工作。”沉沉的语调自暗影中发出,接着是茶杯重重放在玻璃桌上的声音。

睦月始完全不明白霜月隼究竟在想什么,就在昨晚见面之后,这家伙的态度一反往常,还趁他回头的时候拍下了照片发在了网上,要不是删除得及时,今天门口可不止这点人。

“始,一直画很累的。”霜月隼晃了晃右手,仔细看两指之间还夹了一根细长的画笔,“手好酸哦,始帮我揉揉嘛?”

玻璃阁楼里,仅有的一盏吊灯明晃晃地照在霜月隼面前的两支画架上,整个地板到处都是奥迪隆·雷东的复刻画作,以及霜月隼对比临摹的画,这些画散乱地放了一地,一半都是霜月隼完成了一夜的作品。

这些作品像是幼儿的涂鸦,或者只用颜色拼凑的凌乱的图案,甚至有在“完成”画上右下角写有始的字样,后面跟着的红心倒是比那些涂鸦还工整。

睦月始看着一地的废纸,皱了皱眉,“你要想继续装下去,那就一直画,直到画好为止。”

霜月隼微微一愣,接着笔头搁在了唇边,眯起了眼睛:“始在调查我呢,唔,不过想到你是在调查‘我’,就很开心啊。”

“去年3月,奥迪隆·雷东的《皮耶勒堡》在黑市被卖了高达2亿美元,但那个买家至今也不知道,他买回去的只是你临摹的作品,真迹仍然在美术馆中。”睦月始踏过一地的涂鸦,来到了灯光下,白炽光映照在头上,脸上的神色晦涩不明,“连旧石版画都能仿制得与真迹没有差别,霜月隼,你真是让人意外。”

“始,你很在意我的事呢。”霜月隼笑得很开心,被人揭露了底还一脸欣喜的人,恐怕找不到第二个。

睦月始有些头疼:“我不想耽搁时间,如果你答应认真画。”

说话的同时,睦月始伸出了手,温热的掌心捏住了霜月隼纤细的手腕。

霜月隼的指尖微微一颤,那覆在肌肤上的温度忽然变得很烫,顺着静脉逆流到他的心脏,像是被定向导弹轮番轰炸,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睦月始真的在为他按摩手腕,用准确的、恰到好处的力道揉捏着,手中的笔不知道何时掉了,发烫的体温从手腕传到了脖颈,在他雪白的脸上映照出了血色的魅惑。

霜月隼愣愣地望着他,望着长密睫毛下那双紫色的眼睛,让他想起月色下的薰衣草,晨雾中的紫罗兰,眼角边落下的碎发,遮挡住完美精致的五官,沉在阴影里的轮廓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柔和……

睦月始感觉到了注视的目光,抬眼看了一眼正在傻笑的霜月隼,坏心眼地加大了手中力度。

“啊……疼……”

“别绷那么紧。”

“始,轻点……”

“放松。”

“啊……”

楼下整理花草的长月夜手上一抖,咔擦剪错了花枝,也来不及惋惜,红着脸抱着那盆花跑向了后院。

 

两个小时后,画架上多了一幅复刻版的《形象》。画上两个微小的人物在一条像巨型棋盘的迷路上逃亡,男子的肩头上背着他的竖琴,身后是两根巨大的石柱。石柱后面是凝固的黑暗,一只巨大的眼珠子在头顶随风漂浮……像是冥府的看门狗塞布鲁斯,沉闷,恐惧的幻境就在他的笔下诞生,与雷东病态的梦幻画风如出一辙。

睦月始眼中有欣赏之色,“你应该去做画家。”

霜月隼笑嘻嘻地回应:“也有人说我应该去做雕刻家。”

“那也比窃贼好。”

“我不喜欢被束缚。一辈子只重复做一件事,那是多么无聊的人生。”

睦月始叹了口气,“我知道,等这件事结束,我会解开你的束缚。”

霜月隼笔下顿了顿,手摸上了脖子的项圈,低低地笑:“始是例外哦。”

睦月始没有听见他的低语,盯着那幅画思考:“虽然是一模一样的图案,但又如何还原19世纪旧石版的材质?”

“当然还需要特殊的加工。”霜月隼指了指面前的绘版,“油性墨与铅纸是雷东常用的材料,但是要让画看起来已经过了一两百年,就需要用本少爷调制的魔法剂反复涂刷和烘焙了!”

“涂刷……烘焙……听起来像烤面包。”

“是的,这块面包需要烤三个月。”霜月隼兴致满满地建议,“这里有空余的房间,这三个月你可以住在这里,夜做的饭很好吃,阳的咖喱也不错,山后的桔梗花开了,那片花圃都是紫白色……”

“不用了。”睦月始打断了他,从桌上的最底层抽出了一幅画,这幅画看起来只有明信片那么大,“之前是为了让你熟悉,你要复刻的是这幅。”

睦月始把画递给了他。

“始的警惕心真高呢。”霜月隼笑了笑,看到画的时候,忽然发了怔。

画中白发碧眼的女孩光着脚,在竹林中踽踽独行,墨绿色的叶影打在少女的白衣上,少女的眼睛注视着森林幽黝的深处,一点点的晶莹从眼角渗出……

这是赝品,霜月隼下了定论。

睦月始像看懂了他的表情,疑惑道:“你见过这幅画?”

“没有!”他回过了神,伸手接过,“我说……这不是雷东的作品。”

“我没说过是。”睦月始拿出了手机,拨了几个按键,屋里响起了一串诡异的铃音,他立刻挂了机,“有需要的材料可以告诉我,我来提供。”

霜月隼扑过去抓起了手机:“始的电话!始的号码!”

“没事别打给我。”睦月始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错误的决定。

“始很忙,我知道,我不会打扰你的。”霜月隼笑得很开心,在重要联系人上存上了睦月始的电话,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无奈的男人,“呐始,你是随时在监视我吗?”

“等这件事结束。”睦月始顿了顿,“……我会放你自由。”

“再答应我一件事。”霜月隼眉眼弯弯,“能让财阀少爷不远千里让我造假,这幅画的价值可不止王冠的价格吧?”

“你说。”睦月始笑了笑,眉目修长,眼角微挑。

仿佛被触了电,霜月隼心中一跳,压制住了冲上去的冲动,只往前靠近了一步,但即使只有一步,两人也从普通社交距离变成了私人距离。他有些紧张,又轻声说,“叫我隼。”

睦月始静静打量着眼前的人,过了一会,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我会在迪拜。三个月后我再来找你。”说完他转身而去,被霜月隼抓住了衣角。

“……始!其实用不了那么久,一个月就可以完成。”

睦月始嘴角扬起,望着那张白皙精致的脸。白炽灯的光映在琉璃似的瞳仁里,仿佛有升腾的雾岚在流动,“隼……”他不禁伸出了手,揉了揉那细软的白发,淡淡一笑:“真乖。”

 

叶月阳打发了那群迷妹,回到花店的时候,看到了一座叫霜月隼的雕像。

雕像傻站着,一动不动,捧着一张小版画,目光呆呆地凝视着前方,像是被魔法师施展了石化魔法,又或者是被女巫施展了定身咒。

“隼,你没事吧?”

雕像开了口,傻傻地笑:“我很好。”

“哦,又来活了。”叶月阳见怪不怪地收拾乱糟糟的房间,“我算了时间,今天就要出发。”

雕像动了动,抱紧了版画:“我有更重要的事,始拜托的,我一定要好好完成。”

“我就说他不会轻易放过你,你还是少牵扯这种人。”叶月阳三两下收拾干净,抱着一摞废物转身出了门,“那我一个人去迪拜了,会给你和夜带礼物的。”

“阳!”霜月隼的眼睛有了光彩,“你要去迪拜?!”

“是啊,哈利法塔的保安系统那么严密,没有你帮我还挺头疼的。”

“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是有更重要的事?”

“是你说的,没有我魔王大人的相助,你会很头疼的。”

“总觉得不是这个原因……”

……



TBC——————————

两个人在迪拜再次相会,会有怎样的火花!

惊险刺激的冒险即将开始!

睦月始想要复刻的那幅画究竟有什么秘密?

请继续关注不定期更新的《欺诈游戏》……

(像不像焦点访谈的口吻?


之前写无料耽搁了更新,久等了抱歉,这里再打个无料的广告!

《sweet time》始隼安利向无料

另外已经有好心的太太提供CP20的摊位了,我们的小仙女可以不用抱着无料满场飞了!(^o^)/~

总之:始隼这么甜,太太们不来一口吗?!

评论(19)
热度(125)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