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欺诈游戏》08

财阀少主睦月始  X 身份百变的霜月隼

前篇:[1]  [2] [3] [4] [5] [6] [7]


八   遗忘的文明(2)

 

飞机落地的时候,霜月隼有点后悔。

为什么要一时冲动到迪拜来呢?

好好地把画作完成,等睦月始来找自己不好吗?

看着漫天扬起的黄沙,浮浮沉沉的热浪,他默默考虑起了要不要来一场区域暴风雨的可能性。

飞机还在滑行中,机舱里传来了空中乘务员提醒各位预防高温,避免中暑的措施。

“你没事吧?”身后传来了微哑的青年音。

霜月隼回头去看,头等舱的后座上,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男人,金发蓝眼,明朗而帅气,扶起了即将摔倒的空中乘务员。

这不是那个偶像歌手Aoi吗?似乎感受到了霜月隼的注视,皋月葵对他礼貌地笑了笑,重新坐回了位置上,拿出了围巾与遮阳帽,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霜月隼侧身对叶月阳小声说,“你看,是卯月新的朋友吧?”

“哟,醒啦!”叶月阳对抗酷暑显得更积极,他将纯净水倒在了棉布上,再绕着自己的脸缠了两圈,一边说:“皋月葵上飞机的时候,我提醒了你,你睡得像个死人。”

“他来会不会是找卯月新?”霜月隼兴奋地推测,“卯月新是始的助手,找到卯月新就会找到始……”

“喂,这才是你来迪拜的原因?”叶月阳惊恐地看着他,“你对睦月始玩真的?”

霜月隼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问道:“阳,为什么我没有遮阳帽?”

“那不正好,热死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叶月阳带好帽子,大踏步地下了飞机。

霜月隼却认真在琢磨着:不如去问问Aoi是不是来找卯月新的?

   

叶月阳的防护措施在十分钟以后就失去了作用,湿棉布很快就被风干,附着细沙仿佛是一块晾晒的鱼干。

没办法,为了方便办事,叶月阳决定租车,然而办理租车手续的时候,只剩下了一辆敞篷车,启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双脚快被烤熟了。

扔掉了鱼干,叶月阳翻出水往胃里猛灌,身边见色忘友的家伙却是闭目假寐,风吹过白发丝毫未动,一尘不染,仿佛有一层薄膜,将酷热的高温隔绝在外。

叶月阳又羡慕又痛恨,差点没上去掐死霜月隼,加快速度到了平民所居的旧城区。

旧城区里居住的人大多是外来人,一群皮肤黝黑的外来劳工正被老板斥责,他们卑躬屈膝,正在忙碌地搬运货物。

车速变慢了,叶月阳左看右看,叫住了一个中年人询问:“大叔,请问Yorozuya怎么走?”

大叔转过了头,倦容麻木,眼神无光,“什么事?”

叶月阳怔了怔,正想再问一次,那边的老板开始大吼,大叔的表情忽然变得恐惧,转身跑向了老板,那人又是一声叫嚷,接着踢了大叔一脚,大叔忍痛抱起了货物,接着干活。

霜月隼低声轻叹,“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什么?”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霜月隼忽然笑了,笑容古怪:“罪恶的城市。”

“也是富人的天堂,不是吗?”叶月阳无视他的感叹,翻出手机地图查看,“真巧,就在右边的小巷中,我们——”

话未说完,霜月隼就下了车,朝叶月阳所指的小巷飞奔而去。

“喂!隼!”叶月阳跟上了他,却看到霜月隼突然停下,呆呆地站着,望着前方的人群,“怎么了?”

“……始。”霜月隼喃喃地说:“我刚才看到他了。”

叶月阳抬眼扫了一圈,明显不信,“你幻觉了吧,他怎么可能到这种地方来?”

“说不定是他发现我到了迪拜,专门来看我呢?”

“自恋也要适可而止。”叶月阳抬眼看到了一座平屋,挂着“Yorozuya”的木牌,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小酒馆。“找到了。”

“阳?”

刚进屋,霜月隼就见到一个女孩朝他们望来,有着淡金色双眼的短发女孩。

“瑞希。”叶月阳走过去,笑道:“怎么是你?海呢?”

姫川瑞希朝他点了点头,微笑着说:“你忘了七夕快到了?老板回日本,只好拜托我守着咯。”

“啊,这个天气已经抽干了我肺部和嘴里的所有水分。”霜月隼已经找了个沙发坐下,“瑞希,我想喝一杯红茶。”

“别理他。”叶月阳和姫川瑞希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大约17岁,一头顺直的白发,“资料我已经看了,她就是公主?”

叶月阳说的公主,正是兔川千樱正在寻找的主人,拜占庭帝国小公主的直系后裔。

其实叶月阳等人完全没有义务去寻找公主,仅仅是祖辈曾受过公主的恩惠而已,没必要拉上后人还债。

守护公主或服侍公主的心,他们真是半点都没有。

只是,他们发现公主老家可能被盗,公主会有危险,出于礼貌他们当然应该去提醒一下。

那个小偷不是别人,正是比利时的国王。

索取“定情信物”王冠失败后,比利时的国王把眼光放在了更长远的地方。拜占庭帝国灭亡,储藏的海底宝藏也随之沉寂,找到了公主,无非就是找到了金库的钥匙。

一旦宝藏重现,必将震惊世界,所以他们也只能秘密搜索,如果有必要,杀了公主也在所不惜。

天童院椿?公主叫这个名字吗?

叶月阳的指尖轻轻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在桌上,“海确认了她的身份?不会又是假冒的吧?”

“还没有,所以需要你们去确认。”姫川瑞希从吧台下拿出了一袋东西,“这些可能用得着。”

叶月阳拿出了口袋里的东西,姫川瑞希一一清点:“哈利法塔维修工作证,滑绳,可以用来逃跑。磁悬浮外衣,避免金属探测器。虹膜识别器,固体氧气管,万能钥匙。另外这是确认公主身份的DNA解析器,需要输入血液样本。”

“等等,为什么只有一套?他不去吗?”叶月阳盯着身后那个悠然独坐的人。

姬川瑞希捂着嘴笑了:“隼的话,根本用不上这些辅助工具吧?再说这些东西造价不菲,如果坏掉了,海一定会找你赔偿的。”

“如果公主殿下足够温柔的话,我会替她赔偿的。”叶月阳指了指手中的照片,“天童院椿是吧,谢啦,希望不会白跑一趟。”

“对了。”姬川瑞希提醒道:“有一点让人很在意,根据海提供的情报,她有一个秘密组织,像是在谋划什么事。”

“组织?”

“也可能和她这次来迪拜有关系,总之一切小心。”

叶月阳点了点头,转身催促窝在椅子里的白毛:“走了。”

白毛动也不动,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夜空如纱幕帷帐,帷帐之下是石油美元打造的黄金之城。

从哈利法塔上俯瞰迪拜,仿若下方的灯光才是璀璨的星辰,不息的车流,则是那天幕中的银河,而身居高处的人们,总会有凌驾世人的错觉。

“真是美啊,就像在天堂一样。”159层上,卯月新透过落地窗,赞叹着美丽的夜景。他跟随睦月始东奔西走,却也是第一次来到迪拜,望着独一无二的人间星空,也不禁多看了几眼。

“新,还没睡?”

门开了,沉稳的脚步声走近,卯月新回过头,黑夜里,睦月始的脸映照在窗外的灯光下,显得偏白,双眼里有掩不住的疲色,不禁担心道:“您才是,三天没休息了吧。”

“我没事。”睦月始摇摇头,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卯月新,“目标提前到了,一切按计划进行。”

“是!”卯月新收好资料准备退出房间,又停了下来,回头道:“其实,您可以放心交给我们。”

睦月始微微一笑,“好,我这就去休息。”

卯月新松了口气,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转身开门的时候,弥生春正好抬手敲门。

“新,始还没睡吧?”

“不,他睡了。”

“那我也得叫醒他。”弥生春推开了门,看到了那个站在窗边的身影。

散落的灯光落在他的肩头上,像是落满了万千星光,却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寂寞。

“天堂是什么?”睦月始以为卯月新去而复返,他叹了口气,接着道:“就是高高建立在炼狱之上的地方。”

脚步声停下了,弥生春心中叹息:始要走的这条路……太难了。

“春,是你啊。”

弥生春整理思绪,笑着摇晃起手里的照片,“始,有意外收获。”

“还记得上周,你在游轮上抓到的白发小偷吗?”弥生春打开了灯,将照片放在了睦月始眼前,“他居然到这里来了!这是我们的人拍到的,就在122层的At·mosphere,看来他上次出现在游轮上并不是偶然,最后也和王冠一起消失了,很有可能王冠就是被他拿走的。”

睦月始拿过了那张照片,灯红酒绿间,白发的秀丽男子身着服务员的制服,拖着酒盘,正与一名酒客谈笑,看起来两人相处的十分愉快。

弥生春见他皱起了眉,提出适当的建议:“要不要让我们的人控制他,以免影响整个计划。”

“不用管他,你也去休息吧。我出去一趟。”睦月始大步离开了房间。

睦月始没有告诉任何人王冠的下落,以及他曾经找过霜月隼。

这个家伙,不好好作画,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他走进电梯,按下了122层,同时抬起腕表,打开了金属锁环的视频通讯——

“唔……哈……啊……”

蓝牙耳机中,传来了男人沉重急促的喘息声,伴着激烈摩擦的衣物,还有愉悦的魅笑,只听声音就能想象场面已经蓄势待发……

睦月始微微怔住了,隔了好几秒,他才开始观察摄像头中的影像。

周围墙壁都是桃心木制成,应该是酒吧为尊贵的客人准备的高等隔间,此时一只手遮盖了摄像头,准确地说应该是覆在了霜月隼的后颈,接着是唇舌交接的声音。

睦月始盯着下降的电梯,耳机里拥吻断断续续,这时,传来了霜月隼惑人的笑意,轻喘喃喃:“始……”

一个字,一瞬间,击碎了睦月始的沉静。

他低头,想从视频里看到更多的讯息,可令他意外的是,对方仿佛知道锁环的隐藏开关似的,随手就摁了下去。

咔!通讯中断。



TBC————————————————


霜月隼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睦月始有什么计划?

这一切和王冠与画有什么联系?

量变即将引发质变!

欲知后事,且等下章。


PS:最近肝手游,吃官糖吃的太开心了!超级手痒想用官方梗开新坑,然而还是忍住了!


评论(9)
热度(116)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