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隼党,考据党,抖S。

【始隼】《夏日蝉鸣时》

《Sweet Time》无料的第四篇解禁开放。

本篇架空,以科学家睦月始的第一人称讲述。

   

未来世界,人工智能趋向于真人模拟化的时代。

这项先进的科技,渗透了教育,服务,家政,管理等许多方面。

唯独的缺点与优点,这些“人”都是只执行指令,没有情感指数。

直到,第十一号机型,霜月隼的诞生。


——————————

《夏日蝉鸣时》



那家伙苏醒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的眼睛就被扑倒了。

电话响起。

“始,这款新型AI配有备用电池,时效和原装一样。”

我艰难地推开身上的人,“多久?”

“比你活的长。加油测试BUG哦,Good luck!”

“……喂!”电话挂断,我盯着坐在一旁的新型AI,容貌无可挑剔,胸前有个牌子:『霜月隼,11号。怠惰,慵懒,一见钟情。』

“霜月隼。”我喃喃念出,露出委屈神色的AI转眼眉开眼笑:“睦月始,始。”

我点点头,却没想到这家伙再次扑了上来,口中喊着“始LOVE!”,打乱了我才收拾的沙发,科学研究院的文件落了一地。

月城教授,这次的设定本身就是BUG!

   

   

“这是我的咖啡杯,你的在那里。”

“可是始泡的咖啡更好喝呢。”

虽然霜月隼是AI,但身体全由活性细胞构成,外貌与常人无异,同样需要饮食与睡眠,并在心脏中植入电池芯片,接收外界数据的同时,也可随时更新芯片数据库。

麻烦就麻烦在,和那个稳重可靠的10号机不同,他不是一个听话的AI。这一点让我很是头疼,尤其是在我睡觉的时候,他还会钻进我的被窝。

“喂,别半夜爬上来。”

“啊,始醒了!”

“别抱着我睡!”

“嘻嘻,始的温度。”

“隼,你给我好好睡觉。”

     

   

霜月隼除了很粘人以外,还是有很多优点,比如他有十余个国家的语言库,所有游戏的玩法。虽然我对游戏不在行,但他却能帮我拿到很多以往缺失的研究数据,其中包括我一直在研究的情感数据。

事实证明,我的理论从数据上来看是正确的。

写入的模式化程序,会随着开心而大笑,悲伤而哭泣,离别而伤感,爱恋而忘我……如果能完美演绎所有的感情,人工智能的情感将与人类并无差异。

再说了,人类的情感本质不也是模式化的程式吗?

“始,这是猫眼绿的,你的腕表是这一只。”

“谁让你买一样的。”

“因为是情侣装哦!这上面的紫水晶,和你的眼睛一样好看。”

不能怪我拿错,我是一个先天色盲,世界里只有黑与白。自从他来了之后,家里倒是添了些其他颜色,衣柜里的黑白都被他换成了别的,不过他自己却抱着我那堆旧衣服不放。

我看着他那款腕表上的水晶猜想,他的眼睛,也是这个颜色吧,像猫眼石一样璀璨迷离。望进了他的眼底深处,我只看到了淡淡的灰。

这一刻,我的心中有一种无声的冲动跃跃欲出,却一时想不到那是什么。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在了门口,等着我一起出门。

每个月的这天我都会去科学院医疗部。只因为一年前我患上了多眠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睡着,甚至有一次醒来,我还在商场的休息区。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好在医疗部的同事说这不是什么大毛病,只需要每个月进行定时的睡眠治疗就好。

“始,有家新开的冰淇淋店,好想吃……”

“你先去,等我回——”我的话说到一半,就失了言语。

隼乖乖地站在那里,夏日的阳光从他身后照下,浸染着他耀眼的白发。

他朝我微笑,笑意弯弯的双眼,淡淡抿起的薄唇,突然是那样的蛊惑人心。我不禁回了他一个笑容:“现在就去吧。”

隼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在大街上给了我一个拥抱,“始,最喜欢你了!”

唔,偶尔放肆一次,也没有什么不好。

    

放肆的结果,就是我提前睡着了。

去医疗部的路上,忽降大雨。我想找地方躲雨,他却是玩得很开心,一把把我拉进了雨里,我气得揉乱了他的发,他狡黠地笑了,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凑上前,吻了我。

我应该高兴为理论找到了实际的依据,或者是上报他的数据演绎。可在这一瞬,我的大脑仿佛停止了转动,眼前的人期待地凝视着我,眸子流动着剔透未明的色泽。似幻觉一般,那些色泽越加鲜亮,仿若拨开了一重又一重的迷雾,但却无法窥见那最终的真实……

我想看清楚,看他的眼瞳到底是什么颜色,我捧住了他的脸,含住了那张柔软的唇。

接下来发生的事大部分我都忘了,只记得电闪雷鸣的瞬间,我听到了隼在急切地唤我的名字。

意识恢复的时候,我感到自己躺在冰冷的机械床板上,眼皮非常沉重,仿佛被噩梦压制,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睛,身边规律的器械声滴滴作响,还有隼和月城教授熟悉的声音。

“他的实验报告已经写得非常明白,只要拥有感情就是独立的生命个体。始虽然是初号人工智能,但已经完美演绎出了人类的所有情感,他和我,都能像正常的人类一样,去活,去爱,而不仅仅是科学生产的实验机器。”

“但是你要知道,他的电池已经退化,这个月因为你和他的任性,没有及时充电,我们险些丢失了重要的科学数据和‘人才’,如果不返厂重装,始就会永远消失。”

这时,一个重物忽然压在了我的身上,那是隼在紧紧抱着我,他的声音很近,近在耳廓:“可是重装之后,始就再也记不得我了……”

他的声音哽咽,我想摸他的头,宽慰他,可是什么也做不了,就这样陷入了沉睡。

傻瓜,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我似乎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有霜月隼喂我喝水,给我擦身,然后钻进了我的怀里,渐渐睡着了。

梦醒的时候,我听到了夏日的蝉鸣,和近在咫尺的呼吸声。

睁开双眼,我看到了他。

微热的夏季风吹得他的发丝轻轻晃动,赤色的夕阳斜照进窗户,辉映着他沉睡的脸庞。

“始……”他缓缓睁开了那双眸子,我期待已久的眼眸。

猫眼宝石般晶莹剔透,慵懒而痴情。

“始,你醒了。”他抱着我,对实验室的事只字不提,“你睡了很久呢。”

      

色盲症与多眠症不药而愈,我没有问起原因。

工作台上备用电池消失了,据隼说是被当做垃圾扔掉了,当晚我就严厉地惩罚了他。

我依旧每天处理报告,进行科学实验。

不同的是,我活着,爱着,不再是机械的一个人。




Fin——————————

始:第一个。睦月始:初代人工智能(偷换概念)

这应该是我最短的一篇始隼文了,用人工智能睦月始的视角写的,最平铺直叙的一篇,简述了很多生活片段,也隐藏了很多信息,希望大家不会觉得枯燥。

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鞠躬。

最后,再次卖安利,始隼真的很好吃(¯﹃¯),

大家和我一起吃始隼啊,呜呜呜……

评论(9)
热度(87)
© 小影-海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